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游戏分类 软件分类
首页 > 安卓首页 > 悖论h >

悖论h

版本:V4.6.4 类别:聊天社交
大小:67.9 MB 时间:2021-03-01
下载 暂无苹果版

安卓版本无法在苹果手机上运行

软件详情
软件简介

  悖论h 香汗浸身衣衫乱,青丝俯卧山峦间。秋波红月双膝支,柔肩丝足长绕弯。悖论h“这可是你姐姐我的心血,辛苦了这么多天了,好不容易都发芽了,结果这两天的风沙差点把这些菜苗给埋进去,我要是不趁着晴天赶紧收拾收拾,过两天秋雨带着泥点子下来的时候,别说菜苗了,就是菜根都没得吃了!知道吗?”

悖论h功能介绍

  “你是不是觉得你四弟的尸骨无存了?你错了,西城门外的坟地中,有一个就是他的坟地,想要我死的人很多,黄世杰算是其中一个最狠心的了!”

  秦渊并没有将手伸进车里,而是直接将内力一道有一道的打进车内,让那些黑执事手忙脚乱的反抗。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真的” 听到贺兰荣乐如此宽容大度的话,迟杉督甚至都不敢相信的自己耳朵,大家之所以没有在战败之后迅速回到金城去找黄世杰的庇护,原因之一就是因为黄世子的恩威并重,一方面信任你的时候十分的信任,各种资源都是优先配给的,但是一旦你失败了,失去了他的信任,那么如同落水狗一样的命运就会出现在大家的身上,之前的祖秉慧就是如此,如果不是祖崇涯的身份放在那里,所有的黄府禁卫军的人都相信,祖秉慧这辈子都没有翻身的机会了,显然,现在坚持留在南山别墅的祖秉慧也不是因为对黄世杰多么的忠心,而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尸骨尚在,他需要为自己的父亲赢得一个古武者应该得到的荣誉! 除却这些不说,迟杉督等人心中还有一个更加担忧的事情,那就是一旦自己寸功未立,被黄世杰赶出家门的话,凭借黄王府在华夏的势力,他们这些一身本事的人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一个安身立命的机会了,而现在,贺兰荣乐却表现出如此的大度胸怀,怎么能不让这些惶惶不可终日的黄府禁卫军感动呢? 带着贺兰荣乐的口信回到了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会议上,将贺兰荣乐的话说了出来,众人闻言一愣,对于贺兰荣乐的警惕心顿时降低了不少,而与此同时,那些在青龙谷中巡逻的贺兰会的子弟们似乎也收敛了不少,将他们的房间分配好之后,就不再管理,几乎给了这些人最大的自由! “看来这个贺兰荣乐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废柴啊!” 一众黄府禁卫军的人马在心中纷纷矫正了对于贺兰荣乐的看法,而夜幕将近,疲惫了一天的众人也都乖乖的去休息了,青龙谷中一颗定时炸弹,就这样被贺兰荣乐的三言两语消灭于无形之中。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深沉的夜晚来到,看着已经变成滑冰场的南城门外,秦渊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的欢愉,虽然这些冰面肯定会给华亭涧山宗的人马造成一定的困扰,但是战争打的还是实力,秦皇门现在的实力,就足够的可悲。 “送到青龙谷的礼物到了吗?” 秦渊眨巴眨巴眼睛,对着身后刚刚爬上城墙的钱庄柯问道,后者微微一愣,看了一眼秦渊有些落寞的背影说道:“送到了,贺兰会长也手下的,不过我们的人并没有得到贺兰会长的任何回应,出来迎接的也是一个叫做南宫儿的女子。” “知道了!” 明白贺兰荣乐不会像是上次一样对着自己支持了,秦渊默默的摇摇头,伸手按在满是冰霜的女墙之上,双手感受着冰冷的青砖传递而来的寒意,心中的凉意更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秦渊开始有些后悔当年在如今的城主府,当初的刺史府当中,对着桀骜不驯的黄世杰来上两脚,虽然当时踹得那厮一嘴泥巴甚是畅快,但是如今看来,自己最大的威胁都是来自于这个不学无术,只是投胎投的牛逼的混蛋身上,祖秉慧,祖崇涯,这对狐狸父子刚刚被自己打完,陈悟冶这个老狐狸就能够领来更大的威胁,华亭,这个金牛川更南边的势力竟然突然北上,前来征讨自己,华夏大地上如此不正常的事情,就能够接踵而来,扑到自己的身上! “门主大人,夜深了,休息吧!” 看着秦渊的双手都快和女墙上的冰砖冻在一起了,钱庄柯的眼中露出心疼的神色,虽然是钱韫栖留下来监视秦渊和钱苏子的人,但是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更何况和秦渊越发接触,钱庄柯越觉得这个男人的伟大和不凡,如果不是出身低微,不被古武世界所容,这样的英杰早就应该封侯拜相,执掌一方了! 有的时候,钱庄柯甚至想,如果让秦渊统兵西向平灭叛乱的话,恐怕如今的西南叛乱和西北的混战早就平息了吧! 