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兼职女全国兼职女信息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26

全国兼职女全国兼职女信息剧情介绍

秦渊终于知道唐门的暗器究竟是有多么强大了,这东西要是用来攻城略地,那绝对是大杀器!。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放他们进来!” 听了梅红玉义正言辞的话语,甄震也是一阵感动,挥手让身边的人将护城河上面的吊桥放下来,甄震亲自走到城门前,将西城门打开,迎接这队千里而来的投奔队伍。 进到了城门洞,梅红玉自然对甄震的欢迎表示出了极大的感动,带着自己的父亲和在梅花庄收留的养子们拜见眼前的甄震,后者听闻梅红玉竟然如此善心,心中也是十分感动,拍着胸脯表示,自己一定会和秦渊说明这件事情的,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甄震才猛然间发现,刚才衣衫褴褛的难民似乎消失在了角落里,一转神,就看到饿得半死的宋贡鸣真打算从城墙拐角处离开,便大叫一声,跑过去拍着宋贡鸣的肩膀说道:“老乡啊,你从哪里来啊,饿得不轻吧,看你细皮……嫩肉的样子……” 惊讶的看着宋贡鸣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甄震的脸色顿时变了,猛然间抓住宋贡鸣的领子,将他像是抓小鸡一样的抓到自己的面前,然后目露凶光的问道:“说!你是哪里人,怎么会穿成这个样子,还一脸细皮嫩肉的,啊!说啊!” “这位大兄弟,你就说吧,你都饿成那个样子的,还不吃我们给你送到嘴边的窝窝头,也是个有气节的人啊!” 梅红玉好心的走到甄震的身边,正要帮宋贡鸣开解一二,只看到甄震猛然间转过身来,对着身边的将士们大喝一声:“给我拿下!” “你们要干什么?” 惊讶的看着刚才还笑脸相迎的甄震,梅红玉第一时间护在了自己父亲的身前,身边的将士们也都看着甄震,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这个家伙穿成这个样子,竟然还长得细皮嫩肉的,除了脸上有点灰尘之外,剩下的地方一看都是保养有方,怎么会是一个难民呢?说,你们是不是一伙儿的?” 将倒霉的宋贡鸣扔到梅红玉的面前,甄震的眼神中露出了可怕的凶光,梅红玉闻言一愣,低头看去,果然看到宋贡鸣的脖子下面还有脚踝处的肌肤光洁如同少女一般,如果不是富贵人家,在西北这缺水少雨的地方,断然是不可能保养的如此滋润的! “这个……” 惊讶的看着宋贡鸣,梅红玉也有些晕了,后悔自己不应该和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混在一起,不过看到甄震怀疑的目光,梅红玉的心中也是一阵发凉,梗着脖子说道:“我们和这个兄弟在路上相见了,当时觉得人不错,而且还是一嘴的本地话,我们绕了一路,都没有找到固原城的所在,所以就找了这位兄弟帮忙领路,虽然是萍水相逢,但是无论如何,我也不敢说这位兄弟有什么猫腻,红玉深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将军想要责罚,在下愿意替父亲受过!” “好,有胆气,将他们带走交给宋威简兄弟收拾,我看她还有这样的气魄没有!” 甄震不满的看了一眼不卑不亢的梅红玉,挥挥手,让身边的士卒们将这一群人带了下去,不多时,梅红玉和宋贡鸣就被人扔到了城主府的地牢当中,重新加固并且换了一批牢卒的地牢此时更加显得阴暗,空气中混合着各种难闻的气味,让人作呕,饶是如此,梅红玉还是坚定的带着自己的养子和父亲自己走到了牢房当中,对于牢卒同情的目光视而不见! 倒霉催的宋贡鸣双腿打着颤进到了自己的牢房当中,刚刚被推进,一个浑身赤裸,遍体鳞伤的狱友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看着这个人的样子,宋贡鸣抚摸着自己身上滑嫩的肌肤,猛然间一惊,转过身来,对着押解自己进来的狱卒大喊道:“我招,我招!” “我去……” 没想到宋贡鸣就这么快投降了,梅红玉顿时觉得刚才在城门下的强硬简直是自找死路,无语的看着身边的养子和一脸无奈的父亲,梅红玉刚要说什么,就听到狱卒直接走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过来!