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游戏分类 软件分类
首页 > 安卓首页 > 淫色照网 >

淫色照网

版本:V4.3.3 类别:聊天社交
大小:42.6 MB 时间:2021-03-01
下载 暂无苹果版

安卓版本无法在苹果手机上运行

软件详情
软件简介

  淫色照网“没关系,你尽管说,咱们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秦渊满不在乎的挥挥手。淫色照网

淫色照网功能介绍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公子,不要激动嘛!” 揉着自己如同羊毛一样雪白的胡须,陈悟冶从自己的大轿子上面慢慢的下来,看着摔了一个狗吃屎,差点昏厥过去的宋贡鸣,微笑说道:“刚才玉儿姑娘被劫走的时候,您的英勇我们也都看在眼中,既然您想要救她,不如就带着老夫这封书信,送到焦玉儿姑娘的手中,这对我们耀州城也是一件大事呢!” “干什么?” 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宋贡鸣只感觉自己的身躯一阵酸软,拿起陈悟冶递到自己手中的书信打开来一看,宋贡鸣的嗓子顿时飘了起来:“这……这……” “这什么?” 淡然的看着眼前的宋贡鸣,陈悟冶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你是想要和她长相厮守呢,还是只想要一时痛快呢?宋公子也是个情种,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说完,就上了自己的娇子,从容的回到了耀州城当中,周围的富商大贾也不敢多说什么,纷纷跟着陈悟冶的大轿子回到了耀州城当中,留下宋贡鸣信发呆! “妈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念了一句诗,宋贡鸣猛然间抬起头来,看着北方的官道,招呼自己的马夫过来,上了马车,一路向北,追赶起前面的秦渊等人。.. 先行一步到了固原城,秦渊自然是不顾疲惫的带着两位老人见到了自己的的日子,虽然焦玉儿也进到了固原城,但是秦渊在发现她的镣铐上的石头是纸糊的之后,就把她留在了城门洞中,两个老人似乎对这样的情况也早有预感,没有半分阻拦,这让秦渊对于这家神秘的家庭关系更是好奇! 哭诉一番离别之苦,生死之痛,两个老人终于在秦渊的劝慰中停下了泪水,而和自己的母亲抱头痛哭完了之后,蔺修观就示意秦渊找人带着自己的父母离开自己的病房,然后自己一脸激动的对着秦渊问道:“我家娘子可曾过来?” “来了,不过……有点情况……” 秦渊默然的点点头,看着一脸激动的蔺修观问道:“话说,你们家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同啊,我看两位老人和你妻子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啊!” “哎呀,他们就是老古董罢了!” 蔺修观一脸不悦的说道:“我那娘子不就是曾经和一个姓宋的商人订过亲嘛,他们两位老人总是心中不痛快,对我那娘子的看法总是不好,但是那个姓宋的哥们后来被他爹说出了真相,说他们两个其实是亲兄妹,所以不能结婚,我这才捡了漏了,当然了,我这个人本来就对玉儿情深意切,她跟自己哥哥的事情,我也不在乎!” 看着心胸宽广的蔺修观,秦渊淡然的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带着你娘子过来看你了,唉,没想到啊,你娘子的情感经历还挺丰富多彩呢……”“……” 蔺修观一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秦门主”的表情看着秦渊,后者咧嘴一笑,紧接着就出了医馆,到城门洞下降焦玉儿带到了病房中,两夫妻见面,场景还是颇为感人的,秦渊站在一边接受着焦玉儿姑娘的千恩万谢,然后就非常体贴的把焦玉儿留在了蔺修观的身边,自己出门让人给两位老人安排了住处,顺便在蔺修观的病房中放了一张床了事。闪舞小说网.. 安排完了蔺修观的事情,秦渊看着天色已晚,也就没有去东城门寻找看门的佐领宋威简,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也是到这个时候,秦渊才发现自己一天都没有好好地吃饭了,便陪着钱苏子到了厨房,如同普通的小夫妻一样,屏退了下人,两个人在灶台前面忙活的不亦乐乎。.. 将三道菜做完,秦渊和钱苏子也是累的满头大汗,刚刚把饭菜从房间中端出来,钱苏子就看到刚刚恢复好的钱庄柯一脸激动的冲到厨房,对着钱苏子大叫道:“不好了,郡主大人,被关押在地牢里面的席耘正竟然失踪了!” “是跑了吧?” 