当然这些事情钱庄柯只是在心中想一想,朝廷自有朝廷的法度,这句话是钱庄柯在钱韫栖身边听到最多的一句话,虽然钱庄柯很想知道朝廷的法度到底是什么,但是从小到大,钱庄柯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闪舞小说网.. “走了!” 秦渊的声音猛然间传到钱庄柯的耳中,后者微微一愣,回头看去,秦渊已经下了台阶,准备回到城主府了,而自己却在失神发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嘞!” 慌忙答应一声,钱庄柯赶紧转过身去,正要跟着秦渊下了城墙,忽然间听到身后一阵破空声传来,紧接着不等回头,钱庄柯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推了一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紧接着抬头看去,秦渊已经站在了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手中一把燃烧的火箭还在冬夜中发出闪耀的光芒! “好箭法!” 秦渊握着手中的火箭,看着城南小丘陵上面闪动的人影,一脸的傲然,听到秦渊的呐喊声,刚才射出这一箭的谷蕲麻猛然间一愣,对着远处拿着火箭的秦渊喊道:“在下谷蕲麻,不知道英雄姓甚名谁,如果愿意来投,我谷蕲麻当将涧山宗副宗主的位置留给英雄!” “在下秦皇门门主秦渊,见过谷宗主!” 秦渊握着手中的火箭,看着跃马而起的谷蕲麻,脸色一凝,知道想要从这样一个胆大心细的人手中占到便宜,恐怕是不可能的! “原来是秦门主啊,久仰大名,久仰大名。早知道是秦门主本人,我就不放火箭了,哈哈哈哈,看来我们两个人过来有缘啊,不只是千里来相会,而且我第一次来到固原城,就能够见到阁下登楼望月,真是三生有幸啊!” 谷蕲麻大笑着吼叫着,脸上写满了轻松随意,仿佛如刀割面的冷风根本不足畏惧一样,秦渊望着远处乐呵呵的谷蕲麻,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轻松起来,握着手中的火箭,对着谷蕲麻大叫道:“谷宗主谬赞了,在下也不过是听说谷宗主的身影出现,特别过来看看情况,原来时间不大对啊,我还以为阁下会在亥时出现呢,没想到三更半夜才出动,果然非同凡响啊!” “幸会幸会!” 谷蕲麻闻言脸色一变,紧接着就对着秦渊拱拱手,然后说道:“大半夜的,也怪冷的,明天俺带着兄弟们过来给秦门主祝寿,咱们明天见!” “祝什么寿啊?” 秦渊闻言一愣,不明白谷蕲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后者哈哈大笑,紧接着就解释道:“祝贺秦门主冥寿元年!” 说完,谷蕲麻就在城墙上一阵喝骂声中离开了城南的小丘陵,脸色阴沉的回到了耀州城当中,谷蕲麻回到耀州城的时间已经是凌晨时分,饶是如此,谷蕲麻还是怒不可遏的敲开陈悟冶家的大门,命令下人将老迈的陈悟冶从床上叫起来,自己在大堂中凶神恶煞的阴沉着脸,让旁人不敢接近,一直到陈悟冶磨磨蹭蹭的起了床,进到了会客厅当中,谷蕲麻才抬起头来,对着一脸迷糊的陈悟冶说道:“陈老先生,耀州城中可有秦皇门的细作出没?” “啊?” 听到谷蕲麻的话,陈悟冶的睡意顿时去了半分,惊讶的看着眼前谷蕲麻,慌忙摆手说道:“谷宗主啊,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这耀州城每天除了运送粮草阡陌的人马,剩下的人可是不能随便出入的,就是您谷宗主出去,我老身也要给您写个条子,这您是知道的,怎么会有细作出没呢?就算是这耀州城中有秦皇门的细作,他也出不去啊?不是吗?” “不行,现在开始就给我排查,这耀州城定然有出门的地道或者是洞口,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今天差点着了秦渊的道,兵者诡道也,如果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秦皇门的眼皮子下面的话,这仗就没法打了!” 谷蕲麻摇摇头,一脸后怕的说道,陈悟冶闻言一愣,慌忙起身问道:“谷宗主,难道今天前往固原城探察敌情出了差错?” “差错没有出,就是发现了一个秘密!” 谷蕲麻无奈的耸耸肩,将自己和秦渊对答的话说了一遍,陈悟冶闻言一愣,不由的在心中撇撇嘴,心说这谷蕲麻还是个胆小鬼,面上却不敢有丝毫懈怠,对着谷蕲麻说道:“此话当真?那秦渊竟然能够知道谷宗主出没的时间?您刚到,秦渊就已经出现在了城楼上,等到您准备离开的时候,这厮就准备下楼了,然后您射箭袭击,竟然还被他抓住了火箭,这……这也太怪了!” “对啊!这世间竟然有如此巧合,定然有人在背后将这一切告知,不然的话,我那一箭定然要了秦渊的命!” 谷蕲麻笃定的说道,陈悟冶微微颔首,沉声道:“看来祖崇涯父子败得不冤啊,秦皇门竟然如此神通,怪不得祖秉慧刚刚带人离开本营,父亲的本阵就被秦皇门给突袭了!” (本章完)

