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说色情图片家庭乱伦--

类型:ʱװ地区:老挝剧发布:2020-02-02

去香美多看看剧情介绍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去?” 宋威简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贺兰荣乐,后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坚定异常的摆手说道:“对,不去,告诉秦门主,有事情的话欢迎到青龙谷来商量,我贺兰荣乐好酒好菜备好,等着秦门主过来商讨大事,但是现在我青龙谷中也是事务繁忙,大部队前往定远城中,这两天也来了不少黄府禁卫军的人马,所以为了避免给秦门主造成不必要的误会,我觉得还是带在青龙谷当中比较妥当,毕竟如今这个场面,我要是不在这里坐镇的话,那些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闹起来的话,恐怕后果不看设想啊!” “兄弟?” 宋威简惊叫一声,猛然间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咽了口水说道:“贺兰会长您可要想明白了,这些人怎么会是您的兄弟呢?我们秦皇门几天前还在和i您联手抗击这些人的进攻,如今您就打算和他们称兄道弟了?那我们两家的盟约算是什么呢?” “临时文件!” 贺兰荣乐颇为鄙夷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宋威简,嘴上不无得意的说道:“你回去从秦门主的手中拿出那张盟约看看,当时我们两家共同抗击的敌人可是黄府禁卫军,如今他们的领头人祖崇涯已经死在了秦门主的剑下,祖秉慧也呆在南山别墅等着黄世子的惩罚,我这个人就是好心,收留了这些无家可归的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这样做可不违背盟约啊,如果他们当时愿意投降秦门主的话,我相信秦门主肯定会很开心的吧!” “开不开心不知道,总之,养虎为患这个道理,我宋威简还是懂的的!” 无语的看着眼前洋洋得意的贺兰荣乐,宋威简真的觉得自己这一趟简直是要完蛋了,不但任务达不成,估计还要把更大的坏消息告诉给在固原城中苦苦等待的秦门主呢! “是不是养虎为患,我贺兰荣乐自有分寸,不用你这个小东西来教训我!” 听了宋威简的话,贺兰荣乐顿时感觉自己被冒犯了,气呼呼的指着宋威简的鼻子,正要怒骂的时候,忽然看到宋威简的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再看看贺兰荣乐的样子,宋威简忽然拱手对着贺兰荣乐说道:“会长大人,您刚才是不是说您的主力都去了定远城?” “额……对啊……那里也很重要的!” 贺兰荣乐傻傻的看着眼前忽然脸色一变的宋威简,正好奇的时候,后者忽然低声问道:“那,领头的是不是孙威平兄弟啊?” “没……” 贺兰荣乐正要顺口答应,忽然看到眼前的宋威简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虽然稍纵即逝,但是贺兰荣乐还是看的真切! “没有!” 贺兰荣乐忽然想到了什么,坚定的对着宋威简摇头道:“孙威平……兄弟,你刚才叫孙威平什么?” “没,没什么……我们之前一起共过事,都给秦门主看过门,所以叫一声兄弟,也没啥吧?” 宋威简的脸上露出一股难堪的表情,看着眼前愕然的贺兰荣乐,也不管他想不想要去固原城参加和秦门主的会谈了,直接起身说道:“既然贺兰会长的心意已定,那小的就告辞了,告辞!” 