秦渊无语的看着眼前的钱庄柯,顺嘴吃了一口自己炒的豆芽菜,然后才对着钱庄柯挥手说道:“别说了,走,带着我去看看!一个哑巴都看不住,那些人都是饭桶吗?” 秦渊说着,就带着钱庄柯到了地牢当中,看着一脸沮丧的牢头们,秦渊也懒得责怪他们,径直走到关押席耘正的地方,指着跪倒在地上的牢卒,对着负责看守的牢头问道:“这个混蛋是什么时候发现席耘正失踪了的?” “今天下午的时候,距离现在也就是三刻钟的时候!” 牢头乖乖的回答,秦渊将目光从牢头的脸上移动到跪倒在面前的倒霉牢卒的身上:“你最后一次看到席耘正好好的呆在里面是什么时候,别给我说谎,不然的话,我让你和席耘正一样说不出来话!” “是……是早饭的时候……” 听到秦渊的话,那牢卒浑身一哆嗦,将实话说了出来,秦渊背过身去,看着身边的牢头,猛然间一脚踹在他的身上,质问道:“说!中午饭为什么不提供给这些犯人?现在人丢了,你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吧!” “小……小的该死,小的以为这监牢中的规矩和以前一样,不能让犯人吃饱饭来闹事,所以小的就和往常一样,克扣了他们中午的口粮,谁知道晚上的时候,这家伙就不见了,可是……可是我要求这些人经常巡逻的啊,这个牢卒竟然大白天的睡觉,我……属下也是无能啊!” 那牢头一脸憋屈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无奈的甩甩脑袋,对着这牢头说道:“以后你就去东城门看大门吧,让那个叫宋威简的家伙过来接替你的职务!” 说完,秦渊就带着钱庄柯进入到了牢房当中,看着号无异常的牢房,无奈的对着牢卒问道:“说说吧,一个大活人是怎么从你眼皮子地下消失不见的?这监狱的四周都没有被挖掘的痕迹,下面的地板也是完好无损的,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只能给你个说法了!” “在下实在是不知道啊……” 跪倒在地上的牢卒一脸沮丧的看着眼前的秦渊,颤抖着声音说道:“小的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则么回事啊,当时我就一看里面,人就不见了,之后我就赶紧通知牢头,牢头通知了钱大人,我是一分钟都没敢耽误啊,可是……可是这状况也太不对劲儿了吧!” “你是说,出现了魔法是吧!” 秦渊冷冷的看着眼前这名牢卒,对着一边的牢头说道:“把他关进去,什么时候想明白了这混蛋是怎么消失不见的,什么时候从里面放出来,不然的话,就关到死为止吧!” “别!别啊,我家里还有妻儿老小,他们都等着我养活呢!” 那牢卒丝丝的抓住秦渊的裤头,后者狠狠的一甩腿,正要挣脱眼前这厮的阻拦,忽然听到“哗啦”一声鸣响从满是污垢的地面发出,秦渊和钱庄柯向下看去,那牢卒也不嫌地面脏兮兮的,直接用手将一根细如银丝的针从地上拿了出来,然后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伸手从他的手中拿起这根银针,转身对着旁边的牢房铁锁一捅,只听到“碰”的一声,这银针竟然精牢门的铁锁打开来了! “从午饭到现在,是谁把守的牢房大门!” 秦渊猛然间怒喝一声,门口的牢头猛地一回头,正要指着自己的一名下属的时候,却傻傻的瞪大眼睛,对着空气说道:“诶?牛大力那个混蛋呢?刚才不是还站在这里吗?” “给我追!” 秦渊怒喝一声,一把从地上将这名运气足够好的牢卒拉起来,然后带着钱庄柯就冲出了地牢,一边大声的吆喝着,一边冲向城主府外面,此时的牛大力已经到了城东的大门前,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喊声,也不听喊声说的是什么,猛然间撞开眼前的士卒,骑着马就冲出了固原城! “放箭!” 听到下面士卒的呐喊声,正在值守的宋威简淡淡一挥手,几名士卒纷纷张弓搭箭,对着冲到护城河前面的牛大力就是一阵攒射,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箭羽的破空声,牛大力猛然间向后一扫,将箭羽扫在地上,正要度过护城河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怪叫,回头一看,一面大斧已经飞到了眼前,牛大力躬身一躲,刚一抬头就看到眼前血雾一片,原来是空中飞下来的飞斧竟然将自己的马儿的脖子斩断,失去了脑袋的马儿顿时栽倒在了已经干枯的护城河中,将马背上的牛大力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再射不中就统统没有晚饭吃!” 宋威简将手中的手斧放在女墙上,手下几名士卒慌忙撘弓射箭,对着在地上攀爬的牛大力就是一阵攒射…… (本章完)

