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主页被恶意锁定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3-07

浏览器主页被恶意锁定剧情介绍

“这都被你发现了!”。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去?” 宋威简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贺兰荣乐,后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坚定异常的摆手说道:“对,不去,告诉秦门主,有事情的话欢迎到青龙谷来商量,我贺兰荣乐好酒好菜备好,等着秦门主过来商讨大事,但是现在我青龙谷中也是事务繁忙,大部队前往定远城中,这两天也来了不少黄府禁卫军的人马,所以为了避免给秦门主造成不必要的误会,我觉得还是带在青龙谷当中比较妥当,毕竟如今这个场面,我要是不在这里坐镇的话,那些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闹起来的话,恐怕后果不看设想啊!” “兄弟?” 宋威简惊叫一声,猛然间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咽了口水说道:“贺兰会长您可要想明白了,这些人怎么会是您的兄弟呢?我们秦皇门几天前还在和i您联手抗击这些人的进攻,如今您就打算和他们称兄道弟了?那我们两家的盟约算是什么呢?” “临时文件!” 贺兰荣乐颇为鄙夷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宋威简,嘴上不无得意的说道:“你回去从秦门主的手中拿出那张盟约看看,当时我们两家共同抗击的敌人可是黄府禁卫军,如今他们的领头人祖崇涯已经死在了秦门主的剑下,祖秉慧也呆在南山别墅等着黄世子的惩罚,我这个人就是好心,收留了这些无家可归的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这样做可不违背盟约啊,如果他们当时愿意投降秦门主的话,我相信秦门主肯定会很开心的吧!” “开不开心不知道,总之,养虎为患这个道理,我宋威简还是懂的的!” 无语的看着眼前洋洋得意的贺兰荣乐,宋威简真的觉得自己这一趟简直是要完蛋了,不但任务达不成,估计还要把更大的坏消息告诉给在固原城中苦苦等待的秦门主呢! “是不是养虎为患,我贺兰荣乐自有分寸,不用你这个小东西来教训我!” 听了宋威简的话,贺兰荣乐顿时感觉自己被冒犯了,气呼呼的指着宋威简的鼻子,正要怒骂的时候,忽然看到宋威简的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再看看贺兰荣乐的样子,宋威简忽然拱手对着贺兰荣乐说道:“会长大人,您刚才是不是说您的主力都去了定远城?” “额……对啊……那里也很重要的!” 贺兰荣乐傻傻的看着眼前忽然脸色一变的宋威简,正好奇的时候,后者忽然低声问道:“那,领头的是不是孙威平兄弟啊?” “没……” 贺兰荣乐正要顺口答应,忽然看到眼前的宋威简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虽然稍纵即逝,但是贺兰荣乐还是看的真切! “没有!” 贺兰荣乐忽然想到了什么,坚定的对着宋威简摇头道:“孙威平……兄弟,你刚才叫孙威平什么?” “没,没什么……我们之前一起共过事,都给秦门主看过门,所以叫一声兄弟,也没啥吧?” 宋威简的脸上露出一股难堪的表情,看着眼前愕然的贺兰荣乐,也不管他想不想要去固原城参加和秦门主的会谈了,直接起身说道:“既然贺兰会长的心意已定,那小的就告辞了,告辞!” 说完,宋威简就打算离开贺兰荣乐的堂屋,后者微微一愣,直接对着身边的南宫儿吼道:“拿下!” “是!” 南宫儿娇喝一声,冲到门前,将宋威简的去路拦住,似乎是感觉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被自己泄露了出去,宋威简转过身来,一脸无奈的对着贺兰荣乐摆手道:“贺兰会长啊,您不打算去固原城的话,也让我回去复命啊,您这是打算干什么啊?” “干什么?你心里清楚!” 贺兰荣乐怒不可遏的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宋威简的面前,怒气冲冲的叫到:“你告诉我,孙威平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多少?” “什……什么事情,我就是和他之前在城主府当过守卫而已,之后就没怎么见过了,我不过叫了他一声兄弟,贺兰会长,你不会在怀疑他和我们主母大人单线联系吧?这绝不可能,你知道吧,孙威平兄弟的爷爷去世之后,他就颓废了很久,要不是我们主母大人去劝……” 宋威简正要说着,猛然间捂住自己的口鼻,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后者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本涨红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进而有些发紫,然后不等宋威简说什么,气急败坏的贺兰荣乐忽然张口一口鲜血喷出,颓然的倒在地上,口中喃喃说道:“这天下我还能相信谁?” “我的演技是不是太好了点?” 