说完,宋威简就打算离开贺兰荣乐的堂屋,后者微微一愣,直接对着身边的南宫儿吼道:“拿下!” “是!” 南宫儿娇喝一声,冲到门前,将宋威简的去路拦住,似乎是感觉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被自己泄露了出去,宋威简转过身来,一脸无奈的对着贺兰荣乐摆手道:“贺兰会长啊,您不打算去固原城的话,也让我回去复命啊,您这是打算干什么啊?” “干什么?你心里清楚!” 贺兰荣乐怒不可遏的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宋威简的面前,怒气冲冲的叫到:“你告诉我,孙威平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多少?” “什……什么事情,我就是和他之前在城主府当过守卫而已,之后就没怎么见过了,我不过叫了他一声兄弟,贺兰会长,你不会在怀疑他和我们主母大人单线联系吧?这绝不可能,你知道吧,孙威平兄弟的爷爷去世之后,他就颓废了很久,要不是我们主母大人去劝……” 宋威简正要说着,猛然间捂住自己的口鼻,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后者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本涨红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进而有些发紫,然后不等宋威简说什么,气急败坏的贺兰荣乐忽然张口一口鲜血喷出,颓然的倒在地上,口中喃喃说道:“这天下我还能相信谁?” “我的演技是不是太好了点?” 惊讶的看着面前出气长进气短的贺兰荣乐,宋威简一脸茫然的思索道,眼前的南宫儿赶紧将地上的贺兰荣乐扶起,然后回身一脸悲痛的看着宋威简说道:“宋公子,你看我家会长已经是这个样子的,您就先离开了,固原城恐怕是去不了了!” “好好好!” 知道自己确实给贺兰荣乐气得不轻,宋威简也没有推辞,赶忙出门骑上马,从青龙谷当中一路飞奔而出,到固原城去给秦渊报信去了,与此同时,贺兰荣乐的脸上也充满了哀伤,看着抚摸着自己脑袋的南宫儿,一行清泪从眼角流出,整个人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样,瘫软在地上,几乎和中风没有什么两样了! “会长,那只是宋威简的一面之言,未必不是出门前秦渊说出来比您就范的,您可要放宽心啊!” 南宫儿的眼角也挂着两滴泪水,满脸痛苦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努力将他从地上拖到凳子上,正准备招呼人进来将贺兰荣乐送到床上的时候,浑身发紫的贺兰荣乐猛然间撑着自己的身躯站起来,晃晃悠悠的对着南宫儿说道:“别,别去叫人,我身上的伤病我清楚,调养一下就好了,这个时候断然不能让人知道我的病情,不然的话,裴夫人是压不住青龙谷中的黄府禁卫军的!” “好!” 南宫儿一脸哀伤的看着贺兰荣乐,低声答应,正要扶着可怜巴巴的贺兰荣乐回到房中休息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禀告:“在下迟杉督,有要事前来禀告会长大人,不知道能进去吗?” “让他进来!” 贺兰荣乐无奈的看着身边的南宫儿,伸手将自己嘴角的鲜血,擦干净,然后看了看洒在红地毯上的红色鲜血,不以为意的说道:“没事的,这点小状况我还是能够应付的过去的!” “嗯嗯!” 