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香飘影院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25

十里香飘影院剧情介绍

男孩赶紧带着秦渊来到另一辆车前:“这是一辆保时捷,功能是……”。

“坐下吧!”

 闪舞小说网....“你是谁?” 瞪眼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男子,路辉伽的脸上写满了愤怒,手中的大长枪握在手中,虽然打不到一艘艘从自己身边经过的船只,但是对付眼前的男子,路辉伽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我就是秦皇门门主秦渊,不知道阁下是?” 秦渊握着手中的双股剑,看着半边身子都浸湿在了水中的路辉伽,脸上写满了好奇,如果谷蕲麻军人人都可以如同路辉伽这般疯狂的话,恐怕昨天晚上,自己的固原城就已经保不住了! “原来你就是秦渊?”路辉伽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异,看着岸上不过几十人的队伍,略微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说道:“果然是名声在外的悍将,区区几十个人就打算拦住我二百多人的部队,而且还敢出城阻拦,这份胆气不是一般 人能够拥有的,秦门主如此悍勇,在下实在是佩服的紧啊!”说着,路辉伽就将自己手中的大长枪对准了眼前的秦渊,对着秦渊傲然说道:“在下名叫路辉伽,就是昨天晚上被黄府禁卫军所害的路德韬的哥哥,今天来,也不是为了和你们秦皇门作对,为的就是将这群 杀害我弟弟的王八蛋千刀万剐了,如果秦门主心中还有和我们涧山宗议和的打算,我这个副宗主是可以帮你走走关系的!所以你赶紧让开,如此一来,让我将这群王八蛋一举灭掉!” “恐怕不行……”秦渊看着气冲斗牛的路辉伽,脸上写满了笑容:“不是我秦渊不答应,实在是现在我们秦皇门已经和贺兰会正式结盟了,所以你要找贺兰会的兄弟们报仇,那就要跟我秦皇门作对了,所以请路副宗主赶紧回 去吧,你看看你的手下似乎已经开始溃散了,我和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想要干的事情就是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路副宗主给个面子吧?” “放屁!”听到秦渊竟然已经和贺兰荣乐签订了盟约,路辉伽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贺兰荣乐会带着自己的人来到城东码头了,心中越想越气,路辉伽也懒得搭理自己那群不成器的废物下属了,直接对着秦渊吼道:“既然 如此,那路某人就得罪了啊!”说完,路辉伽就把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注入到了自己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当中,一阵青光顿时从他手中的大长枪的枪头射出,路辉伽紧接着就将手中的长枪对着马背上的秦渊扫了过来,知道自己想要用自己的嘴遁劝服面前的路辉伽已经不可能了,秦渊微微一笑,转过身来,将手中的双股剑对着刺来的青光长鸣枪就挡了过来,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也迅速的注入到了手中的青铜双股剑当中,虽然没有路辉伽手 中的青光长鸣枪看起来更加的绚丽,但是九阶武师的秦渊面对三阶武师的路辉伽,自认为还是有很大的优势的! “嘭!”一声震动猛然间从路辉伽的枪头发出,秦渊正要用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将面前的路辉伽压迫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后者体内的古武之力忽然呈几何倍数一样的在增长起来,而手中的青光长鸣枪也一下子开 始冒出一阵绿光,那绿光所到之处,秦渊的身体顿时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如同一条烧红的铁链忽然间打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的刺痛! “这是?” 