  

悖论h软件特色

  “果然如此!”

  

  随后箭矢四角形的尖刺陡然摊开,变成了一个花瓣状的东西,死死的贴在大门上。

  就连女孩都有些脸红,显然是想歪了。

  很快,一个光头大汉从门内走了出来,正是之前跟秦渊交过手的王勇,此时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招呼守门的保镖散开,这才走到秦渊面前。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经过了两天的准备,秦渊手下的部队终于安定了心神,分配了各个城门的力量,将最重要的任务交给卢牟坤的枪盾营,秦渊亲自带着人每天忙东忙西,不断的处理着各种事物,卫宣,梁声,还有刚刚恢复好的宋威尘和钱庄柯也都是每天忙得不可开交,知道自家的实力肯定不可能和敌人硬碰硬的再来一场,秦渊这些天的主要工作就是让人打造守城的武器,还有就是派人到城外干点“副业”。.. 时间过得很快,短短两日,谷蕲麻军到来的消息就传到了秦渊的耳朵里面,虽然觉得准备还不是很充分,但是秦渊还是无可奈何的命令城外的部队将自己的副业打开,然后撤回城中。 慢慢渗透到固原城外的黄河水在寒冷的冬夜很快就在地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虽然有的地方并没有覆盖到,但是秦渊也已经做到了最大的极限,能够将城南三五里范围内的地面变成冰面,秦渊也已经感谢了那些冬日里砸开冰面,将黄河水灌入固原城外的士卒们了! 看到秦渊一夜之间铸造出来的冰面,卫宣等人自然是对秦渊的机智表示敬佩,而站在秦渊身边的钱苏子却有些沮丧的说道:“如此一来……我军岂不是要在这城中死守了?” “没办法,现在出城没有半分胜算!” 秦渊默然的点点头,认同了钱苏子的想法,两个人看着波光粼粼的冰面在阳光下反射着灿烂的光晕之后,就乖乖的回到了城主府当中,为最后的大战做好准备! 与此同时,城北青龙谷,贺兰荣乐带着南宫儿站在青龙溪的大坝前,看着一队队的残兵败将在龙萍儿的带领下,沿着山路崎岖向前,来到自己的青龙谷,虽然心中多有不屑,但是看着这些身经百战,称得上是精锐的人马在龙萍儿的带领下进入到自己的山谷当中,脸上还是露出了颇为激动的笑容,主动上前,和一脸疲惫的龙萍儿打招呼道:“裴夫人此来辛苦,我已经命人在下面准备房间了,虽然时间仓促,但是定然不会让阁下的属下忍饥挨冻的!” “惭愧惭愧!” 龙萍儿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脸上露出更加无奈的笑容:“贺兰会长谬赞了,只有这些弓箭队的成员算得上是我的人,剩下的兄弟们可都是自成一派的,贺兰会长想要通过我将这些百战精锐纳入囊中,恐怕还需要一点时间和耐心啊……” “额……” 听了龙萍儿如此直白的话语,贺兰荣乐的脸上也稍稍的有些发热,默默的点点头,看着这些虽然衣衫残破,行礼稀少的黄府禁卫军一个个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毫无感恩之意,贺兰荣乐也明白,自己想要将这些人变成自己的助力,恐怕需要的时间还有很长! “听说耀州城的陈悟冶真的说动了黄世子出示文书将华亭涧山宗的谷蕲麻的部队叫到了固原城下,此事当真?” 看到贺兰荣乐陷入到了沉思当中,龙萍儿颇为好奇的问道,后者微微一愣,转身真要让负责情报的南宫儿替自己解答,忽然看到几十个黄府禁卫军的人竖起耳朵对着这边看来,顿时压下声音,对着龙萍儿说道:“裴夫人请跟我来!” 