对着贺兰荣乐点点头,南宫儿伸手拍拍贺兰荣乐的脸颊,让他脸部的淤血稍微放松一点,然后就扯开自己的衣衫,将自己的头发打乱,匆匆忙忙的答应一声,到门口捂着自己的衣服,给门外的迟杉督打开门! “额……”看着南宫儿衣衫不整的样子,迟杉督的脸色顿时有些变了,惊讶的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的贺兰荣乐,对着脸上微红的南宫儿低声说了声抱歉,然后进到屋里就准备给贺兰荣乐单膝行礼,贺兰荣乐慌忙挥手,对着迟杉督说道:“迟大人不用如此,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还不要紧!” “额,这个时候打扰会长大人的雅兴,真是抱歉!” 默默的站起身来,迟杉督的脸上也是一阵发烧,对着眼前的贺兰荣乐说道:“刚才我们一位兄弟从您的门前路过,听说您接见了秦皇门派来的使臣,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何地啊?” “已经被我打发走了!” 贺兰荣乐的脸上写满了不愉快,不爽的哼咛着说道:“那厮太过狂妄,竟然说我收留你们是养虎为患,我当时就一肚子火,直接让南宫儿将他赶走了事!” “啊,那……那就没事了!” 看着贺兰荣乐不爽的样子,迟杉督嘴角露出一丝讪笑,慌忙点头答应,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贺兰荣乐的房间。...... 看到迟杉督主动离开,贺兰荣乐的脸色终于垮了下来,让南宫儿撑着自己的身体进到房间里面休息,南宫儿紧接着就让人将地上有鲜血的地毯换掉了,整个青龙谷也开始下起了漫天的大雪,似乎就故意不让贺兰荣乐的病情好转! 披着一身的血花回到了大家议事的地方,举得自己打扰了贺兰荣乐和南宫儿的好事,迟杉督一脸怨怒的走到了放着火盆的房间中,对着眼前一众老兄弟说道:“都是你们,让我去面见贺兰会长,结果呢?竟然打扰了人家的好事,你们啊!” 说着,迟杉督就坐在了火盆旁边,伸手取暖,也是到这个时候,迟杉督才发现,身边的兄弟们都看着自己不吭声,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身上有鬼变成?” 迟杉督怒不可遏的哼哼着,身边的老兄弟们忽然伸手指着迟杉督的裤腿说道:“迟大哥,你这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血?” 迟杉督微微一愣,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众人,低头一看,只看到自己穿着的白色裤子上,确实出现了血迹,而且还是星星点点的一大片,自己刚才只是跪倒在了贺兰荣乐房间的地毯上,起来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异常,回来之后,才发现了这一点! “对啊,这血迹是怎么回事?老迟?” 一个辈分不小的头目好奇的看着迟杉督,后者愣了愣,然后拧着眉头说道:“难道……难道南宫儿姑娘是处女不成?” “啥意思?” 周围的众人好奇的看着迟杉督,眼神中都写满了疑惑,迟杉督这才缓缓说道:“我进去的时候,南宫儿姑娘是裹着衣裳给我开门的,虽然贺兰会长端坐在座位上,但是却没有站起来,当时我就是对着地毯跪了一下,然后问明贺兰会长已经将秦皇门派来额使者打发走了之后,我就回来了,当时真没发现这血迹呢……难道说,南宫儿姑娘和贺兰会长这是第一次?” “那也不能在地上做啊,太不检点了……” 一名年轻的头目酸酸的说道,眼中却充满了羡慕,似乎正在脑补当时的画面。 就在众人的表情松懈下来的时候,一个翻山越岭而来的黄府禁卫军,却把一个惊天的消息送到了众人的面前…… (本章完)。