秦渊猛然间将眼前的青光长鸣枪架起来,那绿色的光带顿时从秦渊的身体当中飞了出去,看着眼前这病长枪,秦渊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阴霾,想要对付眼前的路辉伽,想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当然是古武之力和当世名器一起合体发出的古武之光了,除非是器中有灵的兵刃,否则的话,就算是质量再好的兵刃,如果无法和你的统一的话,也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的!”对着秦渊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路辉伽将手中的长枪握在手中,然后淡然的说道:“别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秦门主,和我们涧山为敌你是没有半分好处的,所以还是赶紧给我让开,我宰了这帮混蛋之后,自 然而然的就会离开这里了!” 说完,路辉伽就打算冲上岸去,和正在和自己下属近身搏杀的黄府禁卫军的人马血战起来,就在此时,秦渊手中的双股剑却再次拦在了路辉伽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路辉伽的双眼紧盯着秦渊手中的双股剑,原本已经横放在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又重新被他举了起来,而秦渊则淡然的坐在马上,看着眼前的路辉伽说道:“不干什么,既然路宗主想要为自己的弟弟报仇,那就 先过了我这一关吧!” “这可是你自找的!”路辉伽大喝一声,猛然间将手中的紫光长鸣枪对着马上的秦渊扎了过去,原本已经消散在紫光长鸣枪上的古武之力再次被他灌入到枪体当中,一道耀眼的青光出现在秦渊的面前,如同数万道光芒同时摄入 眼中一般,绚烂夺目! “那是自然!”秦渊低声回应一句,将手中的双股剑交叉着放在胸前,对着青光长鸣枪刺过来的地方轻轻一挡,如同一道光芒被打在了三棱镜上一样,原本泛着青光的枪头顿时绽放出了无数道绚丽多彩的光芒,彩色的光 芒顿时将秦渊的全身包裹起来,一道道光芒如同细细的蜘蛛丝一样,围成了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网笼,将秦渊的整个身躯都包裹在了其中! “找死!”路辉伽大喝一声,将手中的青光长鸣枪猛然间向后一收,然后对着秦渊胯下的宝马就刺了过去,秦渊将手中的双股剑对着左右两边同时劈开,空中灿烂夺目的光笼顿时被秦渊手中弥漫着古武之力的青铜双股剑如同劈开丝绸一样,从中间斩开了一道裂缝,随着这道裂缝的慢慢展开,整个光笼顿时消散在了空中,秦渊的眼睛盯着路辉伽手中的青光长鸣枪,猛然间向前一探,将自己左手的长剑对着马前一挡, 枪尖和剑尖顿时触碰到了一起,除了璀璨夺目的光芒之外,还发出了一声清脆如同竹笋被折断的声响! “当!”清脆的声音从秦渊的剑尖处传来,眼前的路辉伽顿时一阵恼火,猛然间将长枪抽回,翻身一转,猛然将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对着身后的水面划了过来,伴随着长枪枪身的挥舞,一道道水柱顿时从空中炸起,水雾当中,路辉伽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忽然间响起一阵刺耳的鸣叫声,仿佛秃鹫见到了食物一般,渗人的鸣叫声伴随着一阵难听的杂音,很快就传递到了秦渊的耳边,秦渊微微皱眉,看向面前的路辉伽,后者手中的青光长鸣枪瞬间发出巨大的光芒,这光芒如同一道拂尘一般,将整个空中的水滴都抹上了一层光亮,秦渊的眼前顿时如同孔雀开屏一般,夺目的光芒绽放在了整个空中,而路辉伽的青光长鸣枪到 底在哪个地方,秦渊却忽然看不清来了! “果然神器!” 秦渊在心中惊讶一声,猛然间闭上眼睛,耳边除了水珠跳跃在水面的声音之外,在自己的正前方,也出现了一缕不寻常的骤响! “就在这!”