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广皇后萧氏一生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3-07

杨广皇后萧氏一生剧情介绍

飞奔南下,秦渊很快就冲到了距离定远城最近的孙家堡,看着已经在大门前迎接的孙渊良孙威平祖孙二人,秦渊也没有来得及和他们两人客套,直接冲到城堡当中,对着孙威平劈头盖脸的说道:。

王小丰依然担忧:“您这样就算让他们强行带回来,他们不工作,您也没有办法啊!”

也就是大姨妈。

“那你凭什么说他是坏人的?”…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行!” 听到秦渊的话,钱苏子的神色一变,少有的表示了反对:“这陈悟冶可是米和玉的师傅,虽然只是教书先生之一,但是也算是米和玉的老师了,我们已经得罪了黄王府,如果再得罪了米王府,加上李平举身后的岳丞相,我们根本吃罪不起啊,现在吴澄玉还没有回来,肯定是在京师受到了刁难,你不能再得罪更多人了,现在我们还不够强大,更何况,华亭涧山宗既然能够和陈悟冶联手,说明他们早就盯上了固原城这块肥肉,我们先自保,之后再说别的事情,可好?” 用近乎哀叹的声音对着秦渊诉说着心中的担忧,钱苏子的语气一派难受,秦渊闻言一愣,也是能默默的放下手中的布条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去把蔺修观的家人接过来,无论如何,对于这等忠勇之士,我秦渊如果不出手的话,定然会寒了心向我秦皇门的英雄的心,千金买马骨,可能就是这个道理吧!” “也好!” 听到秦渊放下了自己冲动的心思,钱苏子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默默的点点头,对着秦渊说道:“那就去吧,反正现在耀州城得到消息也应该不长时间,蔺修观的家人希望没事吧!” “他陈悟冶敢动他们一根手指头,我就让他后悔生在这个世界!” 秦渊的脸色一变,将手中的布条收起来,放在自己的衣服内衬当中,然后看着外面的天色,悄悄的从房间的后门出去,此时的秦渊还不希望城中的人知道自己离开的消息,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各种错综复杂的局面让秦渊觉得保密工作的必要性,如果自己能够不让别人察觉出自己的行踪,那无疑对敌人的震慑力提高到了最高点! 从后门出去,穿越曾经是马府的后花园,秦渊驾驶着一辆普通的马车,沿着东大街出发,到东门下面,很是自然的掏出了一叠城主府的文书,然后就交给了检查的士卒,虽然对自己的伪装水平感到一般,但是守城门的士卒却没有想到眼前的马夫竟然是自己崇拜的秦门主,匆匆看过眼前的文书,挥挥手,这名士卒就打算让眼前的秦渊出城去,也是到这个时候,城门上忽然传来一声低喝:“那个车夫,停下!” 秦渊将手中的缰绳勒紧,转过头看着拦着自己的这名佐领,从城墙上下来,这名佐领伸手到秦渊面前,对着秦渊低声说道:“把刚才的文书再给我看一遍!” “是!” 秦渊乖乖的将手中的文书递给了眼前的佐领,后者看了一眼,猛然间抽出腰间的鞭子,对着刚才让秦渊通过的士卒上去就是一鞭子:“你的眼睛瞎了!没看到上面的字迹都是湿的吗?这样的文书一看就是临时伪造出来的,亏你还在东城门守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连这点经验都没有!” 说完,用手中的鞭子指着秦渊喝道:“说,你出城到底是干什么的?这文书到底是从哪弄来的?这些天根本没有新来的商旅前来登记,你这些文书上的字都是刚刚写好的,难不成你是从城主府中直接出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 秦渊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佐领,后者微微一愣,看着秦渊的双眼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慌忙将刚才挨打的士卒支过去,然后一脸歉意的对着秦渊说道:“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门主大人,还请门主大人饶命!” “切,别装了,你是故意的吧,说吧,你叫什么名字,这样细心观察,还临济决断,我倒是很欣赏你,报上你的名字,我正缺一个情报主管呢!” 秦渊的嘴角微微扬起,后者的脸色一变,激动的看着秦渊说道:“小人名叫宋威简,是宋威尘堂主的堂弟,不过堂哥一直觉得我有点爱耍小聪明,就没有让我升值,到现在还是个看大门的佐领!” “知道了!我会记住你的名字的!” 秦渊淡然一笑,看了一眼眼前的宋威简,然后说了声“保密”,就驾驶着马车出了东城门,然后拐了个弯,就朝着耀州城南下而去,等到秦渊一路奔波到了耀州城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午后,整个耀州城四周都没有多余的人,秦渊也懒得掩盖自己的行踪,直接驾驶着马车准备进城,就在这个时候,一队人马忽然从耀州城中走了出来,每一架马车都是装潢精美的样子,秦渊将自己的马车赶到一边,看着这群不纳粮不纳税的富商们从里面坐着马车出来,正好奇他们的目的地的时候,却没想到这群人竟然在黄河边一字排开,然后一顶大轿子就从里面出来了,后面跟着的是三个囚车,里面两个女人,一个老人,寒冷的冬日里竟然穿着一层麻衣,让人看了都感觉到了丝丝的凉意! “难道是蔺修观的家人?” 