我们大人要找你!” 说完,就把牢门打开,将梅红玉带走了,留下一脸哀伤的父亲和七八个养子在背后哀嚎着呼唤她的名字。闪舞小说网.... 梅红玉很快和宋贡鸣一起被带到了宋威简的面前,听说宋贡鸣竟然和自己一个姓,宋威简顿时感觉一阵恼怒,有些不爽的看着被带上来的宋贡鸣,拿着一把折扇放在桌前,对着眼前的宋贡鸣说道:“说吧,这把折扇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这落款是谁?” “这个……小的真不知道啊,这落款我也没看过,我,我是从耀州城的陈悟冶老东西的手中拿到的,他说拿着这个东西,等到涧山宗冲进城中的时候,可以保我的命!” 宋贡鸣一脸胆怯的看着眼前的宋威简,嘴上说的倒是坦白,身边的梅红玉听了,只感觉一阵眩晕,对着宋威简拱手说道:“大人,我们只是相伴而行,在下万没想到,此人竟然真的是耀州城的细作,再说了,就他这个德行,还能够当细作,在下实在是没想到!” “你闭嘴!” 对着英姿飒爽的梅红玉看了一眼,性格有些阴沉的宋威简不爽的摆摆手,将折扇放在了自己的手中,然后指着宋贡鸣说道:“走吧,咱们去见见我们秦门主,看他怎么处置你,这位姑娘说的没错,你这种人也有胆子过来当细作,真不知道陈悟冶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你看看这位姑娘的胆气,用来当你的搭档真是亏了!” 说完,也不管梅红玉涨红着脸的抗议,宋威简直接带着宋贡鸣离开了审问室,顺手让人好生看管梅红玉,这女孩一看就知道身手不错的样子! 带着胆小怯懦的宋贡鸣出了大牢,宋威简甚至连让人将他的双手铐起来的行为都免了,直接带着他三拐五拐的进入到了城主府的医院当中,然后很自然的就打开了蔺修观病房的大门,此时的秦渊还在和蔺修观商讨着如何抵御涧山宗的进攻,所以借口支开了焦玉儿,房间之中并没有宋贡鸣朝思夜想的焦玉儿。 进到房间中,将宋贡鸣此来的目的说了一遍,秦渊抬眼看了看这位衣衫褴褛,皮肤细嫩的细作,无语的摇摇头,用颇为威严的语气说道:“这位兄弟,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在下形容粗陋,还是不要让秦门主的眼睛受伤吧,小的知错,愿意将自己知道的涧山宗的事情全部告知秦门主,希望秦门主能够饶了小的一命,不要让小的住在那么肮脏的地方了,那地牢里面真是可怕啊!” 宋贡鸣捂着嗓子努力让自己发出别的声音来,正在躺着静养的蔺修观也没有仔细看这位身上发出浓浓汗腥味的老乡,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淡然的观赏着这个奇怪的审问! “好吧,还是位有洁癖的细作,看来他们为了让你穿上这身衣裳,肯定花了不少时间吧!” 秦渊淡然一笑,挥手对宋威简说道:“把他说的情况用笔墨记录下来,交给我,这一身味道,也亏得他们愿意让这位兄弟过来当细作,既然这位兄弟不愿意住在我们的地牢里面,那就先让他找个僻静的地方住下,好好的看管起来算了!” 秦渊说完,就让宋威简带着宋贡鸣出了门去,后者刚一扭头,被支开的焦玉儿就带着一篮水果出现在了宋贡鸣的面前,看着披头散发,身上发出恶臭的宋贡鸣,焦玉儿的脸上露出一阵难受的表情,捂着鼻子想要从宋贡鸣的身边离开,此时的宋贡鸣微微一愣,喉咙一动,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细不可查的声响:“玉儿!” “你刚才说什么?” 正要进到房间中的焦玉儿猛然间浑身一震,转过身去,惊讶的看着从自己身边离开的宋贡鸣,旁边的宋威简闻言一笑,对着宋贡鸣的肩膀拍了一拍,对着焦玉儿笑道:“嫂子不要怪,这是我们刚刚抓获的耀州城的细作,浑身细皮嫩肉的,可能见过嫂子,您不要惊慌!” “不不不,这声音,这声音肯定……” 焦玉儿正要争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转身就要进到病房中,见微知著的宋威简微微一愣,猛然间抓住宋贡鸣的脖子,将他转过身来,把他的脖子一抬,对着里面静养的蔺修观问道:“蔺大哥,此人你可认得?” “这种人我怎么会……” 蔺修观正要摆手否认,猛然间看到宋贡鸣脖子上那张熟悉的脸,顿时大惊失色,对着秦渊吼道:“这厮,这厮就是我那……我那妻兄宋贡鸣啊!” “宋贡鸣?” 