好深难受不了视频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3-01

好深难受不了视频剧情介绍

。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 猛然间被宋三爷问到了这个问题,在烛龙城中有“秀才”之称的申平雍猛然间一愣,还真的没有想起来这个名字,身边的宋三爷鄙夷的看了一眼被自己问住的的申平雍,大模大样的在众人面前说道:“秦皇门门主秦渊的妻子,就是如今吏部尚书钱韫栖钱尚书的府上千金,朝廷敕封的呼兰郡主钱苏子,如果说别人听了老夫刚才所言,有所误解,尚且可以原谅,申大人可是执掌我烛龙城情报一事大重要人物,竟然连我们的对手的姻亲关系都不清楚,这是不是太失职了!” “天寒地冻,我一时之间没想明白怎么了?” 申平雍有些无语的看着身边的宋三爷,梗着脖子说道:“再说了,呼兰郡主就能够调动塞北三镇的兵马的话,那塞北三镇岂不是早就被钱尚书给摆平了,如果是这番的话,那钱韫栖为何还不把自己的女婿扶正?难道是……” “难道是什么啊?” 看着申平雍愕然的表情,宋三爷的脸上如同开了花一样的高兴,接着申平雍的话说道:“就是因为钱尚书已经摆平了塞北三镇,所以钱韫栖才可以不需要自己女婿这个外援来支撑自己在朝廷中的势力,您要说的是这个吧?” “即使这是真的,那又怎样?难道因为前怕狼后怕虎,我们就看着到了嘴边的肥肉自动溜走吗?” 看着故意给自己拆台的宋三爷得意异常的样子,申平雍简直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混了,不等坐在主位上听言的薛文皓发话,自己主动站起身来,对着面前的薛文皓颇有些咄咄逼人的说道:“既然薛城主已经将军权交给了我,那我就要趁着敌人增援未到之时,将萧关城拿下,以为我烛龙城屏障,无论如何,我是绝对不会以为你这三言两语就罢休的!” “说得好!” 坐在主位上的薛文皓轻轻的拍着自己的巴掌,一道寒光从他的眼中射出,静静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激动的申平雍,后者微微一愣,看着端端正正跪在薛文皓面前的宋三爷,申平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匍匐在地上,对着眼前轻轻鼓掌的薛文皓满心忏愧的说道:“城主大人饶命!城主大人饶命啊!小人刚才一时激动,未经许可就站了起来,实在是对不起城主大人的教导啊!” “没事没事!” 淡然的看着跪倒在地上跟个癞皮狗一样的申平雍,薛文皓对着眼前的众人幽幽的说道:“申大人说得对啊,我们要是这样前怕狼后怕虎,还怎么拓展地盘,占领河套?如果因为这三言两语,从一个叫都资枚的小人物口中说出的狂言我们就畏惧不前的话,那我们烛龙城还是直接撤军好了,所以,申大人说得好,我们应该给他鼓掌,对不对啊!” “额……” 看着薛文皓一口一个“申大人”的叫着,跪倒在地上的申平雍已经是浑身发抖,满身是汗,而一边的宋三爷则是心中冷哼,脸上更加恭敬,四周的烛龙城众人也都纷纷单膝跪地,对着薛文皓呼喊道:“薛城主英明!” “好了!英明不英明等到以后再说,既然申大人觉得自己已经拿到了军权,那我就把这军权给他如何!” 薛文皓猛然间咬牙切齿的说着,跪倒在地上的申平雍顿时感觉一阵愕然,抬眼惊讶的看着薛文皓,然后连滚带爬的爬到薛文皓的面前,一脸哀伤的忏悔到:“城主大人饶命啊!城主大人饶命啊,小人刚才一时激动,口吹狂言,还请城主大人看在我这么多年辛苦劳作的份上,饶了小的这回吧!” “无妨!” 从地上将浑身颤抖的申平雍拉了起来,薛文皓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淡定从容的笑容,伸手从桌子上将自己的烛龙城主印交给眼前的申平雍,一脸满足的说道:“这是烛龙城的印玺,你也拿着用吧,我这个城主是你想要要什么,我就会给你们什么!你放心吧!啊!” “属下该死!” “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申平雍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心口跳出来了,自己的几句对着宋三爷的气话竟然也能让薛文皓怒成这个样子,看来自己真是高估了自己在薛文皓心中的地位了! “老子想要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薛文皓一脚踹在申平雍的胸口上,将申平雍踹了个四脚朝天,然后将手中的印玺放在了自己的桌面上,之后对着趴在脚边痛哭流涕的申平雍说道:“对面的守军只有四五十人,今天你就给我一举拿下,否则的话,从此以后,你就不要再参与领兵作战的事情了!” “属下遵命!” 听到薛文皓的话,差点感觉自己在劫难逃的申平雍慌忙对着眼前的薛文皓行礼,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和鼻涕,用毒蛇一般的眼光看着不远处的宋三爷,然后飞快的从温暖的城楼内厅中冲出来,一把扯下自己背后的红色绒毛披风,对着之前已经安排好的几名副将大吼道:“拿下萧关西城!用秦皇门的人头垒京观!” 