灶台对着厨房门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25

灶台对着厨房门剧情介绍

好像是一锅白开水一样,如果那液体不是红色的话。。





…

此时秦渊上衣是一件灰白相间的条纹衬衣,下身是一条黑色西装裤,脚下则是一双深褐色的运动鞋,这样的穿扮的确很休闲,但是怎么看都觉得怎么不合适。

幸好秦渊之前留着苏红绫的电话,他急忙拿出手机拨了过去。

 白雪皑皑的山岭出现在眼前,奉命再次回到青龙谷的路德韬却勒紧了手中的缰绳,让胯下的宝马停下来,看着不远处的青龙谷,路德韬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愧疚:“兄弟们,真是对不起了,我也是为了你们 好啊!”路德韬自顾自的说着,猛然间将手中的马鞭对着身下的大黑马拍了一下,顿时,马儿吃疼大叫,飞奔起来,转瞬间就越过了眼前低矮的山岭,然后进入到了青龙谷的后山处,从后山慢慢的牵着马下来,路德韬将自己的手中的缰绳绑在了一根大腿粗西的松树树干上,然后紧了紧身上的衣衫,慢慢的下到了山谷当中,然后沿着一排房屋向前走去,不多时,就到了自己曾经经常去的小屋子前面,此时的屋中洋 溢着美食的味道。闪舞小说网..用鼻子嗅着屋子里面飘出来的肉香味,路德韬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妙的神色,从窗户外朝着里面看去,小屋子里灯火通明,迟杉督正在跟着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一起吃着烤肉喝着小酒,场面虽然沉寂了不少 ,但是看得出来,迟杉督等人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来来来,赶紧给我满上,今天说好了,不醉不归啊!”迟杉督笑呵呵的对着身边几个还没有倒下的酒友说这话,嘴边的油水已经将他浓密的胡须染得发亮,虽然夜已经深了,但是刚刚被贺兰荣乐任命为贺兰会堂主的迟杉督却感觉意犹未尽,自己心中的喜悦还 没有彻底的发泄出来! “好的,迟堂主!”两名还没有倒下的黄府禁卫军开心的将手中的酒杯端起来,恭敬的对着迟杉督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后开心的咧开嘴,将杯中的酒水倒入嘴中,虽然这些苦涩的酒水很快就被他们从嘴中流淌了出来,但 是迟杉督的心情还是同样的开心,将酒杯端起来,正要喝的时候,恍惚间,一个人影似乎出现在了迟杉督的酒杯上! “谁!” 迟杉督猛然间大叫一声,想要从座位上站起来,却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沉,整个人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连带着间屁股下面的板凳也压在了身下! “是我啊,老迟!”路德韬有些拘束的出现在房门口,呼呼的冷风顿时刮进了房中,原本已经沉睡过去的众人顿时被冷风冻得醒了过来,抬眼看着站在门口的路德韬,众人都晃着脑袋,口中喃喃的说道:“醉了,醉了,这路德 韬都出来了,看来我真是喝高了!” “各位兄弟,我是真人啊!我是路德韬!” 将脚下的雪花跺了跺,路德韬转身将门关上,看着眼前一帮曾经的好兄弟,心中顿时无限怅然,咧着嘴苦笑道:“我真的是路德韬啊,我是奉命过来找你们去涧山宗的营中效力的!” “啥?”迟杉督晃着身体,努力的将自己的脑袋对准了门前的路德韬,浑身冒着酒气,大口的呼吸着,打着哈欠说道:“你说啥?让我们去涧山宗的营地里面效力?你放屁!你哥哥就认识你这个当弟弟的,我们这些 王八蛋才不能入了他的法眼呢!你赶紧滚蛋,这是我们贺兰会的地盘,你要是再敢纠缠,我这个当堂主的第一个灭了你,你信不信?” “老迟,别说胡话了,在贺兰会有什么好的?”路德韬看着眼前半天还没办法从地上站起来的迟杉督,一脸嫌弃的说道:“这贺兰会要什么没什么,你们还是跟我走吧……算了,看你们这个醉生梦死的样子,估计现在还不清醒,你们先睡吧,我也在这里 窝一会儿,反正我也是连夜赶路赶了过来,你们的事情我明天早上再和你们说,啊!”说完,路德韬就准备靠在角落里休息一会儿,一边的迟杉督闻言一愣,看了看已经重新数睡过去的众人,忽然一股怒火从心头泛起,努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躯从地上站起来,迟杉督猛然间扑到路德韬的面前,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个王八蛋,你当我们是你们家的洗脚丫鬟啊,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们就是坨屎,也不会跟着你路德韬去涧山宗吃人家的瓜落的,你赶紧滚蛋,我是贺兰会的堂主,我说不让你在 这里呆着,你就不准在这里呆着,听明白了吗?”