说完,就带着一脸愕然的龙萍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关上大门,也不管外面的黄府禁卫军,直接对着龙萍儿点头说道:“不错,刚刚传来的消息,华亭涧山宗竟然一路畅通无阻进入到了耀州城当中,如今已经在耀州城当中修养,估计不到一天,固原城下又是一场恶战啊!” “啊?这么快!” 听了贺兰荣乐的话,龙萍儿的脸色顿时一变,转过身去,看看外面正在经过的黄府禁卫军,猛然间跪倒在地,对着贺兰荣乐说道:“贺兰会长,在下知道现在说出这些话来,简直是让您难堪,更是让我这张老脸没处放,但是没办法,如今我身边这些黄府禁卫军们的意思,已经越发的明白,如果能够戴罪立功,回到黄世子的身边,这些人定然不会犹豫,所以……一旦这些人听到了开战的消息,我相信……他们肯定会弃您而去的,我努力约束自己手下的弓箭队,希望让他们留在这里,为您出力,其他的人,我真的是管不到啊!” “原来你们的情况这么严重……” 低声点点头,贺兰荣乐失望的看了一眼眼前的龙萍儿,刚才听到她说的那样的直白,贺兰荣乐心中还有一丝开心,至少龙萍儿没有拿自己的青龙谷当做一个歇脚的地方,但是听到这话,贺兰荣乐也就不得不掂量一下现在的情况了,虽然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但是俗话说得好“客大欺店,店大欺客。..”自己这个小店忽然进来了这么多桀骜不驯的黄府禁卫军,到时候自己想要约束,恐怕也无能为力,一旦发生冲突,自己青龙谷的人马恐怕都要受到损失的! “既然如此……” 贺兰荣乐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龙萍儿,正要说话,身边的南宫儿忽然眼珠子一转,走到贺兰荣乐的身边,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会长大人,小女子有一言相告,不知道能不能行个方便?” 说着,南宫儿黑如玛瑙一样的眼珠子还对着身后的龙萍儿转了转,贺兰荣乐会意,站起身来,对着龙萍儿说声抱歉,然后就带着南宫儿进入到了自己的卧室当中,关上门,锁上窗,贺兰荣乐一脸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南宫儿,后者也不遮掩,直接对着贺兰荣乐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会长大人,如今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怎么讲?” 贺兰荣乐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南宫儿,平日里虽然南宫儿负责情报的事情,但是这女孩却从来没有发表过自己的意见,今天忽然如此反常的让自己进来说话,肯定是有不一样的见解! “会长大人想想啊,如今的秦皇门百战余力,可能抗衡纵横关中十几年的谷蕲麻部队?” 南宫儿嘴角一笑,对着贺兰荣乐低声问道,后者微微一愣,皱眉道:“这恐怕难说,秦皇门的战斗力我是不怀疑的,但是他们现在的状况实在是太糟糕,上次倾尽全力,才算是将祖秉慧带来的黄府禁卫军打得溃散,现在忽然来了千余人的大队,秦皇门也只有从定远城调来的二百余人,剩下的人几乎没有出战的能力,所以真不好说!” “所以啊,一旦战况焦灼,我们忽然从秦皇门的背后插上一刀,那结果会是如何呢?” 