惊讶的看着面前出气长进气短的贺兰荣乐,宋威简一脸茫然的思索道,眼前的南宫儿赶紧将地上的贺兰荣乐扶起,然后回身一脸悲痛的看着宋威简说道:“宋公子,你看我家会长已经是这个样子的,您就先离开了,固原城恐怕是去不了了!” “好好好!” 知道自己确实给贺兰荣乐气得不轻,宋威简也没有推辞,赶忙出门骑上马,从青龙谷当中一路飞奔而出,到固原城去给秦渊报信去了,与此同时,贺兰荣乐的脸上也充满了哀伤,看着抚摸着自己脑袋的南宫儿,一行清泪从眼角流出,整个人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样,瘫软在地上,几乎和中风没有什么两样了! “会长,那只是宋威简的一面之言,未必不是出门前秦渊说出来比您就范的,您可要放宽心啊!” 南宫儿的眼角也挂着两滴泪水,满脸痛苦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努力将他从地上拖到凳子上,正准备招呼人进来将贺兰荣乐送到床上的时候,浑身发紫的贺兰荣乐猛然间撑着自己的身躯站起来,晃晃悠悠的对着南宫儿说道:“别,别去叫人,我身上的伤病我清楚,调养一下就好了,这个时候断然不能让人知道我的病情,不然的话,裴夫人是压不住青龙谷中的黄府禁卫军的!” “好!” 南宫儿一脸哀伤的看着贺兰荣乐,低声答应,正要扶着可怜巴巴的贺兰荣乐回到房中休息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禀告:“在下迟杉督,有要事前来禀告会长大人,不知道能进去吗?” “让他进来!” 贺兰荣乐无奈的看着身边的南宫儿,伸手将自己嘴角的鲜血,擦干净,然后看了看洒在红地毯上的红色鲜血,不以为意的说道:“没事的,这点小状况我还是能够应付的过去的!” “嗯嗯!” 对着贺兰荣乐点点头,南宫儿伸手拍拍贺兰荣乐的脸颊,让他脸部的淤血稍微放松一点,然后就扯开自己的衣衫,将自己的头发打乱,匆匆忙忙的答应一声,到门口捂着自己的衣服,给门外的迟杉督打开门! “额……”看着南宫儿衣衫不整的样子,迟杉督的脸色顿时有些变了,惊讶的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的贺兰荣乐,对着脸上微红的南宫儿低声说了声抱歉,然后进到屋里就准备给贺兰荣乐单膝行礼,贺兰荣乐慌忙挥手,对着迟杉督说道:“迟大人不用如此,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还不要紧!” “额,这个时候打扰会长大人的雅兴,真是抱歉!” 默默的站起身来,迟杉督的脸上也是一阵发烧,对着眼前的贺兰荣乐说道:“刚才我们一位兄弟从您的门前路过,听说您接见了秦皇门派来的使臣,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何地啊?” “已经被我打发走了!” 贺兰荣乐的脸上写满了不愉快,不爽的哼咛着说道:“那厮太过狂妄,竟然说我收留你们是养虎为患,我当时就一肚子火,直接让南宫儿将他赶走了事!” “啊,那……那就没事了!” 看着贺兰荣乐不爽的样子,迟杉督嘴角露出一丝讪笑,慌忙点头答应,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贺兰荣乐的房间。...... 看到迟杉督主动离开,贺兰荣乐的脸色终于垮了下来,让南宫儿撑着自己的身体进到房间里面休息,南宫儿紧接着就让人将地上有鲜血的地毯换掉了,整个青龙谷也开始下起了漫天的大雪,似乎就故意不让贺兰荣乐的病情好转! 披着一身的血花回到了大家议事的地方,举得自己打扰了贺兰荣乐和南宫儿的好事,迟杉督一脸怨怒的走到了放着火盆的房间中,对着眼前一众老兄弟说道:“都是你们,让我去面见贺兰会长,结果呢?竟然打扰了人家的好事,你们啊!” 说着,迟杉督就坐在了火盆旁边,伸手取暖,也是到这个时候,迟杉督才发现,身边的兄弟们都看着自己不吭声,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身上有鬼变成?” 迟杉督怒不可遏的哼哼着,身边的老兄弟们忽然伸手指着迟杉督的裤腿说道:“迟大哥,你这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血?” 迟杉督微微一愣,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众人,低头一看,只看到自己穿着的白色裤子上,确实出现了血迹,而且还是星星点点的一大片,自己刚才只是跪倒在了贺兰荣乐房间的地毯上,起来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异常,回来之后,才发现了这一点! “对啊,这血迹是怎么回事?老迟?” 一个辈分不小的头目好奇的看着迟杉督,后者愣了愣,然后拧着眉头说道:“难道……难道南宫儿姑娘是处女不成?” “啥意思?” 周围的众人好奇的看着迟杉督,眼神中都写满了疑惑,迟杉督这才缓缓说道:“我进去的时候,南宫儿姑娘是裹着衣裳给我开门的,虽然贺兰会长端坐在座位上,但是却没有站起来,当时我就是对着地毯跪了一下,然后问明贺兰会长已经将秦皇门派来额使者打发走了之后,我就回来了,当时真没发现这血迹呢……难道说,南宫儿姑娘和贺兰会长这是第一次?” “那也不能在地上做啊,太不检点了……” 一名年轻的头目酸酸的说道,眼中却充满了羡慕,似乎正在脑补当时的画面。 就在众人的表情松懈下来的时候,一个翻山越岭而来的黄府禁卫军,却把一个惊天的消息送到了众人的面前…… (本章完)