说着,迟杉督还对着眼前的路德韬打了一个饱嗝,一股浓重的,夹杂着酒气和肉味的腥气顿时从迟杉督的口中冒出,弄的眼前的路德韬一阵恶心:“迟杉督!你看清楚了,老子是路德韬,不是你老婆,想要恶心我滚一边去,你说你是贺兰会的堂主我也认了,贺兰会就这仨瓜俩枣的,你一个小小的堂主算个屁,我要带着兄弟们奔更好的前程,你愿意在这里呆着那是你自己不求上进,和我们没关系,你滚一边 去!” 说着,路德韬就一把推开了眼前醉眼惺忪的迟杉督,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裳,蹲在角落里,靠着墙就准备睡去。闪舞小说网....“你个王八蛋,在黄王府的时候你就看不起我迟杉督,背地里说我是个没卵蛋的家伙,你当我不知道?现在跑去给你看不起的哥哥当手下,做打手,你还来劲儿了是不是?也不看看你走的时候,有人搭理你 没有?别人不想理你,你还觉得自己挺厉害的不是?” 迟杉督被推在地上,怒气冲冲的对着路德韬大叫着,后者闻言脸色一变,瞪了一眼迟杉督,后者脸色变了变,顿时闭上了嘴。 “废物!”看到自己一个眼神就让迟杉督怂了,路德韬的嘴角泛起一丝鄙夷,微微闭上眼睛准备休息,那边恍恍惚惚站起身来的迟杉督仿佛清醒了不少,看着蹲在墙角开始休息的路德韬,一股深深的恐惧感忽然从迟杉督的身体里面传来:“这货儿如此难缠,明天我手下的兄弟们要是被这个王八蛋三言两语给说动了心思,都从贺兰会跑了出去,那我岂不是成了个光杆司令了?到时候在贺兰会里面又该怎么混呢?难道去 跟着龙萍儿那个娘们手底下当小卒子?” 迟杉督这样思索着,低头看了看四周的同伴,大家都鼾声大起,已经睡着去了,只有房间中那个火炉还在不断的冒着火苗里面烧红的碳火仿佛在呼唤着迷茫的迟杉督一般! “娘的,你过来找我的麻烦,我就先把你这个麻烦解决了!”迟杉督的心中一狠,猛然间将地上的用来通火苗的铁棍拿了起来,然后晃晃悠悠的走到火炉边上,将手中的铁棍放在火炉当中烧着,手中的铁棍顿时热了起来,很快就有一股刺痛从迟杉督的手心传来,后 者默默的看着眼前烧得通红的火炉,被铁棍烫伤的手掌仿佛没有了知觉一样,不断的被加热中的铁棍撩起一层层的皮肉! “干他娘的!”看着眼前已经被火炉烧的发红的铁棍,迟杉督丝毫感觉不到自己的手心已经被铁棍烫处了一道疤痕,握着手中的铁棍,将它从火炉当中拔出来,看着尖端翠红色的样子,迟杉督转过身来,慢慢的走到已经 沉睡过去的路德韬的面前。 这几步路虽然很短,但是迟杉督却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走得最清醒的一段路,站在沉睡过去的路德韬的面前,迟杉督将自己手中烧红的铁棍拿起来,慢慢的靠近路德韬的身躯。 “什么东西?” 感受着忽然而至的热量,路德韬猛然间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发红的铁棍,脸色一变,正要站起来的时候,眼前的迟杉督忽然大吼一声:“路德韬!” “啊?” “去死!”迟杉督大叫一声,猛然间将手中的铁棍对着路德韬的脖子捅了下去,如同一根签子扎入了豆腐一样,烧红的铁棍转瞬间就刺穿了路德韬的喉咙,剧烈的疼痛感顿时让路德韬疼的大叫,浑身如同触电了一样乱动,双手死死的握住眼前的铁棍,路德韬的眼睛瞪得溜圆,看着手中冒着热气的铁棍,虽然很想把它抽出来,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精神的迟钝伴随着力量的流逝,路德韬的鲜血很快将喉咙中的铁棍降 温下来,而意识此时已经离开了路德韬的身躯! “怎么回事?” 被路德韬的大叫声惊醒,屋子里面的众人纷纷站立起来,看着站在角落的迟杉督,众人的眼中竟是惊骇! “我把路德韬杀了!”迟杉督平静的回应着,转过身来,目光漠然的看着眼前惊愕的众人,淡淡的说道:“兄弟们,我们回不去了,黄世杰不会原谅我们,祖秉慧无力庇护我们,如今涧山宗也断然饶不了我们的,兄弟们,跟着我 迟杉督干吧,我迟杉督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我迟杉督一定会让那些抛弃我们的混蛋付出代价的!”说完,迟杉督就把自己被烫的鲜血横流的手掌摊开,淡然的说道:“这就是明证!”