  卢二儿冲到卫宣的面前,看着双肋同时被钢刀划开的卫宣,慌忙用手将卫宣的身体扶起来,然后对着四周拼死抵抗的定远城守军大叫道:

  

淫色照网软件特色

  秦渊原本做好了大出血的打算,谁知道竟然有人自己送上门来。

   ..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蔺修观打算带着吴翠莲张翠花姐妹还有十几个重金买来的勇士扮成商队南下到关中敌后去,秦渊顿时开怀一笑,对着身边的宋威简说道:“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能找到这对姐妹来跟他一起出马,这撩妹的技术可是有一套啊!” “额……也不知道这家伙走的什么门路,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帮手,我还准备等他没人可找的时候,将那几个不成器的牢卒送给他当护卫呢,看来这长得跟女人一样,就是有女人缘啊!” 宋威简微微错愕,嘀咕了一声就跟着秦渊来到了城主府的偏门,看到已经整装待发的蔺修观等人,脸上顿时浮现出一阵好笑:“就这歪瓜裂枣的模样,出去不被人打劫才见了鬼了呢!” “宋将军这话就说的不对了!” 看着满面嘲讽的宋威简,蔺修观倒也毫不客气,直接出言反击道:“这长相普通才能够扮成商队前进,要是都和我们城主大人一样英明神武,一看就是一方豪杰,怎么可能跑商呢?是不是啊,城主大人!” “哈哈,说的也对,不过你们路上多加小心,先到萧关,看看那里的情况,然后用电报给我发过来看看,大雪封路,这信使也不知道没有胆子还是抽不出来人手,已经几天没消息了,你们到萧关没事的话,就往南走去关中,如果有事情的话,就原路折返,不要和对方做接触!” 秦渊微微一笑,交代了蔺修观两句,后者赶忙拿着一根笔将这些话原原本本的记下,然后双手递过纸笔给秦渊说道:“城主,这多少签个字吧,我怕到时候田锋俢将军不认识我,见了怀疑我们的话,也多少会有些说辞不是?” “果然细心!” 对着蔺修观微笑着点点头,秦渊很自然的将自己的名字签在了下面,而一边的宋威简则小声的说了句“马屁精”,不过在场的人都当做没听到,蔺修观装模作样的给自己的属下们鼓了鼓劲儿,然后就带着大家离开了固原城的东门,朝着茫茫的官道走去,冬日里肃杀的气氛顿时从城外出现,众人的心中都有些惴惴不安,好在谷蕲麻不愿意过度分兵,路上掏了点贿赂给拦截的斥候,蔺修观一路前行而去,很快消失在了茫茫的雪原之上。闪舞小说网.. 送别了前途渺渺的蔺修观,秦渊刚刚回到自己的城主大堂,就看到一个属下带着一个身穿黑纱的女子站在大堂外面,看到秦渊回来了,那随从慌忙走进大堂中,对着宋威简小声的说了些什么,后者微微一愣,看了看门外等着的女子,对着秦渊低声说道:“那女人要单独见您,说是您的故人,不知道……” “让她进来吧,你们先下去,等着,这天下能够杀了我的女人应该还没出生呢!” 秦渊摆摆手,让宋威简下去,屏退了左右,看着啊身穿黑衣,面带黑纱的女子,秦渊默默的将手边的温茶放在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说道:“不知道这位故人可能用真面目示人啊?” “秦门主,好久不见!” 黑衣女子对着秦渊行了礼之后,就站了起来,目光中闪过一丝恨意,然后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脸上的黑纱揭下来,然后对着眼前的秦渊鞠了一躬,后者微微一愣,思索了半天,才在自己记忆的深海当中找到了这个女人的名字:“原来是凤欣小姐啊,真是多日不见啊,看来伤情恢复的很不错啊!” “秦门主说笑了,当日秦门主未下死手,小女子能够苟活于世上,也算是恩情满满了!” 陈凤欣对着秦渊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轻轻的抿了一口下人送上来的茶水,秦渊闻言一愣,轻咳一声,咧嘴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没有让凤欣小姐夜夜诅咒在下不得好死,我已经是心满意足了,什么恩情满满的,真是不敢当啊!” “废话少说,我这次来就是来代表沙鬼门门主穆洛柯前来向秦门主劝降秦门主的,希望秦门主能够迷途知返,将秦皇门并入我沙鬼门,然后我沙鬼门愿意在外围适当的时候,出兵骚扰谷蕲麻军的背后,如此,固原城之围可解,秦门主也可以继续在固原城中欢乐快活,岂不美哉?” 