为了要回自己的儿子,白发老人不得不跟着秦渊一起前往其他几宗。

安然心中一阵苦涩,女儿今年才四岁,正是最需要家人陪伴成长的年纪。

金刚的势绝对强大,这种手印的方式,更是能将势的运用,发展到极致。…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努力的睁大眼睛,蔺修观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微微的看着眼前的光亮,蔺修观刚要看看四周的情况,就听到一个颇为威严的声音传来:“你醒了?” “我渴了……” 蔺修观默默的摇摇头,无力的看着四周的情况,整个人的身体仿佛被人用重锤狠狠的敲击了一番一样,浑身没有一个地方是舒服的,整个人都是那样的难受,难受到了让蔺修观感觉生不如死的地步! “给他水!” 秦渊坐在蔺修观的病房前面,看着眼前醒来的蔺修观,很好奇这张英俊风流颇有点夜场高手风格的脸庞,为什么会是一个如此坚强的家伙,从蔺修观身上搜出来的文书秦渊也已经看了,虽然因为是大武师的身躯,恢复的很快,但是秦渊同时也痛苦的发现,自己和传说中一样,重新恢复到了九阶武师的水准,而且身前仿佛有一堵墙一样,无论如何都跨不过去! “您是?” 喝完了护士送来的水,蔺修观坐直身体,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淡淡一笑,说道:“我就是秦渊,你这次来想要见到的人!” “啊?是秦门主啊……” 蔺修观激动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秦渊,紧接着眉头一皱,摸了摸自己的身上,苦笑道:“既然是秦门主,那那封文书秦门主应该已经看到了吧!” “看到了,写的很不错!” 秦渊淡然一笑,并没有很激动的样子,这让蔺修观感到一点尴尬,然后他对着秦渊说道:“秦门主,既然看到了那封文书,您应该知道我是冒着多大的风险前来送信的吧,不过我这个人最近的运气不大好,老是厄运相伴,希望能够从秦门主这边吸收点好运气吧。..” 说着,蔺修观就苦笑了两声,发现面前的秦渊竟然毫无反应,不觉一阵尴尬,抬头起来,只看到秦渊的眼睛如同黑夜中的闪电一样的命令,狠狠的盯着自己的眼睛,蔺修观很快就感受到了一阵难以抗拒的压迫感,然后对着秦渊颤抖着说道:“我可不是耀州城派来的间谍啊,秦门主,如果真的是间谍的话,我用得着差点没了命吗?当时的情况城墙上的兄弟应该也看到了,要是晚了几步,估计我就死在了沙鬼门的刀下了!” “这倒是真的!” 秦渊缓缓的点点头,换了个坐姿说道:“可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祖崇涯刚刚到了南山别墅,就主动投靠过去的人呢?难道就因为祖秉慧他们失败了,你就对我秦皇门产生了忠心?如果是这样的话,先生的行事风格,在下实在是不敢恭维啊!” “不!不是这样的!” 蔺修观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激动的说道:“我是走投无路了才会前来投奔秦门主的啊,我的家人被人威胁,我更是被陈悟冶那个老混蛋逼着要去陇城和华亭面见华亭涧山宗的宗主谷蕲麻,而且当时那个老东西就威胁如果我不去的话,三天后秦门主如果南下耀州城,就用我的家人来拖延秦门主进攻的时间!” “我什么时候打算进攻耀州城了?” 秦渊惊讶的看着蔺修观,很是无语的摆摆手,苦笑道:“别说三天了,就是三个月,我秦皇门能不能恢复元气我都不知道,他们竟然觉得我要进攻耀州城,你们这帮生意人啊,总是未雨绸缪,这也太夸张了点了吧,对了……你刚才说陈悟冶?是不是那个当过米和玉老师的老东西啊?须发皆白,很有点鹤发童颜的样子的老东西啊?” “对对对,就是他!” 