不过问题就在于,值得信任的人很少。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景卫田的口中得知了谷蕲麻的来头不小,贺兰荣乐顿时陷入到了一丝窘困当中,虽然有心想要和谷蕲麻联合起来,一起将固原城中的秦皇门拿下,但是想想谷蕲麻背后深厚的背景,还有此前自己已经和黄世杰结下的仇怨,无论如何弥补,想要搭上同时有黄王府和米王府两家加成的谷蕲麻这条线,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且到最后到底能够得到多少的好处也说不上来,所以贺兰荣乐最后还是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看看秦渊带领的秦皇门到底能够将固原城守成什么样子再做打算。.. 大方向上决定按兵不动,小方向上,贺兰荣乐却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难题,面前的景卫田到底怎么处理,就成了一个最要面对的棘手问题! “先把他带下去,我和南宫儿商量商量再说怎么处理吧!” 看着景卫田眼中的渴望,贺兰荣乐却还是有些犹豫,挥挥手让北琴儿将他带走,然后就关上门窗,略带着咳漱对南宫儿说道:“这景卫田说的到底是实话还是假话?如果是实话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个家伙呢?长时间没有人回信的话,迟杉督那些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发觉不对,可能也是我青龙谷的一场动乱啊!” “在下相信他说的是实话,毕竟路德韬和他哥哥的事情,不是自己人断然是不会知道的,既然连这种事情他都和我们说了,想来归顺的意思也很明显,会长不如顺水推舟,让景卫田继续去给迟杉督他们当斥候,好好的打探一番固原城的情况,一来也不容易让迟杉督路德韬等人觉得不对劲儿,二来还可以让我们全盘掌握固原城和黄王府残兵们的动态,对我们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属下觉得,放了他就是了!” 南宫儿看着犹豫不决的贺兰荣乐,心中略略闪过一丝悲哀,总是到关键时刻掉链子,贺兰荣乐犹豫不决的性格,真的是让人感觉有些难受! “既然如此,那就让北琴儿监视着他去做这些事情吧,我觉得他坦白的太明显了,多少也有些不对劲儿!” 对着南宫儿点点头,贺兰荣乐摆摆手,轻轻的咳漱了几句,就把这家事情交给了南宫儿处理,后者闻言点点头,然后就扶着贺兰荣乐躺在了床上休息,自己出了门,去找北琴儿去了! “会长怎么说?” 看到南宫儿这么快救过来了,刚刚将景卫田安置在自己的住所中,北琴儿还有些惊讶,以往来说,贺兰荣乐断然是不会有这样高的效率的,拖拖拉拉,犹豫不决,才是贺兰荣乐的习惯! “会长说将他放了,继续给迟杉督、路德韬他们报信!” 南宫儿看着屋里面静坐中的景卫田,一脸大义凌然的说着,北琴儿闻言一愣,愕然道:“没有别的说的?” “没有!” 南宫儿坚定的点点头,对着北琴儿催促道:“让他快点去固原城吧,现在耽误的时间越长,恐怕迟杉督、路德韬那边的怀疑也就越深!” “好!” 看到南宫儿一脸正经的样子,北琴儿点点头,挥手就把景卫田的刀枪和弓箭,以及坐骑都还给了他,然后让他从小路翻过青龙谷旁边的青龙山,往固原城方向去了,看着景卫田走远了,南宫儿才叫住北琴儿说道:“会长还说让你监视着这个家伙,以防异动!” “额……”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南宫儿,北琴儿有些不悦的说道:“我刚刚从朔州城回来,就要去固原城监视这个家伙?你们也真是不嫌累着我啊,我还有事情想要找贺兰会长汇报呢,怎么?你帮我转达一下?” “没问题!” 对着北琴儿笑笑,南宫儿有些不放心的说道:“让你监视他其实就是个意思,不要让他发现了才好,到时候你就说你也是去刺探固原城情况的就好,不要让这位兄弟心生疑窦,到时候两边都不好看!” “额……这是你说的还是贺兰会长说的?” 