陈凤欣微微一蹙眉,很快将自己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秦渊闻言不屑的笑了笑,然后端起手边的茶水,冷声说道:“如果我不肯呢?” “那就算是秦门主能够血战之下,击退谷蕲麻军的进攻,想来到时候秦皇门应该没有几个人还能站着走了,我沙鬼门来如风去如潮,转瞬之间就能够杀到固原城下,上次有蔺修观千里报信,不知道这次秦门主可能有决心连战两家,力保固原不失?如今秦皇门可是连定远城的人马都南下了,萧关城的乌合之众不值一提,秦门主你可就这点家当了,好好的想一想吧,不要让那些为秦皇门血战而死的老兄弟们泉下有知,知道秦皇门遭此劫难,灰飞烟灭,他们的努力可就白搭了!” 陈凤欣淡淡一笑,将自己早就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秦渊听罢,将手边的茶水一饮而尽,站起身来,对着陈凤欣挥手道:“你可以走了!我秦皇门从来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威胁,而且你沙鬼门是个什么东西,我秦皇门的手下败将,连老家崇冈城都被我秦皇门一举荡平,竟然还敢过来劝降我?让你们门主穆洛柯把脖子给我洗净了,我秦皇门拿下谷蕲麻的人头之后,第二个要宰了的就是这个不知道哪个山窝窝里面出来的野狐禅,一个七阶武者也敢对我秦渊劝降,他脑子被驴踢了吧!” “在下明白了!” 对着秦渊微微点头,陈凤欣站起身来,将自己脸上的黑纱遮在脸上,转身就施施然准备离开,秦渊看着陈凤欣的背影,有些不是滋味的说道:“自从梅姨死了,你受了不少苦吧?” “多谢秦门主关心,在下现在已经是沙鬼门和血影门的双料副门主,秦门主的关心在下心领了!” 陈凤欣的身躯微微一震,眼前顿时浮现出干娘的身影,含着眼泪,恨声说道:“在下早晚要来替秦门主收尸,请门主大人死的豪迈一点f河的水正冷着呢,我师父等着您下去陪她呢!” 言罢,陈凤欣见秦渊再无多言,默默的走出大堂,在下人的引领下从固原城中离去,看着这个坚强的女人,秦渊的脸上写满了迷茫,微微的叹口气,秦渊转过身去,正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忽然看到陈凤欣刚才喝的茶水下面,似乎多出了一张字条! “明日午夜,谷军夜袭西口,汝勿死,待我杀之!”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看着面前字迹潦草的纸条,秦渊微微摇头,很快将手中的纸条放在了烛光上面点燃,然后在一团灰烬燃烧殆尽之后,就招呼镇守西门的甄震前来! “拜见门主!” 穿着一身铁甲的甄震走到秦渊的面前,单膝跪地,行完礼之后就站直身躯,一脸激动的看着秦渊,在他看来,秦渊既然这个时候忽然召见自己,肯定是因为有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听说蔺修观那个小白脸都有机会出城骚扰敌后,自认为比蔺修观强上百倍的甄震自然不甘人后,毕竟被别人问起来廷议之时为何没有自己,这个问题是很难回答的! “甄震啊,西门的防守如何啊?” 秦渊看着站得笔直的甄震,不免咧嘴一笑,摆手道:“没有特别的事情,你不用这么紧张,你现在的任务还是要防守好西门,虽然只有三十几个兄弟,地势也高,易守难攻,但是敌人越是会从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发起进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 甄震大声答应,看着秦渊满是期许的目光,认真的说道:“请门主放心,城在人在,我甄震只要活着,敌人就不可能从西门跨过去!” “好!不过我更希望你们能够活着,永远的活着,当我的好兄弟!” 秦渊微微一笑,看着甄震认真的样子,低声说道:“敌人攻击西门,最好的时间就是夜半时分,让诸君惊醒,不要半夜犯困误了大事,城中的预备队我准备放在靠近城西的地方,需要的时候尽管开口,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对了,城头上的火把和旗帜不要变化,以免敌人发现我军已经注意到西门动向的事情,懂吗?” “明白!” 这才发现自己的四周竟然没有人陪同秦渊,甄震赶忙答应,带着无限的憧憬离开了秦渊的议事堂…… (本章完)