秦渊一皱眉,从马车上跳下来,伸手打了一下一名正在停靠马车的马夫的肩头,一脸好奇的看着前面豪华的车队说道:“这三口人都是谁啊,大冬天的穿成这个样子出来,这是要干嘛啊?” “干嘛?杀人?” 看了一眼衣着朴素的秦渊,那名马车夫也没有好奇,指着第一辆囚车中的女人说道:“看到了吗?那位就是城里出了名的美人,叫做焦玉儿,如花似玉的年纪啊,嫁给了一个倒霉蛋,结果那倒霉蛋现在跑了,这一家三口就要了命了,后面的老头老太太就是那个倒霉蛋的爹娘,你说说,这真是造孽啊!” “怎么回事?” 秦渊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马车夫,后者摇摇头说道:“还能怎么回事,家里出了个不孝子,竟然当众叛变了,丢下马车夫自己骑着马往固原城去投奔那个什么狗屁秦皇门了,现在马上就要家破人亡了,也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样了,反正马夫回来报信之后,老爷们就在城里面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把他家人全部绑上石头扔到黄河里面,能够浮上来的就算是老天开眼不要了他的命,浮不上来的,就去往生喽!” “好吧!” 秦渊默然的点点头,对着这名马车夫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名女子的丈夫应该名叫蔺修观吧?” “对!” 那马车夫默然点头,猛然间眼前一亮,正要好奇秦渊是怎么知道的,却没想到身边的秦渊竟然已经跳上了自己的马车,然后一鞭子抽在马儿的背上,只听到马儿嘶鸣两声,挣脱了自己手中的缰绳,直接朝着前面的额囚车就冲了过去! “拦住他,那是我们家老爷的马车!” 这倒霉的马车夫赶忙大喊,但是四周的人哪有水平能够拦住秦渊驾驶的马车,疯狂的抽动着手中的鞭子,秦渊驾驶着马车冲到那囚车的前面,一剑上去,将那囚车砍成两端,然后一把拉住里面的老头子,将他拽进了自己的马车里面,然后如法炮制,冲到第二辆囚车上,将上面的刀斧手砍翻在地,然后拉出里面正在瑟瑟发抖的老太太,也同样放进了自己的车厢当中,可是等到秦渊冲到那名女子的囚车前面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却发生了! “宋郎,救我!” 看到秦渊冲到了眼前,这名女子的眼中不但没有半点激动,反而露出胆怯的神情,秦渊一把砍翻前面的刀盾手,紧接着正要将那囚车砍穿的时候,一名青衣男子猛然间从囚车的前面冲了出来,对着秦渊上去就是一刀! “当!” 秦渊猛然间拔出另一把青铜双股剑,挡住了那男子的劈砍,然后一脚踹飞了这名倒霉蛋,紧接着就对着囚车中瑟瑟发抖的焦玉儿说道:“嫂子不用担心,我是蔺修观大哥派过来救你们去固原城的人!” “啊?他还活着?” 焦玉儿仿佛受到了惊吓一样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不由分说的上前将她的囚车砍开,然后拉着她就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车厢当中,然后一个急转弯,冲向前面的官道! 也是到这个时候,秦渊才有些好奇的回身看看浑身发抖的焦玉儿,原本以为这只是因为寒冷,但是秦渊刚才拽起她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身上的重量较之两位老人要轻得多,而且拽进自己车厢当中的时候,也没有如同两个老人一样,脚上的大石头发出震动的声音! 虽然心中好奇,但是秦渊还是拼命的拍打着眼前的马儿,冲开前面那些仆从的保卫,朝着固原城冲了过去。闪舞小说网.. 一路风平浪静,秦渊不是的回头看看,发现耀州城的人竟然没有人出手过来追赶自己,顿时放满了马车的速度,然后回头对着里面满是好奇的老人和焦玉儿说道:“大叔大婶你们放心,我是秦皇门门主秦渊,蔺修观兄弟舍生忘死,前往我们固原城报信,我这个当门主的自然不能对他的家人不管不顾,所以我就南下来找你们了,没想到陈悟冶那个老东西竟然如此歹毒,这个时候就打算将你们弄死在黄河中,幸亏我来的及时啊!” “多谢秦门主搭救之恩,老夫那个不孝子现在如何了?” 蔺老先生听说秦渊竟然亲自来救自己了,顿时激动莫名,脸上的神色满是感激,秦渊微微一笑,宽慰老人说道:“受了点皮外伤,不过没有大碍,估计过两天就好了,我秦皇门医馆的医术还是很高明的,蔺修观兄弟没事的,我以后打算等他好点了,任命他为我们秦皇门的堂主或者是金字商人,这样的话,我们秦皇门就有了一条财路了,蔺修观兄弟的才能也能在我们秦皇门得到发挥了,您老先生就放心吧!” “真好!” 听到儿子没事,两个老人的心情顿时平稳了不少,一边的焦玉儿默默的看着前面的秦渊,一声不吭的坐在马车的角落中,似乎对两个老人也不熟络,从头到尾对于秦渊的搭救之恩也没有半句感谢,两个老人也没有和自己的儿媳妇多说一句话,秦渊虽然好奇,但是也不好插嘴问人家的家务事,四个人一路无语,很快就回到了固原城。 与此同时,从地上被人拉起来的青衣男子冲到陈悟冶的面前,大声的质问道:“你刚才为什么不拦着他!玉儿都被秦皇门带走了!” (本章完)