北琴儿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同伴,撇着嘴说道:“这又要监视人家,又不希望人家知道,这雪地的马蹄印且不说能不能发现,而且然急肮是个斥候出身,被跟踪监视了还不知道,那也是个废物,要他干什么?”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不是号称踏雪无痕吗?别废话了,赶紧去把,这时间已经有点晚了,朔州城那边有什么情况需要我给贺兰会长转达的,现在就说吧!” 南宫儿摆摆手,对于北琴儿的吐槽并不在意,好奇的问道,对面的北琴儿点点头,将一封书信交给了南宫儿:“给吧,这是李刺使让我转交给咱们会长大人的,你直接拿过去就行了,反正我的信使算是传到了,你可不要耽误的了事情!” 说完,北琴儿就骑上自己最喜欢的宝马良驹,踏着景卫田刚刚走的道路,朝着固原城的方向进发,而南宫儿则带着这封书信直接回到了贺兰荣乐的房间当中,将书信原封不动的交给了贺兰荣乐,拿着书信,看着上面的火漆还没有被打开,贺兰荣乐默默的点点头,然后打开来看了一眼,顿时疑惑道:“这李平举转了性了?竟然希望我们不要出手联合谷蕲麻和秦皇门对抗?要说之前最恨秦皇门的,除了黄王府的人,恐怕就是他李平举了吧,连刺史府都被秦渊占据了,现在竟然劝说我们按耐住心性等着?” “属下不知……” 根本没看过眼前的书信,南宫儿自然不知道书信当中写的到底是什么,这边的贺兰荣乐倒也没有遮掩,直接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眼前的小秘书,后者拿起来一看,草草几句,都是废话,然后说的就是贺兰荣乐刚才说的意思,全部书信的内容就是这些了! “既然李刺使交代,想来是得到了什么消息,秦皇门既然能够坚持到现在,肯定也有助力所在,我们等等就好!” 南宫儿默默点头,将书信还给了眼前的贺兰荣乐,后者点头答应,有些不悦的说道:“只可惜啊,能够挑动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这秦皇门就自己和谷蕲麻打个你死我活吧!” 这边的贺兰荣乐选择了按兵不动,固原城中的秦渊却没有觉得腹背受敌的可能性会减少,听着宋威简不断送来的报告,秦渊的脸上也越发的凝重:“看来很多人都在打探我们固原城的虚实啊,这四处都是斥候的踪迹,连分辨哪家是哪家的都困难,如果我们在这里坚持不住的话,估计这群饿狼就会上来给我们生吞活剥了!” 将一份份的报告放在手边,秦渊已经看了一个小时的各种汇报,满脑子都是各种奇怪的信息,却唯独没有收到萧关城附近的情况报告! “没事的,这种时候常有,打猎的猎人都知道,一旦前方出现猎物,猎狗出动的时候,那些秃鹰野狼也会在如影随形的,就看看到底是我们秦皇门是猎物还是对面的谷蕲麻是猎物了!” 一旁的钱庄柯淡然一笑,对于眼前的这些事情并不以为然,一边的钱苏子瞪了一眼重伤在身还要出来的钱庄柯,有些叹气的说道:“这谷蕲麻劳师远征,我们要是能够在他的背后及时来一下突然袭击的话,或许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只可惜啊,这家伙距离我们固原城实在是太远了,就算是派出一些人到了他谷蕲麻的背后偷袭,我们想要得手后全身而退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到时候谷蕲麻能不能收到情况几时回去,也很难说的呢!” “万一我们秦皇门的兄弟们表现的太好,把谷蕲麻的老巢都端掉了,这家伙恐怕也只会攻击固原城攻击的更狠吧!” 站在一边握着双面开山斧的卫宣默默的说道,一番话引来堂中无数人苦笑连连,这个时候的秦皇门连自保的能力都不大,想要奇袭谷蕲麻的身后,而且还把对方的老巢端了,简直是天方夜谭! “也不是没有机会……” 已经痊愈的蔺修观猛然间抬起头来,发白的脸颊上挂满了深沉,虽然刚刚经历过异常不大不小的感情风波,但是蔺修观还是表现出了商人重利轻别离的胸襟,默认秦渊将自己有不伦之恋嫌疑的小舅子和老婆软禁起来! “哦?说来听听!” 