蔺修观一脸怒容的说道:“那老东西听说祖公子……不是,祖秉慧父子在您这里吃了败仗之后,二话不说,当天早上就坐着马车,冲到了金城,在金城也不知道怎么忽悠黄世子的,竟然拿到了这个东西,意思就是说,让华亭的涧山宗的人马趁着秦皇门如今孱弱不堪,一举击溃,当然了,为了让涧山宗的人不对这次的行动有所顾忌,这个老东西就打算让我把这个东西带到华亭去,我当时不愿意,他就用我的家人威胁我,所以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就决定前来固原城投靠秦门主,当然了,路上不幸遇上了沙鬼门的人马,我撂下马车,骑着两匹马冲到东岸和对方一路赛跑,结果两匹马在路上逃了一匹,另一匹马也在壕沟前面被地上的枪头扎中了蹄子,就把我甩到了地上,要不是城墙上的兄弟们反应及时,我这条命肯定是没了!” “好吧,看不出来,这个老东西还挺反感我的……” 秦渊默默点头,暂时认同了蔺修观的话,后者赶忙点头,对着秦渊恶狠狠的说道:“这个老东西平日里不显山不漏水,结果却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控制了耀州城绝大多数的地产和钱粮,我们发现这一刻的时候,已经晚了,所以贤人会议现在名存实亡,整个耀州城的商人们都去巴结他老人家,我当时希望靠在祖崇涯身上,也是为了能够从这个老东西的魔爪中逃出来,毕竟他有米和玉米王府的势力在,我们这些小门小姓,还真的不够看呢!” “好了,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我会让人去耀州城将你的家人接过来的,外面的沙鬼门还在围城,我先去看看,你不用多想,既然能够舍生忘死的为我秦皇门躲过一场大劫立下头功,你以后的日子不用担心!” 秦渊淡然一笑,安慰了蔺修观两句,然后就起身离开了蔺修观的病房,后者激动的看着眼前的秦渊,猛地点点头,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撕裂一样疼痛,然后就躺在了地上,默默的看着窗边站着的美丽护士。闪舞小说网.. 从蔺修观的病房当中走出来,身体还在恢复当中的秦渊很快上到了城楼上面,看着不少主动前来帮忙的百姓,秦渊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些平素以狡诈著称的百姓能够主动上到城墙上帮忙,说明他们已经相信了秦皇门的实力和保卫他们的能力,秦渊对这种行为自然是给予鼓励,到了城楼下,在卫宣、甄震还有卢牟坤的簇拥下,秦渊望着城下四里开外驻扎的沙鬼门,嘴角露出森森冷笑,对着身边的卫宣说道:“你卫宣手下的部队不就是在定远城准备对付沙鬼门的吗?既然对方来到咱们家门口了,你是不是应该招待一番啊?” “老卫我早就等不及了!” 旧伤初愈的卫宣咧嘴大笑,摩拳擦掌的看着城墙下面的沙鬼门骑兵,对着身边的卢牟坤说道:“带着兄弟们下去,让他们看看我们的枪阵训练的怎么样了?不就是一群骑着马的乌合之众吗,我们今天中午吃马肉!” “是!” 听到卫宣斗志昂扬的话语,卢牟坤立刻下了城楼,将早就摆在城门前面的二百名定远城枪盾手集合起来,然后迈着整齐的步伐,从城墙下面走了出来,然后在对方惊异的目光中,排列着整齐的队伍,向前走去,除了队列的整齐之外,定远枪盾手最大的特征就是他们手中长长的大枪,和黄府禁卫军随时可以扔下来,拔出腰间的长刀作战不同,定远城枪盾手只有手中的长枪和钢盾,如果放弃这两样武器,他们将会没有任何依仗,所以这就造成了他们必须要和自己的同伴紧密结合在一起,才能够形成战斗力的情况! “一丈长的枪头,你这个疯子!” 看着枪盾手手中的长枪,秦渊有些惊讶的看着身边的卫宣,后者咧嘴一笑,对着秦渊满不在乎的说道:“对付骑兵,只能用长枪和弓箭,弓箭的杀伤能力太差,所以还是用长枪为好,而且只要能够和骑兵拉来距离,停下脚步的骑兵就是等着死的猎物罢了,只可惜啊,我们定远城训练出来的枪盾手竟然要在固原城才能够遇到进犯的沙鬼门骑兵,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讽刺呢!” “别想那么多了,我们迟早会拿回定远城的,现在只是权宜之计罢了!” 秦渊淡然一笑,望着已经趋近于对方阵线前面的枪盾手,一排排的弓箭从天上落下来,饶是枪兵努力遮挡,也有倒霉鬼被射中咽喉,当场断命,但是和其他的军队不同,卢牟坤带领的枪盾手对于这种事情似乎司空见惯,一点反应都没有,也没有加速冲到对方的阵前,只是一个劲儿的迈步前行,如同散步一般! “给我杀!” 看到弓箭的功能不大,阵前指挥的穆洛柯大吼一声,两翼的骑兵就冲了出去,想要绕道枪盾手的背后攻击,结果刚刚从阵中冲出来,这些骑兵就听到城墙上传来一阵“簌簌簌”的声音,不等他们绕道枪盾手的后方,十二架紧急运过来的弓弩车已经将十二杆巨大的弩枪从城墙上发射了出去,顿时贯穿了十二名骑兵的身躯,将他们从马背上射下来,然后死死的钉在地上…… (本章完)