  

   “你来干什么?” 听到守卫禀告邓德伍竟然又来了,心情极度低沉的路辉伽转过身来,盘腿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看着眼前从帐外走进来的邓德伍,脸上的表情仿佛冰冻的河川一样,苍白中透着怒火! “没……没什么,就是请您还给我那匹枣红马……” 邓德伍一脸紧张的看着眼前怒意十足的路辉伽,虽然脸上的表情已经表现出他内心的极度胆怯,但是对于自己枣红马的价值,这位不要命的涧山宗堂主似乎还是更在乎! “……带他去马厩领一匹马!想要哪匹就给他哪匹,别他妈再让这个王八蛋来烦我了!”对着帐外的守卫大吼一声,路辉伽的怒火顿时窜了起来,从地上站起身来,挥舞着拳头就要对着邓德伍砸过去,后者乖乖点头,逃一样的从帐中出来,回身对着路辉伽的营帐啐了一口,刚一转身,一个斗 大的拳头就砸在了他的面门上! “哎呦!” 邓德伍惨叫一声,顿时跌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捂着自己已经发青的眼睛,邓德伍用自己的另一只眼看着眼前的人,只看到这人一身钢甲穿在身上,看样子应该是路辉伽营中的一名守卫之类的! “你他娘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知道我是谁吗?”对着那人大叫一声,邓德伍猛然间从地上站起来,刚要对着这名年纪不大的守卫摆摆威风的时候,就听到那守卫冷喝一声,对着邓德伍的胸口就是一脚,一脚把邓德伍踹飞到了空中,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冰 冷如钢铁一般的地面上! “你他娘……” 邓德伍还要继续大骂,却忽然看到一把寒光粼粼的匕首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匕首上面的纹路仿佛一条条狰狞的毒蛇一般,让邓德伍的骂声戛然而止,只留下眼中无比的惊恐和愕然! “英雄您是?”邓德伍躺在地上,浑身如同一个被油炸过的大虾一样,弓着背躺在地上,拿着匕首的守卫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邓德伍,将自己的匕首更加靠近了邓德伍的脖子,然后用阴测测的语气说道:“你为什么当时不帮 助我们进攻秦皇门的战阵?说!你是不是秦皇门的间谍?” “怎么可能?”邓德伍浑身颤抖着看着眼前的守卫,哭丧着脸,一副冤枉透顶的样子,对着眼前的守卫说道:“这怎么可能呢?我可是谷宗主一手提拔上来的人,之前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秦皇门这个名字,怎么可能会和秦皇门的热沆瀣一气呢?我绝对对于谷宗主是忠心耿耿啊,只是当时副宗主大人正在气头上,我担心我的人马冲上去之后,不但打不穿对面的攻击,反而会被对面的秦皇门缠住,如果他们从北门忽然开出来一支军队的话,我们就会被前后夹击,上下攻击,无处遁形啊,所以我是带着人马去看看北城门上有没有动静,然后就回到军营去找谷宗主来救援了,我真的和秦皇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啊,您可要看清楚事 实啊!” “那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坑害我们副宗主大人呢?” 那守卫的眼角动了动,看着已经被自己用拳头把其中一只眼睛打得乌青的邓德伍,眼中怀疑的神情终于少了不少,不过手中的匕首还是放在了邓德伍的面前,一副随时可能宰了他的样子! “这个……也是冤枉啊……”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守卫,邓德伍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一阵发凉,这都半天了,营帐中的路辉伽都没有出面制止这个混蛋对自己的死亡威胁,不用看,这个家伙一定是路辉伽派出来的!这么想着,邓德伍的眼神也变得更加的复杂起来,看着眼前一副义愤填膺样子的守卫,邓德伍微微叹了一口气,默默的说道:“不是我坑害的副宗主大人啊,是我们的宗主大人对这营中的人马不放心……所以才会和我们副宗主大人演双簧的,当然了,这只是我的判断,否则的话,为什么副宗主大人对于手下人被宗主大人一声令下全部宰掉的事情不闻不问?不是说好了的,谁信啊?当然了,小哥,这也就是 我对你说说,你可千万不要说这是我说的啊?” “难道这一切都不是你从中作梗的?”