说完,就冲下城墙,气急败坏的骑上自己的宝马,一马当先的冲出了萧关东城,对着不远处的萧关西城就冲杀了过去! “怎么回事?” 猛然间听到阵阵呐喊声,田锋俢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手中的怀表,一脸错愕的说道:“宋三儿那个老匹夫不是说给我们十五分钟考虑,考虑完之后听到答复再开战吗?怎么忽然就开始攻过来了!” “城主没时间考虑了!” 听到这阵阵的呐喊声,都资枚的脸色却是一缓,暗自庆幸自己不会被这群贪生怕死的兄弟给压下去当薛文皓的见面礼了,对着惊慌失措的田锋俢说道:“赶快让那些民工们上来帮助守城,告诉他们,对面的薛文皓嗜杀如命,就算是他们不抵抗,也难逃一死!” “好,对!” 听到都资枚的意见,已经有些慌乱的田锋俢顿时大点其头,知道不拉上垫背的今晚就活不下去了,都资枚亲自冲下城墙,冲到那些正窝在帐篷里面休整的民工面前,将自己胡扯的话说了一遍,后者闻言大惊,不少人都生出了打开萧关西城,趁机逃脱的想法,都资枚看到众人竟然没有要和烛龙城的人血战到底的勇气,顿时一脸无语的指着外面纷纷扬扬的血花说道:“看看这天气,你们就算是逃出了萧关西城,也不可能活下来的,找对面投降更是可笑,对面根本不会在乎你们这点人马,想活命的兄弟,跟我上城拿起刀枪,挡住了对面今晚的攻势,我秦皇门的大军就会到来了!” “真的假的啊?” 听了都资枚的鬼扯,领头的民工一脸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都资枚,这个平日里喜欢说大话的家伙,大家还真的不觉得他靠谱呢!“当然了!” 拍着胸脯大叫,都资枚毫不犹豫的说道:“明天早上要是援军不来,我都资枚愿意让你们将我这脑袋砍下来!” “那走吧!” 能够冬日里被秦皇门征召过来修建新城的民工,自然也都不是身体疲弱之辈,听说生死就在一念之间,也都鼓起了勇气,跟着都资枚冲上了城墙,看到都资枚真的将这些民工动员了上来,田锋俢顿时大喜,对着周围的兄弟们说道:“快快快!一人领个七个八个的兄弟去操纵这些弩枪和投石器,正需要人手呢!大家尽管放心,这萧关城城高沟深,对面根本供不上来,你们都不用露头,只需要操作这些弩枪抛石机就行了!放心吧都!” “得嘞!” 听到不用和对方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面对面,这些民工顿时大喜,纷纷跟着秦皇门身穿铁甲的子弟们冲到绵延将近三百米的城墙上,然后努力的学习如何操作这些守城的器械,之前秦皇门两次丢掉萧关城,都是因为人手不足的原因,这下子人手忽然充足了,田锋俢的心中顿时平静了不少,看着下面举着火把冲过来的烛龙城士兵,大吼一声,对着周围的部下喊道:“给我集中攻击正街!不用考虑弓箭弩枪,我们这里多得是!” “是!” 知道这是有死无生的血战,饶是水平低下,全部秦皇门守军也就田锋俢和都资枚是一阶二阶的古武者,剩下的都是普通人,但是城墙上的众人也都是拿出了十二分的气概,大声的虎吼着,将手边的武器全力对着从东城冲过来的敌人倾泻! “撤退列阵!” 看着对面仿佛有准备一样,刚刚气急败坏的申平雍顿时冷静下来,转过身去,带着身后的士兵离开到了对方的弩枪射程之外,至于投石机,毕竟是能够打到东城的东西,这些人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站在原地,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也只能等着投石机砸到头顶上来了! “全力攻击左路,中路和右路佯攻,注意隐蔽,熄灭火把!” 对着城墙上的照明灯笼略微观察了一把,申平雍很快决定好了攻城的方式,但是老于算计,缺乏临场指挥能力的申平雍却不知道,自己这猛然间的后退整队,就给城上仰仗守城器械的众人得到了巨大的缓解机会,原本上弦缓慢的床弩纷纷上好了弩枪,速度更快的投石机则不断的朝着城墙下面抛下石料,而刚刚一鼓作气冲上来的自家士兵,面对主帅忽然的后退整队,也都信心丧失,看着被弩枪扎成刺猬一样的同伴,心中都升腾起了对于战斗的畏惧之心! “杀!” 虽然知道申平雍指挥水平拙劣,但是几个副将也都担心自己被气急败坏的申平雍临阵砍了脑袋,纷纷呐喊着冲向面前高耸入云的萧关城墙,带着士兵冲向左路的副将也还好,知道自己是攻击的主力,自然是拼命奔跑,找到机会登上城墙,所以带着的士兵也都拿着特制的长杆云梯,准备登城,而另一边的佯攻部队却像是神经病一样,连个梯子都没有拿着就往城墙下面冲锋过去,除了少有的几个好手能够攀爬城墙,其他的人也都只能摇旗呐喊,当当啦啦队了! 既然是要成为啦啦队的人,这些人攻击的时候自然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知道争功无望,索性躲在民居后面,大声呼喊,根本不敢发起冲锋…… (本章完)