 禁卫军将领的铠甲,更是可以抵抗皇者之下的所有攻击!”

“没错,这就是旅馆,而且是我的旅馆!”的缝隙,从刚刚打开的千斤重闸的缝隙间,缩着脑袋钻了进去,望着前面空荡荡的瓮城侧门,众人不等颜枰封发话,已经如同饿狼一样扑了上去,争分夺秒的冲向瓮城两侧的大门!

 “你来干什么?” 听到守卫禀告邓德伍竟然又来了,心情极度低沉的路辉伽转过身来,盘腿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看着眼前从帐外走进来的邓德伍,脸上的表情仿佛冰冻的河川一样,苍白中透着怒火! “没……没什么,就是请您还给我那匹枣红马……” 邓德伍一脸紧张的看着眼前怒意十足的路辉伽,虽然脸上的表情已经表现出他内心的极度胆怯,但是对于自己枣红马的价值,这位不要命的涧山宗堂主似乎还是更在乎! “……带他去马厩领一匹马!想要哪匹就给他哪匹,别他妈再让这个王八蛋来烦我了!”对着帐外的守卫大吼一声,路辉伽的怒火顿时窜了起来,从地上站起身来,挥舞着拳头就要对着邓德伍砸过去,后者乖乖点头,逃一样的从帐中出来,回身对着路辉伽的营帐啐了一口,刚一转身,一个斗 大的拳头就砸在了他的面门上! “哎呦!” 邓德伍惨叫一声,顿时跌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捂着自己已经发青的眼睛,邓德伍用自己的另一只眼看着眼前的人,只看到这人一身钢甲穿在身上,看样子应该是路辉伽营中的一名守卫之类的! “你他娘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知道我是谁吗?”对着那人大叫一声,邓德伍猛然间从地上站起来,刚要对着这名年纪不大的守卫摆摆威风的时候,就听到那守卫冷喝一声,对着邓德伍的胸口就是一脚,一脚把邓德伍踹飞到了空中,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冰 冷如钢铁一般的地面上! “你他娘……” 邓德伍还要继续大骂,却忽然看到一把寒光粼粼的匕首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匕首上面的纹路仿佛一条条狰狞的毒蛇一般,让邓德伍的骂声戛然而止,只留下眼中无比的惊恐和愕然! “英雄您是?”邓德伍躺在地上,浑身如同一个被油炸过的大虾一样,弓着背躺在地上,拿着匕首的守卫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邓德伍,将自己的匕首更加靠近了邓德伍的脖子,然后用阴测测的语气说道:“你为什么当时不帮 助我们进攻秦皇门的战阵?说!你是不是秦皇门的间谍?” “怎么可能?”邓德伍浑身颤抖着看着眼前的守卫,哭丧着脸,一副冤枉透顶的样子,对着眼前的守卫说道:“这怎么可能呢?我可是谷宗主一手提拔上来的人,之前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秦皇门这个名字,怎么可能会和秦皇门的热沆瀣一气呢?我绝对对于谷宗主是忠心耿耿啊,只是当时副宗主大人正在气头上,我担心我的人马冲上去之后,不但打不穿对面的攻击,反而会被对面的秦皇门缠住,如果他们从北门忽然开出来一支军队的话,我们就会被前后夹击,上下攻击,无处遁形啊,所以我是带着人马去看看北城门上有没有动静,然后就回到军营去找谷宗主来救援了,我真的和秦皇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啊,您可要看清楚事 实啊!” “那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坑害我们副宗主大人呢?” 那守卫的眼角动了动,看着已经被自己用拳头把其中一只眼睛打得乌青的邓德伍,眼中怀疑的神情终于少了不少,不过手中的匕首还是放在了邓德伍的面前,一副随时可能宰了他的样子! “这个……也是冤枉啊……”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守卫,邓德伍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一阵发凉,这都半天了,营帐中的路辉伽都没有出面制止这个混蛋对自己的死亡威胁,不用看,这个家伙一定是路辉伽派出来的!这么想着,邓德伍的眼神也变得更加的复杂起来,看着眼前一副义愤填膺样子的守卫,邓德伍微微叹了一口气,默默的说道:“不是我坑害的副宗主大人啊,是我们的宗主大人对这营中的人马不放心……所以才会和我们副宗主大人演双簧的,当然了,这只是我的判断,否则的话,为什么副宗主大人对于手下人被宗主大人一声令下全部宰掉的事情不闻不问?不是说好了的,谁信啊?当然了,小哥,这也就是 我对你说说,你可千万不要说这是我说的啊?” “难道这一切都不是你从中作梗的?”