秦渊伸手拍打着卢牟坤的肩膀,眼尖闪烁着善意的笑容,望着病床上昏迷的卫宣,秦渊的心中默然坚定,对着还在沉睡中的卫宣沉声说道:

杨灵蕊正好需要一个借口解决,所以佟妍的这个电话,也算是救急的了。

 闪舞小说网....“你是谁?” 瞪眼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男子,路辉伽的脸上写满了愤怒,手中的大长枪握在手中,虽然打不到一艘艘从自己身边经过的船只,但是对付眼前的男子,路辉伽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我就是秦皇门门主秦渊,不知道阁下是?” 秦渊握着手中的双股剑,看着半边身子都浸湿在了水中的路辉伽,脸上写满了好奇,如果谷蕲麻军人人都可以如同路辉伽这般疯狂的话,恐怕昨天晚上,自己的固原城就已经保不住了! “原来你就是秦渊?”路辉伽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异,看着岸上不过几十人的队伍,略微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说道:“果然是名声在外的悍将,区区几十个人就打算拦住我二百多人的部队,而且还敢出城阻拦,这份胆气不是一般 人能够拥有的,秦门主如此悍勇,在下实在是佩服的紧啊!”说着,路辉伽就将自己手中的大长枪对准了眼前的秦渊,对着秦渊傲然说道:“在下名叫路辉伽,就是昨天晚上被黄府禁卫军所害的路德韬的哥哥,今天来,也不是为了和你们秦皇门作对,为的就是将这群 杀害我弟弟的王八蛋千刀万剐了,如果秦门主心中还有和我们涧山宗议和的打算,我这个副宗主是可以帮你走走关系的!所以你赶紧让开,如此一来,让我将这群王八蛋一举灭掉!” “恐怕不行……”秦渊看着气冲斗牛的路辉伽,脸上写满了笑容:“不是我秦渊不答应,实在是现在我们秦皇门已经和贺兰会正式结盟了,所以你要找贺兰会的兄弟们报仇,那就要跟我秦皇门作对了,所以请路副宗主赶紧回 去吧,你看看你的手下似乎已经开始溃散了,我和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想要干的事情就是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路副宗主给个面子吧?” “放屁!”听到秦渊竟然已经和贺兰荣乐签订了盟约,路辉伽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贺兰荣乐会带着自己的人来到城东码头了,心中越想越气,路辉伽也懒得搭理自己那群不成器的废物下属了,直接对着秦渊吼道:“既然 如此,那路某人就得罪了啊!”说完,路辉伽就把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注入到了自己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当中,一阵青光顿时从他手中的大长枪的枪头射出,路辉伽紧接着就将手中的长枪对着马背上的秦渊扫了过来,知道自己想要用自己的嘴遁劝服面前的路辉伽已经不可能了,秦渊微微一笑,转过身来,将手中的双股剑对着刺来的青光长鸣枪就挡了过来,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也迅速的注入到了手中的青铜双股剑当中,虽然没有路辉伽手 中的青光长鸣枪看起来更加的绚丽,但是九阶武师的秦渊面对三阶武师的路辉伽,自认为还是有很大的优势的! “嘭!”一声震动猛然间从路辉伽的枪头发出,秦渊正要用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将面前的路辉伽压迫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后者体内的古武之力忽然呈几何倍数一样的在增长起来,而手中的青光长鸣枪也一下子开 始冒出一阵绿光,那绿光所到之处,秦渊的身体顿时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如同一条烧红的铁链忽然间打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的刺痛! “这是?” 