这是秦渊心中唯一的想法,他觉得用那些冰肌玉骨什么的词语已经过于老套了。 “这……这不大好吧……” 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宋威简,贺兰荣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青龙谷可是我们贺兰会的基地,如果就这样被烧毁了,九泉之下,我怎么去和我爷爷还有我父亲交代呢?”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宋威简看着贺兰荣乐有些愤怒的目光,沉声说道:“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明天这些正在建造当中的投石机就会成为让我们葬身于此的利器,到时候不但我们秦皇门有灭顶之祸,恐怕连你们贺兰会也没有生存 的可能了,到那个时候,恐怕贺兰会的先祖们泉下有知,也不会对您这个子孙有所好感吧!”“是啊,贺兰会长,这此一时彼一时,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打败了谷蕲麻,这青龙谷还可以再重建,那些被焚毁的建筑和山林也可以重新恢复,但是如果我们坐视不管的话,等到这些投石机造好了,我们想要 阻止涧山宗前进的脚步,恐怕就会难上加难了!” 一旁的钱苏子也主动劝解贺兰荣乐道:“毕竟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保住贺兰会的种子,才是踏踏实实的事情啊!” “可是,贺兰荣乐还是下定不了这个决心了……这真是太痛苦的决定了……”贺兰荣乐摇摇头,脸上一片灰白,仿佛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一般,一旁的龙萍儿听到这话,也只能微微耸肩道:“不过我们已经将贺兰会的奇珍异宝都送到了固原城中,倒是不担心重建的时候没有东西 ,贺兰会长,如今之计,也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控制得了事态发展了,所以还是遵照秦皇门这位兄弟的计策,将青龙谷中的投石机一把火烧掉来的方便,只要能赢,什么东西不能够重新拿回来呢?” “也罢,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贺兰荣乐也不方便阻拦,但是还请各位烧掉青龙谷的时候,能够控制一下火势,如果青龙谷变成了一座荒山,再重建的话,难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贺兰荣乐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对着身边的龙萍儿说道:“裴夫人,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和秦门主他们一起商量吧,我一天奔波,也有些疲惫了,先行回去休息了!” 说完,贺兰荣乐也不理会众人的挽留,独自一个人迈着萧瑟的步伐,离开了大厅,从小门回到了马府改造成的驻地,进到房间当中,沉沉的睡去了……看着贺兰荣乐离去的身影,秦渊的嘴角撇了撇,知道贺兰荣乐果然不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只能在心中微微叹息,然后转过身来,对着房中的龙萍儿说道:“既然贺兰会长已经将这件事情交给了裴夫 人打理,那我们就来商量一下,如何将青龙谷中的东西焚毁的事情吧。此事关系重大,还请各位能够嘴上带个把门的,不要让外人知道了,特别是贺兰会的家眷们……那里可都是他们的老家!” “嗯嗯!”知道贺兰会中的关系有多复杂,龙萍儿默默的点点头,然后就摊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青龙谷的地图,对着地图中央的青龙溪指了指:“这个地方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就把里面的油料点燃了,所以现在的青龙 溪当中,肯定到处都是烧灼的痕迹,油料应该也已经燃烧殆尽了,所以想要用青龙谷中留下来的油料烧起山火,也不现实,所以我们最好还是携带一些油料,到时候方便引燃那些制作中的投石机!” “好的!”秦渊点点头,看着眼前清晰的青龙谷地图,对着周围的人马说道:“这次的偷袭行动,一定要保密,而且你们都是各个城门的守城官,虽然今晚谷蕲麻不大可能发动袭击,但是也不可不防,所以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操心了,我决定亲自带着裴夫人和一些勇士潜行进入到青龙谷中,完成这个任务,你们的工作就是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不要没事就让人到城主府当中报告战况,即使发现情况,也直接找苏子商量 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这……这样不好吧?”宋威简一脸愕然的看着秦渊,虽然心中十分敬重秦渊,也知道秦渊的能力绝对没有问题,但是想到秦渊竟然要亲自离开固原城,去青龙谷完成这个任务,宋威简的心里就感觉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主心骨 一样的惶恐不安。..