那守卫的眼神晃动了一下,原本笃定的神情也变得犹豫起来,邓德伍看着他那双疑问重重的眼睛,猛然间将双手放在胸前,一把推开了眼前的守卫,然后站起身来,也不对着这名守卫反击,一个反冲锋冲到了马厩,然后二话不说,跳上一匹黑色的宝马就从马厩冲了出来,那守卫被这么一推,顿时蒙了,赶忙冲上去追赶邓德伍,但是身手如同猴子一样敏捷的邓德伍却没有给他追上来的机会,一鞭子打在马 屁股上,眼看就要冲出了路辉伽的营中了! “去死!”对着跑远的邓德伍大叫一声,那守卫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大吼着将手中的匕首对着远处的邓德伍扔了过去,正在马背上疯狂拍打马屁股的邓德伍猝不及防,猛然间感到脊背处一疼,然后大叫一声,险些 摔下马来,但是不知道是自己的求生太强还是因为这匕首的扎进去的深度不够,总之邓德伍的身体摇晃了一会儿,紧接着就控制好了身体,骑着马儿冲向城南的谷蕲麻军的军营处!一路狂奔,趴在马背上的邓德伍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散架的时候,总算是遇到了一队沙鬼门的巡逻队,那些人看到邓德伍身上的衣衫,顿时明白邓德伍的身份不一般,随后就将已经奄奄一息的邓德伍带入到了自己的军营当中,然后用土办法将匕首拔下来,简单的给邓德伍止了血,正在用绷带包扎伤口的时候,这个军营的上司终于出现在了邓德伍的面前,看着邓德伍奄奄一息的样子,陈凤欣的嘴角闪过一 丝狞笑,走上前来,从手下医官的手中接过绷带,亲自给邓德伍的伤口进行包扎! “啊,好香……”问着陈凤欣身上特有的体香,邓德伍的脸上忽然泛起了一阵红晕,仿佛一个小学生被自己亲爱的大姐姐拥抱了一样,陈凤欣闻言一笑,将邓德伍的伤口小心的包扎好,然后就对着躺在床上的邓德伍问道:“ 在下陈凤欣,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啊?” “原来是陈副门主啊!” 听到陈凤欣的名字,邓德伍的脸色顿时一阵尴尬,虽然陈凤欣的体香确实让人魂牵梦绕,但是这位小妮子的名声也实在是太差了一点,让邓德伍都听了感到一阵恶寒。 “嗯嗯,正是在下,不知道阁下是?” 陈凤欣看着邓德伍有些愕然的脸色,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还是带着浅浅的笑容,恭敬的看着眼前的邓德伍。 “啊,我是邓德伍,刚刚从路辉伽副宗主的营地当中出来,被一名刺客袭击了,多谢陈副门主的搭救,不然的话,小人的性命可就堪忧了!”邓德伍淡淡的说着,话听到陈凤欣的耳朵里面,却是另外一番滋味:“哦?刺客?不知道那刺客是谁啊?竟然敢公然行刺谷宗主最信任的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是在涧山宗副宗主的营地当中行刺您 ,不知道副宗主大人是怎么让您一个人这样狼狈的逃出来的?” “额……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知道家丑不可外扬,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尴尬,挣扎着想要从位置上坐起来,眼前的陈凤欣看了,赶忙上去将邓德伍的身体扶起来,然后一脸好奇的说道:“邓堂主,您这个样子还打算去谷宗主的帐中禀告 吗?这伤口要是忽然开裂的话,那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啊,您就算是再忠心耿耿,这条命也要好好的留着,继续辅助谷宗主啊!” “没办法,这件事情我不亲自去,给谷宗主说不清楚的……” 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尴尬,看着眼前一脸关切的陈凤欣,摆摆手说道:“这事情都是我们涧山宗自己的事情,陈副门主就不用操心了!” “既然您这么坚持,那我就让人找一辆马车送回去吧,这一路颠簸,伤口再开裂的话,您的性命可就不保了啊!”陈凤欣微笑着对邓德伍说着,后者的脸上写满了尴尬,想要阻止陈凤欣的好意,却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由着陈凤欣指挥着身边的人,将邓德伍的床铺直接搬上了一辆马车,然后亲自带着人马,将邓德 伍送到谷蕲麻军的军营前面了事!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邓德伍竟然被人抬了进来,正在帐中和沙鬼门的门主穆洛柯虚与委蛇的谷蕲麻一脸愕然,而正在喝酒的穆洛柯也疑惑的看着跟着进来的陈凤欣,张嘴问道:“凤欣?这邓堂主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红色光芒实在是太强大了,紫色光芒出现之后,和其争夺地盘很是困难。