秦渊猛然间将眼前的青光长鸣枪架起来,那绿色的光带顿时从秦渊的身体当中飞了出去,看着眼前这病长枪,秦渊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阴霾,想要对付眼前的路辉伽,想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当然是古武之力和当世名器一起合体发出的古武之光了,除非是器中有灵的兵刃,否则的话,就算是质量再好的兵刃,如果无法和你的统一的话,也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的!”对着秦渊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路辉伽将手中的长枪握在手中,然后淡然的说道:“别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秦门主,和我们涧山为敌你是没有半分好处的,所以还是赶紧给我让开,我宰了这帮混蛋之后,自 然而然的就会离开这里了!” 说完,路辉伽就打算冲上岸去,和正在和自己下属近身搏杀的黄府禁卫军的人马血战起来,就在此时,秦渊手中的双股剑却再次拦在了路辉伽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路辉伽的双眼紧盯着秦渊手中的双股剑,原本已经横放在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又重新被他举了起来,而秦渊则淡然的坐在马上,看着眼前的路辉伽说道:“不干什么,既然路宗主想要为自己的弟弟报仇,那就 先过了我这一关吧!” “这可是你自找的!”路辉伽大喝一声,猛然间将手中的紫光长鸣枪对着马上的秦渊扎了过去,原本已经消散在紫光长鸣枪上的古武之力再次被他灌入到枪体当中,一道耀眼的青光出现在秦渊的面前,如同数万道光芒同时摄入 眼中一般,绚烂夺目! “那是自然!”秦渊低声回应一句,将手中的双股剑交叉着放在胸前,对着青光长鸣枪刺过来的地方轻轻一挡,如同一道光芒被打在了三棱镜上一样,原本泛着青光的枪头顿时绽放出了无数道绚丽多彩的光芒,彩色的光 芒顿时将秦渊的全身包裹起来,一道道光芒如同细细的蜘蛛丝一样,围成了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网笼,将秦渊的整个身躯都包裹在了其中! “找死!”路辉伽大喝一声,将手中的青光长鸣枪猛然间向后一收,然后对着秦渊胯下的宝马就刺了过去,秦渊将手中的双股剑对着左右两边同时劈开,空中灿烂夺目的光笼顿时被秦渊手中弥漫着古武之力的青铜双股剑如同劈开丝绸一样,从中间斩开了一道裂缝,随着这道裂缝的慢慢展开,整个光笼顿时消散在了空中,秦渊的眼睛盯着路辉伽手中的青光长鸣枪,猛然间向前一探,将自己左手的长剑对着马前一挡, 枪尖和剑尖顿时触碰到了一起,除了璀璨夺目的光芒之外,还发出了一声清脆如同竹笋被折断的声响! “当!”清脆的声音从秦渊的剑尖处传来,眼前的路辉伽顿时一阵恼火,猛然间将长枪抽回,翻身一转,猛然将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对着身后的水面划了过来,伴随着长枪枪身的挥舞,一道道水柱顿时从空中炸起,水雾当中,路辉伽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忽然间响起一阵刺耳的鸣叫声,仿佛秃鹫见到了食物一般,渗人的鸣叫声伴随着一阵难听的杂音,很快就传递到了秦渊的耳边,秦渊微微皱眉,看向面前的路辉伽,后者手中的青光长鸣枪瞬间发出巨大的光芒,这光芒如同一道拂尘一般,将整个空中的水滴都抹上了一层光亮,秦渊的眼前顿时如同孔雀开屏一般,夺目的光芒绽放在了整个空中,而路辉伽的青光长鸣枪到 底在哪个地方,秦渊却忽然看不清来了! “果然神器!” 秦渊在心中惊讶一声,猛然间闭上眼睛,耳边除了水珠跳跃在水面的声音之外,在自己的正前方,也出现了一缕不寻常的骤响! “就在这!”