“没什么不好的,我们秦皇门可不是靠着我一个人撑起来的,你们也该独当一面了,此战过后,河套平原应该不会有人再来找我们秦皇门的麻烦了,所以我打算将固原成周围的城池都拿下来,到时候让你们 镇守一方的时候,如果还要事事都要找我汇报商量的话,那也太过可笑了吧?”秦渊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地图,一个重大的决定就这么产生了,众人闻言一愣,看着自信满满的秦渊,忽然感觉胸中一阵激动,秦渊说的对,秦皇门不可能安于现状,只要占领固原城就满足了,秦皇门 的目标还有很多,自己以后也一定会成为秦皇门中独当一面的大人物,所以现在的历练也是应该的! “秦门主果然豪杰!” 听了秦渊意气风发的话,裴夫人的脸上也写满了敬佩,虽然之前屡次和秦渊为敌,但是如今听到秦渊的话,龙萍儿自己想想,如果自己是秦皇门的人马的话,听到这话,肯定也会激动万分的! “不说这些了,我们开始商量一下带谁去的问题吧!” 秦渊淡然一笑,对于龙萍儿崇敬的目光仿佛不觉,一边的众人听了纷纷点头,几个没有守城官任务的人自然是一马当先,想要和秦渊一起去! “那就宋威简和彭玟怔各带着两个手下跟我一起去吧,这种行动人数不需要多,只需要七八个人熟悉地形,快速行动就行了!” 对着身边的一众人马点点头,秦渊很自然的挑选了钱庄柯手下无所事事的彭玟怔和刚刚探察敌情回来的宋威简,加上自己和龙萍儿,一共八个人,正好很符合秦渊的设想。 “剩下的人先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吧,记得,没有我在的时候,你们自己就是秦皇门的主心骨!” 秦渊抬起头,对着身边的众人扫视一眼,他的眼中充满了期待,而剩下的人则是激动的站直了身体,对着秦渊大声呼喊道:“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呼喊完毕,众人就在秦渊的注视下离开了这座会客厅,原本热闹的客厅顿时变得空落落的,秦渊走在身后的一张木凳上面,旁边站着还在研究地图的龙萍儿,宋威简和彭玟怔跟着众人一起离开,然后到各自的队伍当中寻找能够担任晚上袭击青龙谷任务的好手,秦渊和他们约定好了晚饭之前到这里集合,众人吃过晚饭之后从东城门出发,然后悄无声息的绕道青龙谷的东面,从东面密集的松树林翻过山岭, 进入到青龙谷当中执行这次的火烧青龙谷的任务。 “看的怎么样了?”秦渊坐在凳子上,目光和善的看着认真观察地图的龙萍儿,作为贺兰会弓手堂的堂主,龙萍儿对于观察地图似乎别有青睐,刚刚到固原城中,就已经从秦渊手中取走了两份地图,一份是固原城的城防图, 一份就是固原城周边的地形图,对于地形图,这位经验丰富的女将似乎更加的在乎,当然了,指挥弓箭手作战,地形有时候真的非常的关键。“还行吧,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谷蕲麻不会相信我们会从正东方的松树林中窜出来搞破坏,而且他布置在青龙谷最近的营地就是刚刚被我们两家联军重创的路辉伽的营地,就算是青龙谷燃气的漫天大祸, 路辉伽恐怕也无力冲上去救援,而等到谷蕲麻带着人冲到青龙谷的时候,一切应该都已经晚了!” “不一定!”秦渊摇摇头,站起身来,在青龙谷的地图外面用桌子上的酒水画出来了一大片的区域,对着龙萍儿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些建造投石机的人肯定不是谷蕲麻从华亭或者是耀州城带过来的工匠,但是想要建造投石机,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所以这些人最可能的就是被沙鬼门掳掠到附近的民工,而这些人的周围,应该有沙鬼门人的保护,从路辉伽的营地到谷蕲麻的主营地中间大一大片区域,似乎 都是沙鬼门的营地,他们想要救援的话,速度应该会很快的,毕竟都是骑兵!” “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了?”龙萍儿闻言一阵愕然,看着眼前面带微笑的秦渊,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一笑,好奇的说道:“既然秦门主知道这些地方都是沙鬼门的营地,那竟然还同意这条意见,是不是您有什么方法去拖延沙鬼 门的行动啊?” “当然了,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带着你们几个人去夜袭青龙谷呢,那不是送死的吗?” 秦渊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龙萍儿,嘴角的笑容要多奸诈有多奸诈。 “看来我真的小看了秦门主了,对付谷蕲麻用硬攻奇袭,对于沙鬼门用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是看得出来,秦门主应该早就有安排了吧!” 龙萍儿咧嘴一笑,看着秦渊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的好奇,而就在此时,刚刚离开的钱苏子已经回到了会客厅中,走到秦渊的身边小声的对他说道:“红玉已经回来了!” “嗯嗯!” 