秦渊努力的从自己的脑海中搜索着这个名字,已经知道事情败露的焦玉儿顿时不顾宋贡鸣身上的恶臭,猛然间扑到这个人的身上,哭天喊地的说道:“贡鸣哥哥,你这是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好吧,威简啊,先去给这位亲戚换一身衣服洗个澡,然后带他来见我,不是听说有和他一起来的一个女人嘛,也带来见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是个误会呢?” 说着,秦渊就对着宋威简眨巴了眨巴眼睛,后者会意的点点头,然后就拉开了焦玉儿和宋贡鸣两人,按照秦渊说的,将宋贡鸣带到了澡堂好好的清洗了一番,然后让人拿来了一套新衣服,给宋贡鸣穿上,紧接着就从审讯室将倒霉催的梅红玉带出来,将两个人都送到了蔺修观的病房中,此时的焦玉儿已经在蔺修观的身边哭诉了半天,拜托他救救自己的“哥哥”,知道妻子是何想法,蔺修观也只能咬着牙吞掉这枚苦果,对着秦渊求情了一番! 将两个人带到了蔺修观的病房中,秦渊并没有理会一脸落魄的宋贡鸣,而是指着梅红玉对着蔺修观和焦玉儿问道:“这个女人你们可认得?” “不认识!” “好!” 秦渊站起身来,走到梅红玉的面前,对着这个女人说道:“我就是你要找的秦皇门门主秦渊,有什么话都说出来吧,听说你带着父亲和样子不远千里辗转而来,刚才在城门处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不过那也是兄弟们的职责所在,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秦门主放心好了,红玉一开始还觉得秦皇门未必和其他的古武门派有何区别,如今感受了一番牢狱之灾才知道,秦皇门果然不同凡响,小女子愿意为秦门主鞍前马后,效命终生!” (本章完)

安然心中升腾起一些怒气,明明是这个女子撞的她,是这个女子的错,怎么还能这样理直气壮的?

…

孔朝煋默默的耸耸肩,一边用手把玩着小巧的石虫,一边叹息道: “你来干什么?” 听到守卫禀告邓德伍竟然又来了,心情极度低沉的路辉伽转过身来,盘腿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看着眼前从帐外走进来的邓德伍,脸上的表情仿佛冰冻的河川一样,苍白中透着怒火! “没……没什么,就是请您还给我那匹枣红马……” 邓德伍一脸紧张的看着眼前怒意十足的路辉伽,虽然脸上的表情已经表现出他内心的极度胆怯,但是对于自己枣红马的价值,这位不要命的涧山宗堂主似乎还是更在乎! “……带他去马厩领一匹马!想要哪匹就给他哪匹,别他妈再让这个王八蛋来烦我了!”对着帐外的守卫大吼一声,路辉伽的怒火顿时窜了起来,从地上站起身来,挥舞着拳头就要对着邓德伍砸过去,后者乖乖点头,逃一样的从帐中出来,回身对着路辉伽的营帐啐了一口,刚一转身,一个斗 大的拳头就砸在了他的面门上! “哎呦!” 邓德伍惨叫一声,顿时跌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捂着自己已经发青的眼睛,邓德伍用自己的另一只眼看着眼前的人,只看到这人一身钢甲穿在身上,看样子应该是路辉伽营中的一名守卫之类的! “你他娘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知道我是谁吗?”对着那人大叫一声,邓德伍猛然间从地上站起来,刚要对着这名年纪不大的守卫摆摆威风的时候,就听到那守卫冷喝一声,对着邓德伍的胸口就是一脚,一脚把邓德伍踹飞到了空中,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冰 冷如钢铁一般的地面上! “你他娘……” 邓德伍还要继续大骂,却忽然看到一把寒光粼粼的匕首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匕首上面的纹路仿佛一条条狰狞的毒蛇一般,让邓德伍的骂声戛然而止,只留下眼中无比的惊恐和愕然! “英雄您是?”邓德伍躺在地上,浑身如同一个被油炸过的大虾一样,弓着背躺在地上,拿着匕首的守卫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邓德伍,将自己的匕首更加靠近了邓德伍的脖子,然后用阴测测的语气说道:“你为什么当时不帮 助我们进攻秦皇门的战阵?