身边都是一大群的大老粗,除了钱苏子,很少又能够主动提建议的人出来,秦渊虽然没有对战场都不敢上的蔺修观抱多大的希望,但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秦渊还是很认真的想要听取他的意见! “既然我们不能够威胁谷蕲麻的后方,那肯定会有他的仇家和敌人会去威胁谷蕲麻的后方的,我们只要主动联系联系,没准儿就能够找到这样的人,固原城现在的人手虽然不足,但是钱粮在吴财长的整治之下,可谓丰足,为什么不能拿出来一匹交给那些亡命之徒,帮助我们袭扰谷蕲麻的后方呢?就算是不奏效,也能够让谷蕲麻加快攻城的速度,我们秦皇门人不多,但是士气之高,小人也是叹为观止,顶上十天半个月的猛烈进攻定然问题不大,到时候寒冬腊月,士气低落,后防不稳,谷蕲麻不想退兵也会有人催着他退兵的,谁也不想客死他乡不是?” “有道理!” 惊讶的看着白面书生一枚的蔺修观,一边拄着拐杖的梁声伸出大拇指,对着蔺修观赞叹道:“之前一直觉得蔺兄弟你是来吃干饭的,没想到脑子挺好使啊!”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蔺修观在心中无语的说道,面子上却不敢得罪秦皇门实际上的二把手梁声,乖乖的点头说道:“岂敢岂敢!” “好!既然蔺修观的意见可行,那我们就开始实施吧,蔺修观,这个计策既然是你提出来的,那你就下去拟定具体的方法,我到时候批准实行就行了,成功了固然好,不成功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放心大胆的做!” “是!” 知道秦渊的心中并不是十分的相信自己的能力,蔺修观赶忙起身,看着一屋子的骄兵悍将,对着秦渊大声说道:“如若不成,小人愿意提头来见!” “有骨气!” 看着蔺修观有些狰狞的面容,一边的卫宣闷哼一声,脸上却没有多少敬佩的神情,一边的宋威尘宋威简兄弟也都默默而视,眼中并没有流露出多少赞许的神色…… (本章完)

 易红月推着秦渊来到杨可卿病房的门口,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刚好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放!”站 在城墙上的申平雍低喝一声,手中的金面扇猛然间折叠在了一起,顿时,城墙上的七八根弩枪同时从弩床上发射出来,对着下面冲锋过来的薛文皓砸了下来,看到枪头如同婴儿手臂般粗细的弩枪对着自己飞了过来,薛文皓飞奔的势头只能止住,站在地上,将飞来的弩枪挑到一边,然后就地几个翻滚,躲开了随后射下来的利箭,然后看着眼前高大的城墙,怒喝一声,惺惺的回到马前,领着自己的亲兵们朝着东方的烛龙城奔去…… “给烛龙城的二弟发电报,让他发动!” 对着身后的俞豪湉挥挥手,申平雍看着惺惺而走的薛文皓,心中无限畅快,一边的俞豪湉乖乖点头,很快下到了电报室中,将电报发给了身在烛龙城的申平亥…… 与此同时的萧关城中,等得焦急的薛启疆还不知道自己的哥哥被人挡在了城门外面不得进来,从爱妾的肚皮上起来,薛启疆好奇的看着前来报信的亲兵说道:“申平雍请我去他的帐中饮酒?这个老东西不是戒酒二十多年了吗?怎么今天就转了性了?”“ 属下不知……” 前来报信的亲兵无语的看着眼前的薛启疆,后者摆摆手,对着他说道:“既然是申老先生请的,那我就去吧,带上点礼物,省得他老说我没有礼貌!” 说完,脑子里面根本不装事的薛启疆就从女人的肚皮上爬了起来,然后穿好衣服,带上自己的亲兵走进了申平雍的帐中,很快,一阵刀斧手的声音从薛启疆的背后出现,原本安静的申平雍帐中,顿时鲜血淋漓,满地狼藉…… 对面的萧关东城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田锋俢等人就算是傻子,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儿,虽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看到城墙上挂着的薛字大旗忽然换成了申字大旗,意识到情况不对的田锋俢赶紧让人前去打探,结果不多时,不等那斥候回来通报,对面的萧关东城忽然打开城门,一个年轻的将领从里面单骑出来,手里捧着一些礼物就出现在了城下! “过来送礼物的?” 