对着钱苏子点点头,秦渊抬眼看着眼前的龙萍儿,略带歉意的说道:“裴夫人,你先在这里和内子小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好的!”龙萍儿微笑着答应,秦渊站起身来,就从小门离开了会客厅,而端坐在位置上没几分钟的钱苏子却没有理会眼前的龙萍儿,而是慢慢的站起身来,蹑手蹑脚的跟着秦渊离开了会客厅,看着她脸上担心的神 色,裴夫人的嘴角不觉堆满了笑容:“还真是一对儿有趣的夫妻呢!”裴夫人微微一笑,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顿时暗淡了下来,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块怀表,将上面的表壳打开,然后看着镶嵌在表壳里面的照片,默默的流下了一昂清泪,然后伸手擦干脸上的泪水,继续对着眼前的地形图进行研究。

那墓穴大概占地近千平米,而且里面放着二十几口棺材,都是金银打造!…

“不过我应该没什么时间陪你,这样吧,我打电话问雪晴,看她有没空跟我们一起去。”叶云曼说着,便拿出手机直接拨通鲁雪晴的电话。

但却只适合出现在小孩子身上。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公子,不要激动嘛!” 揉着自己如同羊毛一样雪白的胡须,陈悟冶从自己的大轿子上面慢慢的下来,看着摔了一个狗吃屎,差点昏厥过去的宋贡鸣,微笑说道:“刚才玉儿姑娘被劫走的时候,您的英勇我们也都看在眼中,既然您想要救她,不如就带着老夫这封书信,送到焦玉儿姑娘的手中,这对我们耀州城也是一件大事呢!” “干什么?” 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宋贡鸣只感觉自己的身躯一阵酸软,拿起陈悟冶递到自己手中的书信打开来一看,宋贡鸣的嗓子顿时飘了起来:“这……这……” “这什么?” 淡然的看着眼前的宋贡鸣,陈悟冶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你是想要和她长相厮守呢,还是只想要一时痛快呢?宋公子也是个情种,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说完,就上了自己的娇子,从容的回到了耀州城当中,周围的富商大贾也不敢多说什么,纷纷跟着陈悟冶的大轿子回到了耀州城当中,留下宋贡鸣信发呆! “妈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念了一句诗,宋贡鸣猛然间抬起头来,看着北方的官道,招呼自己的马夫过来,上了马车,一路向北,追赶起前面的秦渊等人。.. 先行一步到了固原城,秦渊自然是不顾疲惫的带着两位老人见到了自己的的日子,虽然焦玉儿也进到了固原城,但是秦渊在发现她的镣铐上的石头是纸糊的之后,就把她留在了城门洞中,两个老人似乎对这样的情况也早有预感,没有半分阻拦,这让秦渊对于这家神秘的家庭关系更是好奇! 哭诉一番离别之苦,生死之痛,两个老人终于在秦渊的劝慰中停下了泪水,而和自己的母亲抱头痛哭完了之后,蔺修观就示意秦渊找人带着自己的父母离开自己的病房,然后自己一脸激动的对着秦渊问道:“我家娘子可曾过来?” “来了,不过……有点情况……” 秦渊默然的点点头,看着一脸激动的蔺修观问道:“话说,你们家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同啊,我看两位老人和你妻子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啊!” “哎呀,他们就是老古董罢了!” 蔺修观一脸不悦的说道:“我那娘子不就是曾经和一个姓宋的商人订过亲嘛,他们两位老人总是心中不痛快,对我那娘子的看法总是不好,但是那个姓宋的哥们后来被他爹说出了真相,说他们两个其实是亲兄妹,所以不能结婚,我这才捡了漏了,当然了,我这个人本来就对玉儿情深意切,她跟自己哥哥的事情,我也不在乎!” 看着心胸宽广的蔺修观,秦渊淡然的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带着你娘子过来看你了,唉,没想到啊,你娘子的情感经历还挺丰富多彩呢……”“……” 蔺修观一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秦门主”的表情看着秦渊,后者咧嘴一笑,紧接着就出了医馆,到城门洞下降焦玉儿带到了病房中,两夫妻见面,场景还是颇为感人的,秦渊站在一边接受着焦玉儿姑娘的千恩万谢,然后就非常体贴的把焦玉儿留在了蔺修观的身边,自己出门让人给两位老人安排了住处,顺便在蔺修观的病房中放了一张床了事。闪舞小说网.. 安排完了蔺修观的事情,秦渊看着天色已晚,也就没有去东城门寻找看门的佐领宋威简,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也是到这个时候,秦渊才发现自己一天都没有好好地吃饭了,便陪着钱苏子到了厨房,如同普通的小夫妻一样,屏退了下人,两个人在灶台前面忙活的不亦乐乎。.. 