说!你是不是秦皇门的间谍?” “怎么可能?”邓德伍浑身颤抖着看着眼前的守卫,哭丧着脸,一副冤枉透顶的样子,对着眼前的守卫说道:“这怎么可能呢?我可是谷宗主一手提拔上来的人,之前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秦皇门这个名字,怎么可能会和秦皇门的热沆瀣一气呢?我绝对对于谷宗主是忠心耿耿啊,只是当时副宗主大人正在气头上,我担心我的人马冲上去之后,不但打不穿对面的攻击,反而会被对面的秦皇门缠住,如果他们从北门忽然开出来一支军队的话,我们就会被前后夹击,上下攻击,无处遁形啊,所以我是带着人马去看看北城门上有没有动静,然后就回到军营去找谷宗主来救援了,我真的和秦皇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啊,您可要看清楚事 实啊!” “那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坑害我们副宗主大人呢?” 那守卫的眼角动了动,看着已经被自己用拳头把其中一只眼睛打得乌青的邓德伍,眼中怀疑的神情终于少了不少,不过手中的匕首还是放在了邓德伍的面前,一副随时可能宰了他的样子! “这个……也是冤枉啊……”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守卫,邓德伍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一阵发凉,这都半天了,营帐中的路辉伽都没有出面制止这个混蛋对自己的死亡威胁,不用看,这个家伙一定是路辉伽派出来的!这么想着,邓德伍的眼神也变得更加的复杂起来,看着眼前一副义愤填膺样子的守卫,邓德伍微微叹了一口气,默默的说道:“不是我坑害的副宗主大人啊,是我们的宗主大人对这营中的人马不放心……所以才会和我们副宗主大人演双簧的,当然了,这只是我的判断,否则的话,为什么副宗主大人对于手下人被宗主大人一声令下全部宰掉的事情不闻不问?不是说好了的,谁信啊?当然了,小哥,这也就是 我对你说说,你可千万不要说这是我说的啊?” “难道这一切都不是你从中作梗的?”那守卫的眼神晃动了一下,原本笃定的神情也变得犹豫起来,邓德伍看着他那双疑问重重的眼睛,猛然间将双手放在胸前,一把推开了眼前的守卫,然后站起身来,也不对着这名守卫反击,一个反冲锋冲到了马厩,然后二话不说,跳上一匹黑色的宝马就从马厩冲了出来,那守卫被这么一推,顿时蒙了,赶忙冲上去追赶邓德伍,但是身手如同猴子一样敏捷的邓德伍却没有给他追上来的机会,一鞭子打在马 屁股上,眼看就要冲出了路辉伽的营中了! “去死!”对着跑远的邓德伍大叫一声,那守卫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大吼着将手中的匕首对着远处的邓德伍扔了过去,正在马背上疯狂拍打马屁股的邓德伍猝不及防,猛然间感到脊背处一疼,然后大叫一声,险些 摔下马来,但是不知道是自己的求生太强还是因为这匕首的扎进去的深度不够,总之邓德伍的身体摇晃了一会儿,紧接着就控制好了身体,骑着马儿冲向城南的谷蕲麻军的军营处!一路狂奔,趴在马背上的邓德伍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散架的时候,总算是遇到了一队沙鬼门的巡逻队,那些人看到邓德伍身上的衣衫,顿时明白邓德伍的身份不一般,随后就将已经奄奄一息的邓德伍带入到了自己的军营当中,然后用土办法将匕首拔下来,简单的给邓德伍止了血,正在用绷带包扎伤口的时候,这个军营的上司终于出现在了邓德伍的面前,看着邓德伍奄奄一息的样子,陈凤欣的嘴角闪过一 丝狞笑,走上前来,从手下医官的手中接过绷带,亲自给邓德伍的伤口进行包扎! “啊,好香……”问着陈凤欣身上特有的体香,邓德伍的脸上忽然泛起了一阵红晕,仿佛一个小学生被自己亲爱的大姐姐拥抱了一样,陈凤欣闻言一笑,将邓德伍的伤口小心的包扎好,然后就对着躺在床上的邓德伍问道:“ 在下陈凤欣,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啊?” “原来是陈副门主啊!” 