吴晟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万没想到秦渊竟然是这态度,心中一沉,如是说道。

看着眼前那套崭新的衣服,居然还有一条四角内裤,秦渊的内心又是一阵感动,没想到在几年前叶云曼帮自己买好的衣服还留到现在。…



叶云曼回来后休息了两个小时左右又出去了,她在夏城这边几间公司都有股份,如今就要离开夏城,自然要将这些股份全部卖出去,所以这两天的应酬都很多。







赫菲斯托斯冰冷的说出这句话,然后抬起了右手。





 “还没有被吓破胆子的话就过来帮忙把这些文本的黄纸都捞上来,你家的地下室通着温泉你知道不知道啊?”

“有本事你踩给我看啊?”

这样一来,秦渊的驻地呆在紫禁城后院这件事,就直接被众人压下来。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 猛然间被宋三爷问到了这个问题,在烛龙城中有“秀才”之称的申平雍猛然间一愣,还真的没有想起来这个名字,身边的宋三爷鄙夷的看了一眼被自己问住的的申平雍,大模大样的在众人面前说道:“秦皇门门主秦渊的妻子,就是如今吏部尚书钱韫栖钱尚书的府上千金,朝廷敕封的呼兰郡主钱苏子,如果说别人听了老夫刚才所言,有所误解,尚且可以原谅,申大人可是执掌我烛龙城情报一事大重要人物,竟然连我们的对手的姻亲关系都不清楚,这是不是太失职了!” “天寒地冻,我一时之间没想明白怎么了?” 申平雍有些无语的看着身边的宋三爷,梗着脖子说道:“再说了,呼兰郡主就能够调动塞北三镇的兵马的话,那塞北三镇岂不是早就被钱尚书给摆平了,如果是这番的话,那钱韫栖为何还不把自己的女婿扶正?难道是……” “难道是什么啊?” 看着申平雍愕然的表情,宋三爷的脸上如同开了花一样的高兴,接着申平雍的话说道:“就是因为钱尚书已经摆平了塞北三镇,所以钱韫栖才可以不需要自己女婿这个外援来支撑自己在朝廷中的势力,您要说的是这个吧?” “即使这是真的,那又怎样?难道因为前怕狼后怕虎,我们就看着到了嘴边的肥肉自动溜走吗?” 看着故意给自己拆台的宋三爷得意异常的样子,申平雍简直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混了,不等坐在主位上听言的薛文皓发话,自己主动站起身来,对着面前的薛文皓颇有些咄咄逼人的说道:“既然薛城主已经将军权交给了我,那我就要趁着敌人增援未到之时,将萧关城拿下,以为我烛龙城屏障,无论如何,我是绝对不会以为你这三言两语就罢休的!” “说得好!” 坐在主位上的薛文皓轻轻的拍着自己的巴掌,一道寒光从他的眼中射出,静静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激动的申平雍,后者微微一愣,看着端端正正跪在薛文皓面前的宋三爷,申平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匍匐在地上,对着眼前轻轻鼓掌的薛文皓满心忏愧的说道:“城主大人饶命!城主大人饶命啊!小人刚才一时激动,未经许可就站了起来,实在是对不起城主大人的教导啊!” “没事没事!” 淡然的看着跪倒在地上跟个癞皮狗一样的申平雍,薛文皓对着眼前的众人幽幽的说道:“申大人说得对啊,我们要是这样前怕狼后怕虎,还怎么拓展地盘,占领河套?如果因为这三言两语,从一个叫都资枚的小人物口中说出的狂言我们就畏惧不前的话,那我们烛龙城还是直接撤军好了,所以,申大人说得好,我们应该给他鼓掌,对不对啊!” “额……” 看着薛文皓一口一个“申大人”的叫着,跪倒在地上的申平雍已经是浑身发抖,满身是汗,而一边的宋三爷则是心中冷哼,脸上更加恭敬,四周的烛龙城众人也都纷纷单膝跪地,对着薛文皓呼喊道:“薛城主英明!” “好了!