  苏红绫毫不在意秦渊的话,因为她确定自己接下来的话能胜过秦渊一局。

  

淫色照网使用方法

  

  贺兰荣乐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可以商量的对象了,所以,无论如何,贺兰荣乐都要保住这最后的一个智囊!

  

淫色照网

  “这!”宋威尘睁大充血的双眼,惊愕的看着刺到眼前的银白匕首,夜空中的黑暗让这柄细长的匕首更加耀眼,也让宋威尘的信心在这一瞬间坠落下去,没想到南宫儿的反应会如此的迅速,知道自己的能力其实和涯珞珂一个水平的宋威尘想要后退,却发现身后的秦皇门弟子都在向前拥挤,留给自己拼杀的空间严重不足,而这枚匕首却像是一柄飞刺而来的流星一样,转瞬间就到了眼前,在这种狭窄的空间战斗,匕

淫色照网

  

  两人走出去老远,秦渊倒是不用坐下休息,体内的内力会自动慢慢弥补。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蔺修观带领的商队在茫茫雪原上行进了将近一天,到了傍晚时分,呼啸的北风卷积着地上的积雪打在人的脸上,让整个商队的成员都感觉脸颊被冰刀刺破了一般疼痛,虽然出发之前特意给每个成员都准备了两件羊皮袄,但是呼啸的北风却像是刁钻的敌人一样,就算是你防御的再是严实,也抵挡不住北风的侵袭,一路踏着风雪前进,众人在快要筋疲力尽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远处风雪中微弱的灯光,能够在这样的夜晚还坚持在户外点灯的,除了正在建设的萧关西城,也没有其他的地方了! “终于到了!” 仰天长叹,蔺修观大吼大叫着催促着手下的勇士们赶着马车前进,而深一脚浅一脚的风雪却没有把众人的欢呼声放在眼里,继续掩盖着管道的大路,让众人的前行格外的困难! 与此同时的萧关城中,站在萧关西城的东城门,对着远处的萧关东城望去,田锋俢的双手却是发抖的,看着眼前站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宋三爷,虽然拔出刀杀了这老东西的心都有了,但是田锋俢的理智却在脑海中不断的提醒着田锋俢要冷静,这个老王八蛋的命不重要,但是一旦杀了他,对面的薛文皓就有理由攻击现在危如完卵的萧关西城,凭借自己手下这四五十号兄弟和几百名民工,田锋俢打死也不信自己能够抵挡住薛文皓的进攻,而且现在就算是去找固原城求援,恐怕那个地方也不可能给自己一兵一卒的支援了! “怎么样啊?田城主,这可是我们薛城主的好意啊,你到底考虑好如何处理了没有啊?” 看着怒视自己却不敢发作的田锋俢,宋三爷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往日在秦皇门众人面前低三下四的宋三爷,今天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一天,特别是面对眼前的田锋俢,当初田锋俢镇守萧关城的时候,宋三爷在他眼中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如今面对自己的时候就算是再不开心,也只能默默的忍耐,宋三爷要的就是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本,本城主公务繁茂,日近年关,天寒地冻,这些民工必须要在年关之前将我们秦皇门的萧关西城建设完毕,所以事情紧急,一刻都不能迟缓,谢过薛城主的美意了,在下实在是分不开身,就不去萧关东城赴宴了!” 田锋俢浑身颤抖着将这番丧气的场面话说了出来,后者闻言哦,咧嘴一笑,指着窗外还在飞扬的雪花说道:“田城主,您不是在逗我吧?这天气都成这个样子了,您的民工那就是铁打的,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要加紧施工啊,别装了,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清楚吗?田城主,这大冷的天,您是不是没胆子去给我们薛城主的五姨太的小姑妈祝寿啊?” “我去你娘的!” 站在田锋俢身后的都资枚猛然间大喝一声,挥舞着手中的大刀片子就准备朝着讨人厌的宋三爷的脖子上招呼,嘴里骂骂咧咧的怒吼道:“他娘的,什么狗屁薛城主的五姨太的小姑妈祝寿?这他娘的鸟亲戚也需要惊动我们田城主的大驾?什么地方不能够去祝寿,竟然来到这还没完工的萧关东城去祝寿,你们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还有脸在我们面前摆谱,我秦皇门别的没有,不怕死的爷们多得是,你们烛龙城没卵蛋的王八蛋敢过来,老子就跟他薛文皓同归于尽!” “你干嘛?” 一把拉住了好兄弟都资枚手中的大刀,田锋俢一脸无语的转身对着宋三爷说道:“三爷,你也看到了,我这里的事情多,离不开人,就不去给薛城主的亲戚祝寿了,这对镯子是临走之前秦门主送给我姐姐的,薛城主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当做贺礼了!” “田城主啊?你打发叫花子呢?” 宋三爷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对着摆在眼前的金镯子看都不看,一脸冷笑的说道:“这点烂东西也算是给我们薛城主的五姨太的小姑妈祝寿的礼物?当我们薛城主手中缺这点东西不成?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我劝说薛城主让我先来请您,估计这会儿烛龙城的兄弟们已经拿着火把和刀枪在这城门下面叫喊着请田城主赴宴了,您说您忙,这大雪天的忙什么啊?几天不但的是我们薛城主五姨太的小姑妈的寿辰,更是我们萧关东城落成的庆功大典,请田城主去一趟,应该不成问题吧,这点面子都不给,不知道田城主以后打算怎么和我们薛城主相处啊?秦门主那边的情况大家心知肚明,给自己的兄弟们找条活路,不算是什么坏事吧!” “放你妈了个屁的!赶紧给老子滚蛋,想过来大,我秦皇门的人马多的是,现在就有援军往这边赶过来!