将三道菜做完,秦渊和钱苏子也是累的满头大汗,刚刚把饭菜从房间中端出来,钱苏子就看到刚刚恢复好的钱庄柯一脸激动的冲到厨房,对着钱苏子大叫道:“不好了,郡主大人,被关押在地牢里面的席耘正竟然失踪了!” “是跑了吧?” 秦渊无语的看着眼前的钱庄柯,顺嘴吃了一口自己炒的豆芽菜,然后才对着钱庄柯挥手说道:“别说了,走,带着我去看看!一个哑巴都看不住,那些人都是饭桶吗?” 秦渊说着,就带着钱庄柯到了地牢当中,看着一脸沮丧的牢头们,秦渊也懒得责怪他们,径直走到关押席耘正的地方,指着跪倒在地上的牢卒,对着负责看守的牢头问道:“这个混蛋是什么时候发现席耘正失踪了的?” “今天下午的时候,距离现在也就是三刻钟的时候!” 牢头乖乖的回答,秦渊将目光从牢头的脸上移动到跪倒在面前的倒霉牢卒的身上:“你最后一次看到席耘正好好的呆在里面是什么时候,别给我说谎,不然的话,我让你和席耘正一样说不出来话!” “是……是早饭的时候……” 听到秦渊的话,那牢卒浑身一哆嗦,将实话说了出来,秦渊背过身去,看着身边的牢头,猛然间一脚踹在他的身上,质问道:“说!中午饭为什么不提供给这些犯人?现在人丢了,你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吧!” “小……小的该死,小的以为这监牢中的规矩和以前一样,不能让犯人吃饱饭来闹事,所以小的就和往常一样,克扣了他们中午的口粮,谁知道晚上的时候,这家伙就不见了,可是……可是我要求这些人经常巡逻的啊,这个牢卒竟然大白天的睡觉,我……属下也是无能啊!” 那牢头一脸憋屈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无奈的甩甩脑袋,对着这牢头说道:“以后你就去东城门看大门吧,让那个叫宋威简的家伙过来接替你的职务!” 说完,秦渊就带着钱庄柯进入到了牢房当中,看着号无异常的牢房,无奈的对着牢卒问道:“说说吧,一个大活人是怎么从你眼皮子地下消失不见的?这监狱的四周都没有被挖掘的痕迹,下面的地板也是完好无损的,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只能给你个说法了!” “在下实在是不知道啊……” 跪倒在地上的牢卒一脸沮丧的看着眼前的秦渊,颤抖着声音说道:“小的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则么回事啊,当时我就一看里面,人就不见了,之后我就赶紧通知牢头,牢头通知了钱大人,我是一分钟都没敢耽误啊,可是……可是这状况也太不对劲儿了吧!” “你是说,出现了魔法是吧!” 秦渊冷冷的看着眼前这名牢卒,对着一边的牢头说道:“把他关进去,什么时候想明白了这混蛋是怎么消失不见的,什么时候从里面放出来,不然的话,就关到死为止吧!” “别!别啊,我家里还有妻儿老小,他们都等着我养活呢!” 那牢卒丝丝的抓住秦渊的裤头,后者狠狠的一甩腿,正要挣脱眼前这厮的阻拦,忽然听到“哗啦”一声鸣响从满是污垢的地面发出,秦渊和钱庄柯向下看去,那牢卒也不嫌地面脏兮兮的,直接用手将一根细如银丝的针从地上拿了出来,然后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伸手从他的手中拿起这根银针,转身对着旁边的牢房铁锁一捅,只听到“碰”的一声,这银针竟然精牢门的铁锁打开来了! “从午饭到现在,是谁把守的牢房大门!” 秦渊猛然间怒喝一声,门口的牢头猛地一回头,正要指着自己的一名下属的时候,却傻傻的瞪大眼睛,对着空气说道:“诶?牛大力那个混蛋呢?刚才不是还站在这里吗?” “给我追!” 秦渊怒喝一声,一把从地上将这名运气足够好的牢卒拉起来,然后带着钱庄柯就冲出了地牢,一边大声的吆喝着,一边冲向城主府外面,此时的牛大力已经到了城东的大门前,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喊声,也不听喊声说的是什么,猛然间撞开眼前的士卒,骑着马就冲出了固原城! “放箭!” 听到下面士卒的呐喊声,正在值守的宋威简淡淡一挥手,几名士卒纷纷张弓搭箭,对着冲到护城河前面的牛大力就是一阵攒射,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箭羽的破空声,牛大力猛然间向后一扫,将箭羽扫在地上,正要度过护城河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怪叫,回头一看,一面大斧已经飞到了眼前,牛大力躬身一躲,刚一抬头就看到眼前血雾一片,原来是空中飞下来的飞斧竟然将自己的马儿的脖子斩断,失去了脑袋的马儿顿时栽倒在了已经干枯的护城河中,将马背上的牛大力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再射不中就统统没有晚饭吃!” 宋威简将手中的手斧放在女墙上,手下几名士卒慌忙撘弓射箭,对着在地上攀爬的牛大力就是一阵攒射…… (本章完)

秦渊冲着霍千罡冷冷一笑,一抬头,刚刚睡醒的苏克竟然抱着小狗子就进到了会议室里面,而且还给小狗子换了一身新衣服,小脑袋也梳成了帅气的小背头,看起来精神多了!