英明不英明等到以后再说,既然申大人觉得自己已经拿到了军权,那我就把这军权给他如何!” 薛文皓猛然间咬牙切齿的说着,跪倒在地上的申平雍顿时感觉一阵愕然,抬眼惊讶的看着薛文皓,然后连滚带爬的爬到薛文皓的面前,一脸哀伤的忏悔到:“城主大人饶命啊!城主大人饶命啊,小人刚才一时激动,口吹狂言,还请城主大人看在我这么多年辛苦劳作的份上,饶了小的这回吧!” “无妨!” 从地上将浑身颤抖的申平雍拉了起来,薛文皓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淡定从容的笑容,伸手从桌子上将自己的烛龙城主印交给眼前的申平雍,一脸满足的说道:“这是烛龙城的印玺,你也拿着用吧,我这个城主是你想要要什么,我就会给你们什么!你放心吧!啊!” “属下该死!” “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申平雍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心口跳出来了,自己的几句对着宋三爷的气话竟然也能让薛文皓怒成这个样子,看来自己真是高估了自己在薛文皓心中的地位了! “老子想要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薛文皓一脚踹在申平雍的胸口上,将申平雍踹了个四脚朝天,然后将手中的印玺放在了自己的桌面上,之后对着趴在脚边痛哭流涕的申平雍说道:“对面的守军只有四五十人,今天你就给我一举拿下,否则的话,从此以后,你就不要再参与领兵作战的事情了!” “属下遵命!” 听到薛文皓的话,差点感觉自己在劫难逃的申平雍慌忙对着眼前的薛文皓行礼,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和鼻涕,用毒蛇一般的眼光看着不远处的宋三爷,然后飞快的从温暖的城楼内厅中冲出来,一把扯下自己背后的红色绒毛披风,对着之前已经安排好的几名副将大吼道:“拿下萧关西城!用秦皇门的人头垒京观!” 说完,就冲下城墙,气急败坏的骑上自己的宝马,一马当先的冲出了萧关东城,对着不远处的萧关西城就冲杀了过去! “怎么回事?” 猛然间听到阵阵呐喊声,田锋俢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手中的怀表,一脸错愕的说道:“宋三儿那个老匹夫不是说给我们十五分钟考虑,考虑完之后听到答复再开战吗?怎么忽然就开始攻过来了!” “城主没时间考虑了!” 听到这阵阵的呐喊声,都资枚的脸色却是一缓,暗自庆幸自己不会被这群贪生怕死的兄弟给压下去当薛文皓的见面礼了,对着惊慌失措的田锋俢说道:“赶快让那些民工们上来帮助守城,告诉他们,对面的薛文皓嗜杀如命,就算是他们不抵抗,也难逃一死!” “好,对!” 听到都资枚的意见,已经有些慌乱的田锋俢顿时大点其头,知道不拉上垫背的今晚就活不下去了,都资枚亲自冲下城墙,冲到那些正窝在帐篷里面休整的民工面前,将自己胡扯的话说了一遍,后者闻言大惊,不少人都生出了打开萧关西城,趁机逃脱的想法,都资枚看到众人竟然没有要和烛龙城的人血战到底的勇气,顿时一脸无语的指着外面纷纷扬扬的血花说道:“看看这天气,你们就算是逃出了萧关西城,也不可能活下来的,找对面投降更是可笑,对面根本不会在乎你们这点人马,想活命的兄弟,跟我上城拿起刀枪,挡住了对面今晚的攻势,我秦皇门的大军就会到来了!” “真的假的啊?” 