你们烛龙城这会儿是龙给盘着是虎给我窝着,不然的话,我秦皇门从塞北三镇调来的兵马到了,先灭了你们烛龙城!你宋三儿自己最清楚,我们秦皇门什么时候打过败仗?除了被祖秉慧摆过一道之外,就没有怕过谁,知道不?” 都资枚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对着眼前的宋三爷大叫着,一边的田锋俢慌忙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很清楚秦皇门虚实的宋三爷根本不搭理都资枚胡扯八道的话,直接对着田锋俢说道:“田城主,我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考虑,我这就去将您的态度禀告给我们薛城主,十五分钟后,开城投降,田城主还是萧关城的城主,我女儿宋萧琳继续给您当副手,这背后有烛龙城,有关中都督使郑末彧的照顾,谁敢对你怎么样?秦皇门虽然屡战屡胜,但是能拉磨的驴耐不住一鞭接一鞭,能下水的斑鸠耐不住一条接一条,秦皇门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是打赢了人家谷蕲麻,还能有几个人活下来,给你的兄弟们想想吧?除了这个都资枚之外,任何人加入我烛龙城,官升一级粮多一顷,我宋三说到做到!” 说完,宋三爷就在都资枚的叫骂声中离开了萧关西城的东城墙,穿过两城中间的通道,进入到了萧关东城上! “父亲大人,您回来了?” 看到自己提心吊胆担心的父亲终于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之前担心田锋俢怒火上涌把自己父亲一刀砍了的宋萧琳顿时欣喜若狂,搀扶着父亲上了装饰一新的城楼,对着正端坐在城楼内厅饮酒的薛文皓行礼说道:“家父不辱使命,回来了!” “谈的怎么样啊?” 看都不看单膝跪地的宋萧琳,喝着酒的薛文皓满脸的自在,看着周围的精兵强将,脸上写满了自信,如此形势,自己如果还不能拿下全部的萧关城,那自己真的是可以去死了! “回禀城主大人,田锋俢自始至终犹豫不决,周围众人纷纷侧目,只有一人名叫都资枚的,表现强硬,恐怕坏事,只要将此子清除,我再去一趟,定然能用三寸不烂之后让田锋俢乖乖开门投降,献上萧关!” “不用了!” 淡然的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新晋纳的五姨太的嘴上,薛文皓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看着窗外的雪花,傲然说道:“我烛龙城兵强马壮,听说对面的可战之兵都被抽调一空前往防守固原城了,诸位,谁可为我一战而下萧关?这萧关城城主的位置就是他的了!” “末将愿往!” 一大群烛龙城的将领如同预演好了一样,齐刷刷的跪倒在了薛文皓的面前,就连平时一身绒袍,自诩为风流潇洒,没事就拿着一把金纸扇扇扇风的申平雍都已经换上了一身铁甲披风跪倒在了薛文皓的面前,请战之意十分浓重! “果然我烛龙城无鼠辈啊!” 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众人,薛文皓的脸上写满了笑容,挥挥手让众人起来,然后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的首席谋士申平雍说道:“平雍啊,平日都没有机会出征应敌,一直都是伴我左右,为我鞍前马后,来回奔波,这次必胜之战,就让你去立立功劳,也省的某些人嚼舌根,说你中看不中用!” “谢过城主!” 大声答应,面带微笑的申平雍站起身来,一身铁甲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已经被薛文浩这一举动弄的傻了眼的宋三爷愣在当场,看着从申平雍眼中射出的点点寒光,一股冷意猛然间从宋三爷的脊背后面泛起! “难道薛文皓要食言不成?” 响起自己刚刚到薛文皓麾下之时薛文皓给自己父女许下的诺言,宋三爷的脸庞如同枯坏的松木一般,全然都是愁苦的褶皱,不过这褶皱很快就被宋三爷从脸上拉平,看着自以为是的申平雍,宋三爷猛然间跪倒在地,不顾身边女儿的惊异的眼神,对着已经躺倒在五姨太怀抱当中的薛文皓沉痛说道:“属下刚刚回来,尚且不知城主已经心有定见属下该死,不过这萧关西城之中,那都资枚曾经当着老夫的面说过,秦皇门从塞北三镇请来的救兵就要南下而来,不知道此话当真不当真,还希望城主大人谨慎为之!” “宋三爷,你是信不过我烛龙城的将士还是信不过我申平雍的能力啊?” 听了宋三爷的话,刚刚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军权的申平雍一脸怒容的看着跪倒在自己脚边的宋三爷,后者微微摇头,对着薛文皓点头说道:“属下已经将自己听闻来的东西全然都告诉了城主大人,属下无话可说,若有冒犯,还请申大人多多包涵!” “哼!” 对着脚边的宋三爷冷哼一声,申平雍转身对着脸色严肃起来的薛文皓跪倒在地,坚定异常的说道:“莫说那城墙上就三四十个土鸡瓦狗,就算是塞北三镇真的……等等,塞北三镇?宋三爷,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还是耳朵坏了?塞北三镇从来都是和朝廷若即若离,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小小的,毫无名望的秦皇门南下救援呢?你在逗我的吧!” “对啊!” 宋萧琳愕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伸手将父亲从地上扶起来,然后一脸小心的在父亲的耳边说道:“算了吧,爹爹,他人屋檐下,就是要低头,别在这里硬撑了,我们父女不是他们的对手!” “回禀申大人,那秦皇门门主秦渊的妻子你可知道是谁?” 心中恼怒的宋三爷镇定的摇摇头,转过头来,对着跪倒在自己身边的申平雍阴测测的说道…… (本章完)

淫色照网更新内容

  

  

展开更多
精品推荐
手机装机必备
更多
相关教程
热门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