 “啊?这是?” 秦渊伸手将眼前的丝帛纸拿在手上,打开来一看,顿时明白了什么,看着钱苏子的双眼,只能苦笑说道:“算了,既然都已经木已成舟了,再处罚他也已经没有用了不是?” “那我还不能让钱庄柯上去揍他一顿吗?”钱苏子愤恨不平的看着秦渊说道:“那家伙明明已经知道了我父亲打算保举你成为朔方侯,朔方节度使呢,结果竟然故意在当场隐瞒你的战功,最后给了其他尚书们肘击我父亲的把柄,还让我父亲碰了一鼻 子的灰,顺便还挑拨了一番你和我父亲原本就紧张的关系,如此包藏祸心的行为,简直是天地可诛,我让钱庄柯揍死他都不算欺负他吧!” “不算不算……”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秦渊也只好出言安慰钱苏子说道:“既然你父亲都这么说了,那我们找沙鬼门再来一次不就好了,反正我们秦皇门欺负沙鬼门简直是手到擒来,现在沙鬼门虽然都逃到了沙漠当中躲避我们的锋芒,但是长冬漫漫,这群习惯偷鸡摸狗的家伙肯定会忍不住从沙漠中出来的,到时候我带着人尾随他们前进,找到它们的老巢再端掉就是了,到时候派我们的心腹之人前往,这朔方侯、朔方节度使 的位置肯定还是我们的,你放心吧!” “可是朝廷限定你三个月动身前往西域孤城驻守,六个月之内到那里啊,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的!”钱苏子一脸哀伤的看着秦渊,似乎对他说的话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秦渊闻言一笑,对着钱苏子说道:“放心吧,这件事情我早有定案,不管朝廷打算如何,计划总比变化快,就像他们当初打算将南亭侯的 爵位送给贺兰荣岳一样,在贺兰荣岳找到血凤剑的当天晚上,这位野心勃勃的老东西就带着自己的野心死在了祖先的塑像前面,贺兰会也就此开始分裂瓦解,一直到今天无处遁形!” “还有耀州城!”钱苏子嘴巴一张,双眼看着秦渊,似乎在提醒着什么,后者淡然的点点头,沉声说道:“苏飞樱不是关键,贺兰华胥才是关键,我们要等待,等待贺兰华胥出现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他不打算并入我们秦皇 门的话,耀州城作为我们南下的门户,我们是拿定了!” “现在就应该告诉苏飞樱她的去留不是她说了算的,不然的话,这群人肯定会拖到三个月以后的!” 钱苏子咬着嘴唇,看着秦渊说道,后者闻言点点头,将自己的手从钱苏子的肩头拿下,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就照你说的办!” “你真好!”钱苏子咧嘴一笑,看着四周的雕花窗子,双眼目送秋波,伸出玉臂抚摸着秦渊的肩头,一脸温柔地对着秦渊低声道:“我不会带着孩子离开这里的,我要让我们的孩子在这里降生,在这里成长,我们不会分 开的,不会,永远都不会!” “我保证!”秦渊伸手握住钱苏子伸到自己肩头的右手,用自己细长的手指抚摸着钱苏子滑嫩的肌肤,两道剑眉微微皱起,轻轻的抿着嘴,黑色的瞳孔发出尖锐的光芒,望着钱苏子微微隆起的肚腩,坚定地说道:“我一 定会让我们的孩子降生在这里的,朔方侯的名号会冠在他的头上的,你放心吧!” “我爹爹也是这样想的,他知道我怀孕的消息之后,就一直对我送来信件,看来,知道自己的第一个外孙要降生了,老人家的心性终于转过来了!”钱苏子微微笑着,酒红色的双唇如同两片花瓣挤在一起,让自己的笑容当中充满了醉意,长长的睫毛下面黑色的瞳孔如同玛瑙一般透亮,闪烁着欣喜的光芒,如同牛乳一般的肌肤在透窗而入的阳光的照射 下仿佛镀上了一层辉光一般,在明媚的阳光下,仿佛天使一般! “也许是对你的哥哥彻底失望了吧?”秦渊淡淡的笑着,将右手上的丝帛纸拿起来,左手松开钱苏子的玉手,按住丝帛纸的另一端,将这张用料精致的丝帛纸在自己的眼前摊开,双眼看着上面的文字,低声念叨:“山林秋色动人,红叶如焰,如 此盛景,孤身享用,实在可惜,不知何年何月可享天伦之乐。闪舞小说网..” “我那不成器的哥哥啊。”钱苏子微微撇嘴,两道红唇仿佛要被洁白如玉的肌肤挤到嘴中一般,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右手从秦渊的肩头拿下,对着秦渊展露如花的笑颜,左手轻轻抬起,放在自己被乌发遮挡的太阳穴上,声音消怯道:“我累了,夫君你去忙吧,我休息一会儿就好,此时万不可责怪旁人,都是妾身一人主张,当时我心中愤恨,将行此事,钱庄柯尚且出言劝阻,估计执行也不用心,否则,吴澄玉那身脊骨,恐怕早就命丧 众人手下了!” “没事,我不会责怪他们的,不过是忠心办事罢了。”秦渊点点头,口中并没有多说什么,扶着钱苏子略显迟缓的身躯躺到床上,亲手为苏子盖上了被子,秦渊这才转身吹灭房中灯烛,出门让下人在外面小心服侍,然后就从回廊走到了厅堂当中,此时,闻得消息的钱庄柯已经到了厅堂当中,身穿一件单衣,赤着脚跪倒在地上,看到秦渊来了,身形更显局促,将脑袋深深埋在地上,带着懊悔的语气说道:“属下该死,请门主大人责罚,此事与郡主大人绝无关系 ,都是小人自作主张,用郡主大人的名号吓唬那些牢卒,一应罪责,属下愿意一人承担!” “你倒是个忠心耿耿的家伙啊!”