听到陈凤欣的名字,邓德伍的脸色顿时一阵尴尬,虽然陈凤欣的体香确实让人魂牵梦绕,但是这位小妮子的名声也实在是太差了一点,让邓德伍都听了感到一阵恶寒。 “嗯嗯,正是在下,不知道阁下是?” 陈凤欣看着邓德伍有些愕然的脸色,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还是带着浅浅的笑容,恭敬的看着眼前的邓德伍。 “啊,我是邓德伍,刚刚从路辉伽副宗主的营地当中出来,被一名刺客袭击了,多谢陈副门主的搭救,不然的话,小人的性命可就堪忧了!”邓德伍淡淡的说着,话听到陈凤欣的耳朵里面,却是另外一番滋味:“哦?刺客?不知道那刺客是谁啊?竟然敢公然行刺谷宗主最信任的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是在涧山宗副宗主的营地当中行刺您 ,不知道副宗主大人是怎么让您一个人这样狼狈的逃出来的?” “额……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知道家丑不可外扬,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尴尬,挣扎着想要从位置上坐起来,眼前的陈凤欣看了,赶忙上去将邓德伍的身体扶起来,然后一脸好奇的说道:“邓堂主,您这个样子还打算去谷宗主的帐中禀告 吗?这伤口要是忽然开裂的话,那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啊,您就算是再忠心耿耿,这条命也要好好的留着,继续辅助谷宗主啊!” “没办法,这件事情我不亲自去,给谷宗主说不清楚的……” 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尴尬,看着眼前一脸关切的陈凤欣,摆摆手说道:“这事情都是我们涧山宗自己的事情,陈副门主就不用操心了!” “既然您这么坚持,那我就让人找一辆马车送回去吧,这一路颠簸,伤口再开裂的话,您的性命可就不保了啊!”陈凤欣微笑着对邓德伍说着,后者的脸上写满了尴尬,想要阻止陈凤欣的好意,却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由着陈凤欣指挥着身边的人,将邓德伍的床铺直接搬上了一辆马车,然后亲自带着人马,将邓德 伍送到谷蕲麻军的军营前面了事!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邓德伍竟然被人抬了进来,正在帐中和沙鬼门的门主穆洛柯虚与委蛇的谷蕲麻一脸愕然,而正在喝酒的穆洛柯也疑惑的看着跟着进来的陈凤欣,张嘴问道:“凤欣?这邓堂主是怎么回事啊?”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景卫田的口中得知了谷蕲麻的来头不小,贺兰荣乐顿时陷入到了一丝窘困当中,虽然有心想要和谷蕲麻联合起来,一起将固原城中的秦皇门拿下,但是想想谷蕲麻背后深厚的背景,还有此前自己已经和黄世杰结下的仇怨,无论如何弥补,想要搭上同时有黄王府和米王府两家加成的谷蕲麻这条线,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且到最后到底能够得到多少的好处也说不上来,所以贺兰荣乐最后还是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看看秦渊带领的秦皇门到底能够将固原城守成什么样子再做打算。.. 大方向上决定按兵不动,小方向上,贺兰荣乐却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难题,面前的景卫田到底怎么处理,就成了一个最要面对的棘手问题! “先把他带下去,我和南宫儿商量商量再说怎么处理吧!” 看着景卫田眼中的渴望,贺兰荣乐却还是有些犹豫,挥挥手让北琴儿将他带走,然后就关上门窗,略带着咳漱对南宫儿说道:“这景卫田说的到底是实话还是假话?如果是实话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个家伙呢?