南宫儿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重,贺兰荣乐微微颔首,看着眼前的南宫儿沉思片刻,低声道:“继续说下去,你不是这种一时兴起的人,定然已经思虑周全,才会对我说出这番话的吧!” “没错!” 听了贺兰荣乐的夸奖,南宫儿倒也没有谦虚的意思,对着贺兰荣乐一抱拳,继续说道:“正好我们青龙谷的实力尚不足以撼动秦皇门,可是今天来的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可都是个个希望戴罪立功,重新回到黄世杰的身边的,且不说他们会不会被黄世杰原谅,单单是他们有这个想法,我们如果阻拦,自然没有好下场,可是不阻拦,我青龙谷岂不是成了人人都可以进来的客栈?对我们贺兰会的声誉影响实在是太大了,索性顺水推舟,加入到这场必胜的战局当中,一来可以壮我贺兰会大名,二来可以让这些黄府禁卫军看看,谁才是当今英明之主,等到黄世杰将他们扫地出门之后,这些人再来投奔,肯定会更加卖力的,这种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会长大人还在犹豫什么呢?” “妙啊!” 贺兰荣乐微微一愣,抬起头来,看着满脸微笑的南宫儿,兀的站起身来,双手握着南宫儿柔如油膏般的肩膀,满脸激动的说道:“南宫儿啊,没想到你还有这番智力,走,我们这就出去和裴夫人解释解释!” “不用,小女子去了就行,如此一来,会长大人也不用做那种出尔反尔,左右为难,犹豫不决的人了!” 南宫儿微微一笑,将贺兰荣乐的手掌从自己的肩头抹下去,后者憨憨的点点头,南宫儿如一只天蓝色的花蝴蝶一样,倏忽间就出了门去,然后将自己的想法给跪在地上的裴夫人解释了一番,后者闻言一愣,看向眼前这位妙龄少女的眼神顿时就变了! “没想到贺兰会长身边也有高人啊,我还以为我能够成为贺兰会长的左膀右臂呢,看来真是小看了小娘子了,老身也是老了,以后在贺兰会中有什么需要的,还请南宫妹子多指点啊!” 龙萍儿听了南宫儿的解释,顿时感慨一声,从地上站起来,面带微笑的出了门去,见到前来询问的黄府禁卫军,一律墨而不语,只管去自己弓箭队的营房当中,收拾营房,分配住所,一副要在青龙谷长久驻扎的样子。 从龙萍儿的口中得不到贺兰荣乐的态度,剩下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自然而然的凑在了一起,然后商量来商量去,还是推举了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来到了贺兰荣乐的门前拜访。 将这名名叫迟杉督的黄府禁卫军头目迎到了自己的会客厅中,贺兰荣乐很愉快的和他寒暄了一阵,然后这位满脸沧桑的中年人就扭扭捏捏的将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说了出来:“其实不瞒贺兰会长,我这次前来,也是因为兄弟们的委托,大家现在都挺急躁的,所以很想知道,贺兰会长对我们的态度是什么!” “我的态度就是没有态度!” 对着迟杉督笑笑,贺兰荣乐轻轻用手指打了个响指说道:“我知道大家这次听了裴夫人的劝告过来我青龙谷,定然以为我贺兰荣乐是存心想要将各位变成我贺兰会的人,但是你们错了,我贺兰荣乐从来不会强迫任何人留在青龙谷,你们在这里是来去自由,当然了三番五次我也会烦的,但是总的来说,各位都是能人干将,想来也都是心怀抱负之人,我不会断了大家的前程的,来去自由,如果大家以后想要回来坐坐,我贺兰荣乐也是打开大门,欢迎大家的!” (本章完)