不解的看着城下的年轻人,田锋俢挥挥手让人用吊篮将他拽了上来——没办法,萧关东城到西城的距离不足三百米远,快马一个冲锋可能就冲进来了,所以萧关西城的东城门是断然不会打开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 拿了礼物,读了书信,田锋俢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激动的笑容,看着眼前的俞豪湉说道:“告诉申老先生,就说我们秦皇门愿意和任何和我们做朋友的人做朋友,让他不用这么辛苦的过来送礼了,我田锋俢这边有件回礼你拿回去交给申老先生,从此两家和好如初,我们保证不会让薛文皓的部队从后面潜入到你们的背后来给你们一刀子的!” 说完,田锋俢就打发眼前的俞豪湉回去,然后将书信交给了两边的吴翠莲和蔺修观观看,至于都资枚,那现在可是个大忙人,不断的跟各个村庄过来的民壮们喝酒打屁,对此并不擅长的田锋俢也就随着他去了!“ 真是可喜可贺啊,这萧关东城的敌人消泯于无形之中,田城主可以坐稳这萧关城,为秦皇门镇守东大门了!” 吴翠莲看着眼前的书信,顿时激动的高声叫嚷起来,而一边的蔺修观则并没有那么乐观,微微点头,对着田锋俢说道:“小心这是敌人的缓兵之计,还是要好好的防守的!”“ 那是当然,蔺兄弟你放心,我老田一定会死死的守在这里,寸步不让的!”田 锋俢拍拍自己的胸膛,然后就赶忙将这个好消息报告给了固原城中的秦渊,刚刚醒来的秦渊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将一众人马召集过来,告诉他们萧关城的事情已经不用操心了,众人自然也是一起松了口气,然后就开始准备晚上防止夜袭的事情了!“ 这陈凤欣真的可信吗?”就 梁声卫宣和钱苏子在现场,秦渊倒也不避讳,直接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除了她说的那个狗屁理由之外,我还真的想不出来有什么样的理由会让陈凤欣将这种重要情报告知给我们的!”“ 或许是个人的立场不同吧……”钱 苏子站在旁边,手上拿着一条长长的红色围巾,微微闭着眼睛说道:“从陈凤欣这么多天和我们的互动来看,这个女人报仇的心理是不用怀疑的,唯一让我好奇的就是,她到底是用这么方法能够一步一步爬上如今的高位的,如果说让谷蕲麻和我们拼个你死我活是她的目的的话,那这样做也只是让谷蕲麻怀疑有人告密罢了,到时候最有可能怀疑的对象就是她了,她难道不怕吗?” “这个问题就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了,总之,既然对方的内部已经泄露出来他们有准备夜袭的打算,那我们也不能只关心西城门的防卫,每一个城门都要做好防卫的准备才是,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计中计呢?” 吃过无数次亏的梁声默默摇头,脸上的气色并不算好,虽然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但是这些天的天气却让他的身体又重新萎靡了起来,如果不是为了给自己唯一拿得出手的马仔伍威桉站台,梁声早就呆在医院里面静养了——当然了,就现在这个局面,真让梁声乖乖的呆在医院里面静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有道理!”秦 渊默默点头,站起身来,对着众人说道:“既然现在我们已经不需要关心萧关城的安危了,那就让大家回去好好休息,轮班上岗,不管敌人从什么地方攻过来,都不能让他们跨入固原城一步!”“ 是!”众 人纷纷齐声答应,秦渊看着自己的兄弟们,满意的点点头,身边的钱苏子也伸手将自己的围巾裹在了脖子上,对着秦渊说道:“这些天你也该好好休息了,今天就让我带着人巡视一下就好,城里的事情已经大体搞定了,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着谷蕲麻的人马冲上来和我们厮杀了,我有一种预感,今晚一定会是一场血战,谷蕲麻不是那种临济不断的废物,就算是被发现了,也一定会拼命的扩大战果,这些天的天气太冷了,谷蕲麻的营地前面只挖了一道壕沟,显然是要尽快拿下我们固原城的打算呢!” “嗯嗯!” 