长时间没有人回信的话,迟杉督那些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发觉不对,可能也是我青龙谷的一场动乱啊!” “在下相信他说的是实话,毕竟路德韬和他哥哥的事情,不是自己人断然是不会知道的,既然连这种事情他都和我们说了,想来归顺的意思也很明显,会长不如顺水推舟,让景卫田继续去给迟杉督他们当斥候,好好的打探一番固原城的情况,一来也不容易让迟杉督路德韬等人觉得不对劲儿,二来还可以让我们全盘掌握固原城和黄王府残兵们的动态,对我们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属下觉得,放了他就是了!” 南宫儿看着犹豫不决的贺兰荣乐,心中略略闪过一丝悲哀,总是到关键时刻掉链子,贺兰荣乐犹豫不决的性格,真的是让人感觉有些难受! “既然如此,那就让北琴儿监视着他去做这些事情吧,我觉得他坦白的太明显了,多少也有些不对劲儿!” 对着南宫儿点点头,贺兰荣乐摆摆手,轻轻的咳漱了几句,就把这家事情交给了南宫儿处理,后者闻言点点头,然后就扶着贺兰荣乐躺在了床上休息,自己出了门,去找北琴儿去了! “会长怎么说?” 看到南宫儿这么快救过来了,刚刚将景卫田安置在自己的住所中,北琴儿还有些惊讶,以往来说,贺兰荣乐断然是不会有这样高的效率的,拖拖拉拉,犹豫不决,才是贺兰荣乐的习惯! “会长说将他放了,继续给迟杉督、路德韬他们报信!” 南宫儿看着屋里面静坐中的景卫田,一脸大义凌然的说着,北琴儿闻言一愣,愕然道:“没有别的说的?” “没有!” 南宫儿坚定的点点头,对着北琴儿催促道:“让他快点去固原城吧,现在耽误的时间越长,恐怕迟杉督、路德韬那边的怀疑也就越深!” “好!” 看到南宫儿一脸正经的样子,北琴儿点点头,挥手就把景卫田的刀枪和弓箭,以及坐骑都还给了他,然后让他从小路翻过青龙谷旁边的青龙山,往固原城方向去了,看着景卫田走远了,南宫儿才叫住北琴儿说道:“会长还说让你监视着这个家伙,以防异动!” “额……”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南宫儿,北琴儿有些不悦的说道:“我刚刚从朔州城回来,就要去固原城监视这个家伙?你们也真是不嫌累着我啊,我还有事情想要找贺兰会长汇报呢,怎么?你帮我转达一下?” “没问题!” 对着北琴儿笑笑,南宫儿有些不放心的说道:“让你监视他其实就是个意思,不要让他发现了才好,到时候你就说你也是去刺探固原城情况的就好,不要让这位兄弟心生疑窦,到时候两边都不好看!” “额……这是你说的还是贺兰会长说的?” 北琴儿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同伴,撇着嘴说道:“这又要监视人家,又不希望人家知道,这雪地的马蹄印且不说能不能发现,而且然急肮是个斥候出身,被跟踪监视了还不知道,那也是个废物,要他干什么?”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不是号称踏雪无痕吗?别废话了,赶紧去把,这时间已经有点晚了,朔州城那边有什么情况需要我给贺兰会长转达的,现在就说吧!” 南宫儿摆摆手,对于北琴儿的吐槽并不在意,好奇的问道,对面的北琴儿点点头,将一封书信交给了南宫儿:“给吧,这是李刺使让我转交给咱们会长大人的,你直接拿过去就行了,反正我的信使算是传到了,你可不要耽误的了事情!” 说完,北琴儿就骑上自己最喜欢的宝马良驹,踏着景卫田刚刚走的道路,朝着固原城的方向进发,而南宫儿则带着这封书信直接回到了贺兰荣乐的房间当中,将书信原封不动的交给了贺兰荣乐,拿着书信,看着上面的火漆还没有被打开,贺兰荣乐默默的点点头,然后打开来看了一眼,顿时疑惑道:“这李平举转了性了?竟然希望我们不要出手联合谷蕲麻和秦皇门对抗?要说之前最恨秦皇门的,除了黄王府的人,恐怕就是他李平举了吧,连刺史府都被秦渊占据了,现在竟然劝说我们按耐住心性等着?” “属下不知……” 根本没看过眼前的书信,南宫儿自然不知道书信当中写的到底是什么,这边的贺兰荣乐倒也没有遮掩,直接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眼前的小秘书,后者拿起来一看,草草几句,都是废话,然后说的就是贺兰荣乐刚才说的意思,全部书信的内容就是这些了! “既然李刺使交代,想来是得到了什么消息,秦皇门既然能够坚持到现在,肯定也有助力所在,我们等等就好!” 