悖论h使用方法

  

  只不过他并没有多少担心,因为很快就会有人来救他们。

  

悖论h

  见到秦渊过来,封如山当即笑着迎上去:“门主,你怎么来了?”

悖论h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半夜的被身边的秦渊叫醒,钱苏子打着哈欠,喝着下人端上来的茶水给自己提神醒脑,外面的随从们已经带着秦皇门的重要人物进入到了堂屋当中,虽然周围烧着暖炉,但是寒冷的北风还是从外面的灌了进来,让人感觉冷飕飕的,脸上的睡意也因此消散了不少! “都坐下吧!” 看着进来给自己行礼的梁声等人,秦渊摆摆手,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手中的电报扬了扬,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该来的还是来了,昨晚萧关城传来消息,说和我们秦皇门平分萧关城的薛文皓终于忍不住嘴边的肉香,对我们占据的萧关西城下手了!” “结果如何?” 卫宣赶忙问道,这个曾经在萧关驻守过的右护法顿时有些着急起来,萧关城虽然易守难攻,但是此时的萧关秦皇门留下的都是一些虾兵蟹将,连古武者也没几个,想要抵挡住薛文皓的攻击,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 “还行,因为蔺修观他们带着人正好及时赶到,对方以为我们大部队的援军到了,就停止了进攻,听说田锋俢还把那些帮忙建设萧关西城的民工们也拉上了城墙,勉强挡住了对方的攻势,不过有点奇怪的就是,现在的萧关城似乎有退却的意思,说的是手中的兵力不足,下面的民工似乎也不稳,据守萧关的难度是越来越大了!” 秦渊勉强笑笑,将萧关城的情况解释了一遍,众人纷纷点头,对于蔺修观的看法都改善了不少,坐在下面的梁声听罢,却是一阵皱眉:“既然已经打败了对面的攻击,为什么还要撤军呢?现在的情况,他们撤了又能如何?离开了萧关城的保护,这点人在野外那就是餐桌上的大白肉,人家想要怎么吃就能怎么吃,这一天天的,怎么就那么不省心呢?” “这也是他们其中一派的意见,认为连夜撤退的成功率还是不低的,不过就是大雪封路,道路难行了一点,不过他们预计,明天如果薛文皓发现援军是假的的话,那恐怕抵挡的难度会变得更大!” 秦渊对着梁声简单的解释着,后者闻言一愣,好奇道:“他们中一派的观点?怎么?那点人还有别的意见?” “不然呢?” 从秦渊的桌面上将书信拿过来读完了钱苏子咧着嘴苦笑两声,然后将三张书信摊开,对着众人解释道:“看看吧,这个是田锋俢的意见,就是稳妥撤退,不撤也行,但是需要我们想办法加强萧关西城的防御力量,这个是一个叫都资枚的家伙,貌似是主战派,认为应该虚张声势,拒城而守,而且应该直接把蔺修观带过去的钱财直接拿去收买那些民工和周围村庄的壮丁,让大家一起来守城!第三种就是蔺修观的意见,认为要快速干净的撤离萧关城,临走之前布置好陷阱,然后将还没有建成的萧关西城直接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然后撤回固原城,增加固原城中的力量,至于他自己,则绕过萧关城南下去谷蕲麻的身后继续执行自己的计策!” “这三个人的心思还不少呢!” 