听了都资枚的鬼扯,领头的民工一脸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都资枚,这个平日里喜欢说大话的家伙,大家还真的不觉得他靠谱呢!“当然了!” 拍着胸脯大叫,都资枚毫不犹豫的说道:“明天早上要是援军不来,我都资枚愿意让你们将我这脑袋砍下来!” “那走吧!” 能够冬日里被秦皇门征召过来修建新城的民工,自然也都不是身体疲弱之辈,听说生死就在一念之间,也都鼓起了勇气,跟着都资枚冲上了城墙,看到都资枚真的将这些民工动员了上来,田锋俢顿时大喜,对着周围的兄弟们说道:“快快快!一人领个七个八个的兄弟去操纵这些弩枪和投石器,正需要人手呢!大家尽管放心,这萧关城城高沟深,对面根本供不上来,你们都不用露头,只需要操作这些弩枪抛石机就行了!放心吧都!” “得嘞!” 听到不用和对方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面对面,这些民工顿时大喜,纷纷跟着秦皇门身穿铁甲的子弟们冲到绵延将近三百米的城墙上,然后努力的学习如何操作这些守城的器械,之前秦皇门两次丢掉萧关城,都是因为人手不足的原因,这下子人手忽然充足了,田锋俢的心中顿时平静了不少,看着下面举着火把冲过来的烛龙城士兵,大吼一声,对着周围的部下喊道:“给我集中攻击正街!不用考虑弓箭弩枪,我们这里多得是!” “是!” 知道这是有死无生的血战,饶是水平低下,全部秦皇门守军也就田锋俢和都资枚是一阶二阶的古武者,剩下的都是普通人,但是城墙上的众人也都是拿出了十二分的气概,大声的虎吼着,将手边的武器全力对着从东城冲过来的敌人倾泻! “撤退列阵!” 看着对面仿佛有准备一样,刚刚气急败坏的申平雍顿时冷静下来,转过身去,带着身后的士兵离开到了对方的弩枪射程之外,至于投石机,毕竟是能够打到东城的东西,这些人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站在原地,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也只能等着投石机砸到头顶上来了! “全力攻击左路,中路和右路佯攻,注意隐蔽,熄灭火把!” 对着城墙上的照明灯笼略微观察了一把,申平雍很快决定好了攻城的方式,但是老于算计,缺乏临场指挥能力的申平雍却不知道,自己这猛然间的后退整队,就给城上仰仗守城器械的众人得到了巨大的缓解机会,原本上弦缓慢的床弩纷纷上好了弩枪,速度更快的投石机则不断的朝着城墙下面抛下石料,而刚刚一鼓作气冲上来的自家士兵,面对主帅忽然的后退整队,也都信心丧失,看着被弩枪扎成刺猬一样的同伴,心中都升腾起了对于战斗的畏惧之心! “杀!” 虽然知道申平雍指挥水平拙劣,但是几个副将也都担心自己被气急败坏的申平雍临阵砍了脑袋,纷纷呐喊着冲向面前高耸入云的萧关城墙,带着士兵冲向左路的副将也还好,知道自己是攻击的主力,自然是拼命奔跑,找到机会登上城墙,所以带着的士兵也都拿着特制的长杆云梯,准备登城,而另一边的佯攻部队却像是神经病一样,连个梯子都没有拿着就往城墙下面冲锋过去,除了少有的几个好手能够攀爬城墙,其他的人也都只能摇旗呐喊,当当啦啦队了! 既然是要成为啦啦队的人,这些人攻击的时候自然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知道争功无望,索性躲在民居后面,大声呼喊,根本不敢发起冲锋…… (本章完)

详情

大雨人体艺术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