那守卫的眼神晃动了一下,原本笃定的神情也变得犹豫起来,邓德伍看着他那双疑问重重的眼睛,猛然间将双手放在胸前,一把推开了眼前的守卫,然后站起身来,也不对着这名守卫反击,一个反冲锋冲到了马厩,然后二话不说,跳上一匹黑色的宝马就从马厩冲了出来,那守卫被这么一推,顿时蒙了,赶忙冲上去追赶邓德伍,但是身手如同猴子一样敏捷的邓德伍却没有给他追上来的机会,一鞭子打在马 屁股上,眼看就要冲出了路辉伽的营中了! “去死!”对着跑远的邓德伍大叫一声,那守卫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大吼着将手中的匕首对着远处的邓德伍扔了过去,正在马背上疯狂拍打马屁股的邓德伍猝不及防,猛然间感到脊背处一疼,然后大叫一声,险些 摔下马来,但是不知道是自己的求生太强还是因为这匕首的扎进去的深度不够,总之邓德伍的身体摇晃了一会儿,紧接着就控制好了身体,骑着马儿冲向城南的谷蕲麻军的军营处!一路狂奔,趴在马背上的邓德伍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散架的时候,总算是遇到了一队沙鬼门的巡逻队,那些人看到邓德伍身上的衣衫,顿时明白邓德伍的身份不一般,随后就将已经奄奄一息的邓德伍带入到了自己的军营当中,然后用土办法将匕首拔下来,简单的给邓德伍止了血,正在用绷带包扎伤口的时候,这个军营的上司终于出现在了邓德伍的面前,看着邓德伍奄奄一息的样子,陈凤欣的嘴角闪过一 丝狞笑,走上前来,从手下医官的手中接过绷带,亲自给邓德伍的伤口进行包扎! “啊,好香……”问着陈凤欣身上特有的体香,邓德伍的脸上忽然泛起了一阵红晕,仿佛一个小学生被自己亲爱的大姐姐拥抱了一样,陈凤欣闻言一笑,将邓德伍的伤口小心的包扎好,然后就对着躺在床上的邓德伍问道:“ 在下陈凤欣,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啊?” “原来是陈副门主啊!” 听到陈凤欣的名字,邓德伍的脸色顿时一阵尴尬,虽然陈凤欣的体香确实让人魂牵梦绕,但是这位小妮子的名声也实在是太差了一点,让邓德伍都听了感到一阵恶寒。 “嗯嗯,正是在下,不知道阁下是?” 陈凤欣看着邓德伍有些愕然的脸色,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还是带着浅浅的笑容,恭敬的看着眼前的邓德伍。 “啊,我是邓德伍,刚刚从路辉伽副宗主的营地当中出来,被一名刺客袭击了,多谢陈副门主的搭救,不然的话,小人的性命可就堪忧了!”邓德伍淡淡的说着,话听到陈凤欣的耳朵里面,却是另外一番滋味:“哦?刺客?不知道那刺客是谁啊?竟然敢公然行刺谷宗主最信任的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是在涧山宗副宗主的营地当中行刺您 ,不知道副宗主大人是怎么让您一个人这样狼狈的逃出来的?” “额……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知道家丑不可外扬,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尴尬,挣扎着想要从位置上坐起来,眼前的陈凤欣看了,赶忙上去将邓德伍的身体扶起来,然后一脸好奇的说道:“邓堂主,您这个样子还打算去谷宗主的帐中禀告 吗?这伤口要是忽然开裂的话,那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啊,您就算是再忠心耿耿,这条命也要好好的留着,继续辅助谷宗主啊!” “没办法,这件事情我不亲自去,给谷宗主说不清楚的……” 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尴尬,看着眼前一脸关切的陈凤欣,摆摆手说道:“这事情都是我们涧山宗自己的事情,陈副门主就不用操心了!” “既然您这么坚持,那我就让人找一辆马车送回去吧,这一路颠簸,伤口再开裂的话,您的性命可就不保了啊!”陈凤欣微笑着对邓德伍说着,后者的脸上写满了尴尬,想要阻止陈凤欣的好意,却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由着陈凤欣指挥着身边的人,将邓德伍的床铺直接搬上了一辆马车,然后亲自带着人马,将邓德 伍送到谷蕲麻军的军营前面了事!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邓德伍竟然被人抬了进来,正在帐中和沙鬼门的门主穆洛柯虚与委蛇的谷蕲麻一脸愕然,而正在喝酒的穆洛柯也疑惑的看着跟着进来的陈凤欣,张嘴问道:“凤欣?这邓堂主是怎么回事啊?”

“啊?”



现在华夏境内就是那块可怜的地方,这里禁止身体交易,就好像是缺少食物,所以于情于理那个孩子都不该诞生。

想通了这一节,秦渊兴奋的难以自持,当即冲进了雨幕之中。



“没什么,待客之道而已,并不表明我对黄王府的态度发生了任何的改变,我只是忽然觉得,尽人事听天命这句话很有意思,以后打算实施一下!”

“什么!”

详情

猜你喜欢

男主整天叫女主宝宝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