跟着梁声一起过来的卢牟坤鼻孔出气,一脸鄙夷的说道:“我看也就这位都资枚兄弟是真的为我们秦皇门好,剩下的两个家伙,一个贪生怕死,犹豫不决,一个只想着自己南下扰乱敌后的功劳,就不知道想想,那几十个人撤回来,就算是全部撤回来的话,对固原城的城防也是杯水车薪,可是在萧关城拦住了薛文皓的话,我们萧关城的东面至少是安全的,这要是薛文皓突破了萧关城,兵临固原城下,咱们连一个地方的安全都保证不了,那北面的贺兰会,西边的沙鬼门肯定跟着落井下石,到时候,这些隐患出现,他田锋俢是能够解决哪一个?” “卢兄弟说的对!” 站在梁声身后的伍威桉此时也忍不住说道:“就是应该按照都资枚兄弟说的,那个什么蔺修观扰乱敌后的事情就先别说了,就算是他真的有能耐将谷蕲麻的背后弄乱,好处也不是我们秦皇门的,倒是萧关城一丢,四边扰动,我们困守孤城,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呢!” “既然大家都这么觉得的话,那我就回信让他们全心全意防御萧关城,蔺修观也不用南下扰乱敌后了,直接守城算了!” 秦渊看到眼前兄弟们的意见这么一致,顿时点点头,站起身来,就准备将大家商量出来的意见发回去,一边的钱苏子也跟着站起身来,对着众人笑道:“既然大家都辛辛苦苦的过来了,就不要在折腾着回去了,我给大家安排好厢房,这距离天明的时间也不长了,大家赶紧休息吧!” “多谢城主夫人!” 对着颇为热情的钱苏子恭敬的答应着,众人纷纷跟着下人到厢房去休息,而钱苏子则悄无声息的跟着秦渊回到了房间中,对着正要回话的秦渊赶忙说道:“千万不要告诉蔺修观说他的计划被否定了,不然的话,这家伙肯定会心灰意冷的,万先让他在萧关城驻守两天,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让他按照他自己的节奏去做事吧,否则的话,我担心这个雄心勃勃的年轻人会从此一蹶不振!” “也是!” 听了钱苏子的话,秦渊默默点头,很是信服的说道:“这家伙在情场上已经是兵败如山倒了,如果在这件事情上再被打击,确实可能会扛不住!” 思虑得定,秦渊便匆匆的将电报发了出去,不多时,就传到了萧关城中,此时正在焦急等待命令的田锋俢守在电报机前面,看到秦渊终于把最终决定发了出来,赶忙上前,将上面的书信打开一看,顿时傻了眼精…… “哈哈哈哈,我就说嘛,秦门主果然是英明神武,决断高光啊!” 拿着田锋俢递到眼前的书信一看,都资枚顿时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有了秦渊的主动肯定,自己想要在秦皇门中更进一步的想法估计就要实现了! “好是好,可是这些建议都是你提的,现在你去执行吧,明天早上我要看到至少一百个壮丁过来帮忙守城,否则的话,我就说你没有办法完成自己的许诺,明白了吗?” 田锋俢冷冷的说着,双眼盯着眼前擅自给秦渊提方案的都资枚,心说你这不是给我找事的吗?不但老子可能战死在这萧关城上,而且还可能连累了跟着自己出来闯荡的兄弟们,当初自己要不是为了这些兄弟,田锋俢是断然不愿意来到形势险恶的萧关城下的! “当然!” 知道田锋俢是在责怪自己没有主动和他商量就把自己的想法写在电报上发给了秦门主,都资枚哈哈一笑,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很自然的说道:“如果不能用钱买了战士守卫我萧关城,都资枚愿意提头来见!” “提头来见就不必了,到时候萧关城破,你就自己去找秦门主忏悔去吧!” 