秦渊伸手将手中已经有些发凉的手炉放在一边的桌上,让下人拿去重新装上烧热的碳灰,自己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看着眼前身着单衣,赤脚跪倒在地上的钱庄柯,目光一凝,挥手说道:“先去穿上衣服 ,我秦渊没有虐待旁人的习惯,你乖乖起来说话就是,难不成觉得少穿两件衣服我秦渊就会心疼你不成?” “是,属下不敢。”听到秦渊的语气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厉,钱庄柯在心底松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出厅堂,在门外将脱去的鞋袜和身上的盔甲棉袍全部套在身上,随后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来,从门口走进来,走到秦渊面前,正 要跪倒在地,却被秦渊伸手制止:“别跪了,我们秦皇门的兄弟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见人就下跪呢?起来说话吧!”说完,秦渊就伸手从随从手边将已经换好碳灰的手炉拿到了手中,看着站起身来依然低着头不敢大声说话的钱庄柯,嘴角闪过一丝讥笑,沉着嗓子说道:“既然来了,就说说是怎么回事吧,为何要下那么重 的手,吴澄玉和你有深仇大恨不成?说不上来,我就请钱郡主过来和你对峙了!” “是是是是!”钱庄柯赶忙答应,最怕的就是连累着正在怀孕期间的钱苏子,钱庄柯抬起头来,看着秦渊面无表情的脸,赶忙说道:“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和兄弟们喝多了酒,就觉得吴澄玉这厮确实无耻,如果不是他狼心狗肺的想要将李阙莨扶正,阴我们秦皇门一把的话,兄弟们肯定不用死那么多人去攻下贺兰荣乐把守的南门了,而且想起宋威尘兄弟和卫宣大哥这一死一伤两个人的事情,兄弟们心里就特别不爽,再加上大家刚刚失去了那么多兄弟,更是火起,然后才不管不顾的冲到地牢,那牢头打死都不同意,我们就诈他说这是钱郡主的命令,那人自然不敢阻拦,之后我们就痛扁了吴澄玉一顿,之后的事情门主大人 您老人家应该也知道了……” “就这么简单?”秦渊一脸狐疑的看着钱庄柯,疑惑的目光从眼中闪出,如同两道剑气一样射在钱庄柯的身上,后者微微一愣,看着秦渊皱起的双目,哭丧着脸说道:“当然了,这还能有假不成?门主大人,我是一个错字都 不敢说啊,您想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只求您不要迁怒于钱郡主啊!”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地牢里面呆上两天,感受一下那种感觉吧?”秦渊悠然一笑,站起身来,看着眼前傻了眼的钱庄柯道:“正好负责代理大牢事物的梅红玉前往安乐城劝降去了,你既然有罪在身,而且还和大牢关系密切,如今牢头身死,大牢中的秩序恐怕不好,你就先 代理此事,北城门的防务交给你手下那个叫彭玟怔的就好。” “额……好吧。”知道秦渊做出的安排,想要反悔是不大可能了,钱庄柯只能默默的点点头,将此事答应下来,秦渊看着钱庄柯像是扔到了水塘当中的旱鸭子一样无助的表情,心中顿时一乐,脸上却依然展现出不满的表情,低声警告道:“我这次去了大牢,那里面可以说是脏乱差到了一定的地步了,你去代理牢头这两天,可要带着人将里面彻底的打扫干净,不然的话,等梅红玉回来对我说里面的环境没有任何改善的时候, 我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的,懂否?”说完,秦渊就从厅堂的左侧耳门离开,留下钱庄柯一个人无语的看着眼前的红木座椅,深吸一口气,耷拉着脑袋,目光对着耳门外面的回廊看了一眼,心中哀叹道:“郡主大人啊,小的可是老爷安排过来保 护你安危的人啊,你可不能再坑我了……” 说完,就带着无比沮丧的心情从城主府中离开,此时,秦渊刚刚走到耳门外面不远处的签押房,打开帘子,第一次走进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情报处。 “谁啊?招呼都不打就敢进来,不要命了?”一个身材中等,体型超标的胖子背对着秦渊,感受到身后阵阵寒风吹来,顿时怒意丛生,连扭头都没有,对着秦渊就是一顿呵斥:“赶紧滚蛋,爷爷们忙着呢,将你的头儿给我找来,城主府里面的下人什么 时候这么不懂事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签押房。” 秦渊淡然的回应着,后者闻言一愣,转过身来,看着秦渊,高高扬起的手掌举在空中,看着两边已经跪倒在地上不敢吭声的下属,顿时傻了眼睛。 “啪!”一声脆响传来,五根指头印顿时出现在了胖子肥的发腻的脸颊上……

砰!



秦渊的想法也是卫宣等人的想法,所以这几个人才会急忙叫他回来。

详情

大雨人体艺术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