看到钱苏子如此积极,秦渊也感动的点点头,伸手按住钱苏子的肩膀,满脸认真的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拜托你了!苏子,辛苦了!”“ 没事!”对 着秦渊微微笑着,钱苏子知道秦渊此时的镇定全然都是装出来的,好几个夜晚,钱苏子都看到秦渊站起身来,想要将自己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调动出来,但是自从上次的紫光鞭使出来挽回大局之后,秦渊的等级就一直停留在九阶武师的境界,再也没有像是之前一样,突破到大武师的高度!看 到秦渊和钱苏子如此恩爱,周围的梁声卫宣等人也都是满脸笑意,身体已经好了一大半的卫宣更是挥舞着拳头,对着远处的城墙望去,一脸自信的说道:“我秦皇门团结如铁,就算是他谷蕲麻带来再多的人马过来,也不可能冲进城来的!”“ 诸公,辛苦!”秦 渊笑着回应了一句,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躺下来休息,钱苏子带着大家出了门来,将堂屋关上,交代下人没有紧急的事情不要打扰秦渊的休息,然后就带着秦皇门的几位大佬上了城墙,慰问那些还在辛苦镇守城池的将士们。....看 到自家的主母都亲自上城过来慰问自己了,秦皇门的将士们自然是士气高昂,纷纷对着城外不远处的敌人进行挑衅,而驻扎在二里外的谷蕲麻等人似乎也变得沉默起来,根本不理会城墙上秦皇门的挑衅,这是呆呆的驻守在营地里面,仿佛两家没有战事一般!城 外的谷蕲麻军越是这样,钱苏子的心中越是忐忑,虽然将士们的士气高昂,但是外面的敌人也太多了点,而且越是这样平静,可能距离暴风雨的到来也就越近! “不知道这些可爱的人儿等到战事过后还有几个人能够活着站在这里……” 钱苏子有些哀伤的想着,脸上却还是充满了镇定的笑容,对着四周的将士们不断呐喊着口号,然后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将固原城的城墙全部绕了一圈,真准备回到城主府的时候,一个下人忽然飞奔着跑了过来,告诉钱苏子,一对父女在城主府门前要求求见秦渊,而且怎么劝都不离开! “到底是谁啊?” 钱苏子一脸好奇的想着,跟着下人到了城主府门前,迎面就看到了一身劲装的梅红玉,身边站着的自然是梅红玉的父亲梅赫隆,至于那些养子们,倒是不见踪影!“ 你是?”第 一次见到梅红玉的钱苏子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梅红玉,虽然是第一次见,但是钱苏子还是可以明显的看出来,眼前的梅红玉其实是个标准的美女,除了高高束起来的头发之外,剩下的脸蛋可谓标准的鹅蛋脸美女,而且一双剑眉可以看出来是明显纹上去的,原本应该是柳叶弯眉才对!“ 在下梅红玉,这是我父亲,我们前来求见秦门主,但是这门口的混蛋说秦门主在休息,不让我们进去!”看 到钱苏子身后一群人跟随着,梅红玉自然看出来眼前也是位大人物,乖乖的将自己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我们这次来,就是希望能够为秦门主效力,可是这几天过去了,秦门主似乎毫无反应,不会是忘了我们了吧?”“ 应该不会……” 看着梅红玉漂亮的脸蛋,钱苏子淡定的摇摇头,对面的梅红玉看到钱苏子没有了下文,只能无奈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啊?”“ 因为那个家伙现在晚上还会念叨那个消失已久的苏克……”钱 苏子默默的在心中想着,脸上却淡然道:“因为我是他的妻子!”



不是香水,而是一个人本身带着的气味。这个人她肯定就是秦渊,因为刚刚自己被拉起来的时候,可是清楚的闻到了那样的味道。

如果说这件事是真的那还好说,直接拿了证据去告武者联盟。

详情

大雨人体艺术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