田锋俢撇撇嘴,不满的看着眼前越发猖狂的都资枚,后者笑嘻嘻的点点头,转身对着一边沉思中的蔺修观说道:“修观兄弟啊,你看,秦门主已经授权我用你带来的钱粮布匹过去犒劳这些民工兄弟,到四周的村庄中拉壮丁了,你是不是通融通融啊?” “这些钱财都是秦门主交给在下的,本来就是秦门主的钱粮,哪有什么通融不通融的,都资枚兄弟你尽管拿着用就好,如果能用这笔钱买来萧关城的稳固,对我扰乱敌后的目标实施也是有莫大的帮助的,兄弟你尽管用!” 对着都资枚笑笑,蔺修观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不爽,看到蔺修观这么乖巧,高兴头上的都资枚自然是更加开心,拍拍蔺修观并不算宽阔的肩膀,都资枚开心的说道:“还是蔺兄弟你识大体,哥哥我这就去了,事不宜迟,我可不想让头上的脑袋扮家啊!” 说完,都资枚就在田锋俢满是怒意的眼睛注视下,拉着蔺修观飞奔下了楼,将蔺修观带来的钱粮拿出来,直接分给了昨晚上了城头还能活下来的民工们,一边的蔺修观看到这些民工喜笑颜开的样子,悄悄的对着身边的都资枚说道:“都兄弟啊,既然有人战死了,那就应该给他们的家人抚恤金,这样这些人才敢在城墙上为我们秦皇门卖命,我们也顺便借着给他们发抚恤金的由头让他们带着路去他们的村落中招收更多不怕死的壮士过来帮助我们秦皇门守城不是?” “看不出来啊,兄弟你这脑子是可以的啊!” 对着眼前的蔺修观赞赏的点点头,都资枚倒是没有多余的想法,直接按照蔺修观说的方法做了,这些原本还担心自己死了钱财就不见了的民工们顿时心下感动异常,大冷的冬天抬着自己兄弟们的尸体,冒着漫天的大学就带着都资枚到了附近的村落中,虽然夜半时分,但是这些村里面的人却毫不介意,听说竟然有这等好事,顿时携亲带友,夜半时分家家联络,再加上都资枚的不断忽悠,竟然在一个村落中就拉到了二十几名年轻的壮士去萧关城帮忙守城! 有了第一个村落的经验,都资枚到其他的地方那更是轻车熟路,白花花的银子撒下去,这些平日里都靠着劫掠过往孤身客商而出名的村落中,顿时冒出来了一大堆的壮士出来,虽然良莠不齐,但是却还是在天亮之前就积攒了将近二百人的队伍,加上原来的那一把夺多号的民工,萧关城的守卫力量顿时到了四百人的规模,也终于可以将萧关城的城墙依次排开站满了! “高,实在是高!” 看着这些拿着萧关城发放的武器,站在城墙上还有模有样的村民们,田锋俢的心中就算是对都资枚有再多的不满,看到这些活生生的人马,心中也是畅快异常,不断的对着身边的都资枚伸出大拇指夸奖,而一边的都资枚则直接搂住身边身体还颇为孱弱的蔺修观说道:“这都是蔺修观兄弟的主意,果然的,华夏人还是死生尤大啊,看到白花花的银子,也都甘愿卖命呢!” “嗯嗯!” 对着都资枚点点头,蔺修观看着这些热情似火的年轻村民们,心中却不知道为何,总是有种不详的感觉从眼前飘过…… (本章完)

  安德瑞对于秦渊身边围绕的那几个美女也是有些惊讶,不过随后却冷漠道:“莉莉丝醒了,她想见你。”

  

悖论h更新内容

  

  这次秦渊到没有将内力灌输进梁声身体之中,只是等他运转内力,驱逐了那些进入他身体的血色气息,然后将银针拔了出来。

展开更多
精品推荐
手机装机必备
更多
相关教程
热门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