秦渊猛然间睁大眼睛,一束光芒出现在了秦渊的胸前,看着这道光芒出现,秦渊再不犹豫,猛然间将自己的身躯前倾,手中的两柄青铜双股剑擦着这道光芒的两侧对着正前方的长枪挥去,转瞬间就到了路 辉伽的面前,蓄满了古武之力的青铜双股剑顿时砸开了路辉伽双手上的护臂,一声爆响创来,路辉伽手中的青光长鸣枪顿时被抛到了空中,而手持这柄神兵利器的路辉伽也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这……这怎么可能?”路辉伽的眼睛瞪得溜圆,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臂,虽然双臂上的护臂并没有被秦渊手中的青铜双股剑砍出伤口,但是巨大的古武之力却通过这两柄青铜剑进入到了路辉伽的双臂当中,刺痛伴随着麻痹 ,让路辉伽直接将自己手中的青光长鸣枪扔到了空中,而自己的双臂也仿佛失去了知觉一样,就那样垂在路辉伽的面前,一丝知觉都无法让路辉伽感知到! “没什么不可能的,路宗主,你太轻敌了!”秦渊将手中的青铜双股剑插入自己的腰间剑鞘当中,对着满眼愕然的路辉伽说道:“对于第一次面对路宗主的人来说,满眼的灿烂光芒确实能够隐藏您的攻击,但是这攻击却不是静音的,如果能够耳聪目明,主动闭眼的话,还是能够清楚的察觉到阁下攻击的方位的,而阁下显然没有想到,我会用这招来防御你的攻击,所以一点防备都没有,反而让我有了可趁之机,简单地说,如果刚才阁下有一点防备之心 的话,只要将我砍下来的两柄青铜剑躲过去,秦某人的项上人头,就是路宗主今天的战利品了!” “你想怎么样?”狰狞着面目看着眼前的秦渊,路辉伽的双手已经传来了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但是在路辉伽超强的忍耐力下,路辉伽还是没有惨叫出来,但是能够让冷静异常的路辉伽如此狰狞面目示人,秦渊相信,就算 是再给路辉伽一个机会,他也没有能力将那双手腕中断掉的血脉连接起来了,这内伤想要养好,至少要三个月的时间! “没什么,请路宗主回去吧,谷蕲麻杀人不长眼,但是对于米王府,我打心里还是尊敬的!”秦渊淡淡摇头,用眼神看了看扎在冰面上的青光长鸣枪,虽然心中很想要将这把价值连城的长枪据为己有,但是秦渊知道,除非是学会了路辉伽的心法,否则的话,就算是自己拥有了这把神兵利器,刚才 那绚烂的古武之光也是自己不能练就出来的,米王府一个外派的小卒子都有如此神兵,秦渊对于在京城足不出户控制整个华夏的四大王府的好奇,也更近了一步! “看来我的事情,钱郡主都给您说了啊!” 听了秦渊主动示好的话,路辉伽的脸上终于恢复了常态,虽然嘴角还在不住的抽搐着,但是双手也终于有了知觉,这点伤不说出去,外人也看不出来的! “嗯!”秦渊点点头,对着路辉伽说道:“路宗主,就此别过了,他日如果和米王府有嫌隙生出,还希望路宗主为我在米王爷面前美言几句,在下真心不想挑战华夏古武世界的固有规则,只是三番五次,总有人找上 门来,在下也是十分头疼啊!” “这都是你自找的!”路辉伽嘴角一撇,转身用手勉强将插在冰面上的青光长鸣枪拔出来,然后一脸不悦的走到了河对岸,然后绕道了城北处,和已经被秦皇门贺兰会联手击溃的自家兵马会合了,此时的他尚不知道,自己如果能够多坚持十分钟,战局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钱韫栖满面笑容的对着众人说着,台下的大伙自然是各种聒噪,紧张了一上午的宴会就这么结束了最重要的环节,除了愤然离场的秦渊所代表的秦皇门之外,剩下的众人所遭受到的损失并不大,有的还小有收获的样子,只有秦皇门,似乎已经和整个古武世界决裂了!

秦渊想通这点,就将注意力转移回来:“继续问吧,我想知道如果我开个保安公司的话,你会去找麻烦吗?”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和恩师一起南下了呢!”

十二也赞同的点点头。

“属下不才,让他跑了,只杀了几个秦皇门的斥候,属下该死!”

详情

大雨人体艺术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