南宫儿默默点头,将书信还给了眼前的贺兰荣乐,后者点头答应,有些不悦的说道:“只可惜啊,能够挑动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这秦皇门就自己和谷蕲麻打个你死我活吧!” 这边的贺兰荣乐选择了按兵不动,固原城中的秦渊却没有觉得腹背受敌的可能性会减少,听着宋威简不断送来的报告,秦渊的脸上也越发的凝重:“看来很多人都在打探我们固原城的虚实啊,这四处都是斥候的踪迹,连分辨哪家是哪家的都困难,如果我们在这里坚持不住的话,估计这群饿狼就会上来给我们生吞活剥了!” 将一份份的报告放在手边,秦渊已经看了一个小时的各种汇报,满脑子都是各种奇怪的信息,却唯独没有收到萧关城附近的情况报告! “没事的,这种时候常有,打猎的猎人都知道,一旦前方出现猎物,猎狗出动的时候,那些秃鹰野狼也会在如影随形的,就看看到底是我们秦皇门是猎物还是对面的谷蕲麻是猎物了!” 一旁的钱庄柯淡然一笑,对于眼前的这些事情并不以为然,一边的钱苏子瞪了一眼重伤在身还要出来的钱庄柯,有些叹气的说道:“这谷蕲麻劳师远征,我们要是能够在他的背后及时来一下突然袭击的话,或许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只可惜啊,这家伙距离我们固原城实在是太远了,就算是派出一些人到了他谷蕲麻的背后偷袭,我们想要得手后全身而退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到时候谷蕲麻能不能收到情况几时回去,也很难说的呢!” “万一我们秦皇门的兄弟们表现的太好,把谷蕲麻的老巢都端掉了,这家伙恐怕也只会攻击固原城攻击的更狠吧!” 站在一边握着双面开山斧的卫宣默默的说道,一番话引来堂中无数人苦笑连连,这个时候的秦皇门连自保的能力都不大,想要奇袭谷蕲麻的身后,而且还把对方的老巢端了,简直是天方夜谭! “也不是没有机会……” 已经痊愈的蔺修观猛然间抬起头来,发白的脸颊上挂满了深沉,虽然刚刚经历过异常不大不小的感情风波,但是蔺修观还是表现出了商人重利轻别离的胸襟,默认秦渊将自己有不伦之恋嫌疑的小舅子和老婆软禁起来! “哦?说来听听!” 身边都是一大群的大老粗,除了钱苏子,很少又能够主动提建议的人出来,秦渊虽然没有对战场都不敢上的蔺修观抱多大的希望,但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秦渊还是很认真的想要听取他的意见! “既然我们不能够威胁谷蕲麻的后方,那肯定会有他的仇家和敌人会去威胁谷蕲麻的后方的,我们只要主动联系联系,没准儿就能够找到这样的人,固原城现在的人手虽然不足,但是钱粮在吴财长的整治之下,可谓丰足,为什么不能拿出来一匹交给那些亡命之徒,帮助我们袭扰谷蕲麻的后方呢?就算是不奏效,也能够让谷蕲麻加快攻城的速度,我们秦皇门人不多,但是士气之高,小人也是叹为观止,顶上十天半个月的猛烈进攻定然问题不大,到时候寒冬腊月,士气低落,后防不稳,谷蕲麻不想退兵也会有人催着他退兵的,谁也不想客死他乡不是?” “有道理!” 惊讶的看着白面书生一枚的蔺修观,一边拄着拐杖的梁声伸出大拇指,对着蔺修观赞叹道:“之前一直觉得蔺兄弟你是来吃干饭的,没想到脑子挺好使啊!”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蔺修观在心中无语的说道,面子上却不敢得罪秦皇门实际上的二把手梁声,乖乖的点头说道:“岂敢岂敢!” “好!既然蔺修观的意见可行,那我们就开始实施吧,蔺修观,这个计策既然是你提出来的,那你就下去拟定具体的方法,我到时候批准实行就行了,成功了固然好,不成功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放心大胆的做!” “是!” 知道秦渊的心中并不是十分的相信自己的能力,蔺修观赶忙起身,看着一屋子的骄兵悍将,对着秦渊大声说道:“如若不成,小人愿意提头来见!” “有骨气!” 看着蔺修观有些狰狞的面容,一边的卫宣闷哼一声,脸上却没有多少敬佩的神情,一边的宋威尘宋威简兄弟也都默默而视,眼中并没有流露出多少赞许的神色…… (本章完)



至于是哪位黄帝留下的,还有待研究。”





“这个不知道,不过我可以派人盯着!”小头目满是自信的说道。







详情

大雨人体艺术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