秦渊猛然间睁大眼睛,一束光芒出现在了秦渊的胸前,看着这道光芒出现,秦渊再不犹豫,猛然间将自己的身躯前倾,手中的两柄青铜双股剑擦着这道光芒的两侧对着正前方的长枪挥去,转瞬间就到了路 辉伽的面前,蓄满了古武之力的青铜双股剑顿时砸开了路辉伽双手上的护臂,一声爆响创来,路辉伽手中的青光长鸣枪顿时被抛到了空中,而手持这柄神兵利器的路辉伽也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这……这怎么可能?”路辉伽的眼睛瞪得溜圆,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臂,虽然双臂上的护臂并没有被秦渊手中的青铜双股剑砍出伤口,但是巨大的古武之力却通过这两柄青铜剑进入到了路辉伽的双臂当中,刺痛伴随着麻痹 ,让路辉伽直接将自己手中的青光长鸣枪扔到了空中,而自己的双臂也仿佛失去了知觉一样,就那样垂在路辉伽的面前,一丝知觉都无法让路辉伽感知到! “没什么不可能的,路宗主,你太轻敌了!”秦渊将手中的青铜双股剑插入自己的腰间剑鞘当中,对着满眼愕然的路辉伽说道:“对于第一次面对路宗主的人来说,满眼的灿烂光芒确实能够隐藏您的攻击,但是这攻击却不是静音的,如果能够耳聪目明,主动闭眼的话,还是能够清楚的察觉到阁下攻击的方位的,而阁下显然没有想到,我会用这招来防御你的攻击,所以一点防备都没有,反而让我有了可趁之机,简单地说,如果刚才阁下有一点防备之心 的话,只要将我砍下来的两柄青铜剑躲过去,秦某人的项上人头,就是路宗主今天的战利品了!” “你想怎么样?”狰狞着面目看着眼前的秦渊,路辉伽的双手已经传来了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但是在路辉伽超强的忍耐力下,路辉伽还是没有惨叫出来,但是能够让冷静异常的路辉伽如此狰狞面目示人,秦渊相信,就算 是再给路辉伽一个机会,他也没有能力将那双手腕中断掉的血脉连接起来了,这内伤想要养好,至少要三个月的时间! “没什么,请路宗主回去吧,谷蕲麻杀人不长眼,但是对于米王府,我打心里还是尊敬的!”秦渊淡淡摇头,用眼神看了看扎在冰面上的青光长鸣枪,虽然心中很想要将这把价值连城的长枪据为己有,但是秦渊知道,除非是学会了路辉伽的心法,否则的话,就算是自己拥有了这把神兵利器,刚才 那绚烂的古武之光也是自己不能练就出来的,米王府一个外派的小卒子都有如此神兵,秦渊对于在京城足不出户控制整个华夏的四大王府的好奇,也更近了一步! “看来我的事情,钱郡主都给您说了啊!” 听了秦渊主动示好的话,路辉伽的脸上终于恢复了常态,虽然嘴角还在不住的抽搐着,但是双手也终于有了知觉,这点伤不说出去,外人也看不出来的! “嗯!”秦渊点点头,对着路辉伽说道:“路宗主,就此别过了,他日如果和米王府有嫌隙生出,还希望路宗主为我在米王爷面前美言几句,在下真心不想挑战华夏古武世界的固有规则,只是三番五次,总有人找上 门来,在下也是十分头疼啊!” “这都是你自找的!”路辉伽嘴角一撇,转身用手勉强将插在冰面上的青光长鸣枪拔出来,然后一脸不悦的走到了河对岸,然后绕道了城北处,和已经被秦皇门贺兰会联手击溃的自家兵马会合了,此时的他尚不知道,自己如果能够多坚持十分钟,战局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



当初给霍千罡药剂的时候,王小丰其实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错!肯定是秦皇门的细作,不然的话,事情不会这样巧合,那秦渊也不敢如此猖狂!” 对着陈悟冶点点头,谷蕲麻更加肯定了自己在心中的揣测,无比坚定的站起身来,对着耀州城实际上的掌控人陈悟冶说道:“俗话说,事情宜缓不宜迟,我们先不要大肆生长,只要小心探查,这耀州城的情报如果再被秦皇门知晓了的话,小心本宗主带着人先行离开了,这客军作战,最忌讳的就是对本地的食物不够了解,如果我们的情报都被秦皇门掌握的话,我谷蕲麻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打不下来这固原城啊!” “您先别着急!” 看着谷蕲麻激动的样子,陈悟冶也是一头雾水,先是在自己的脑海当中将谷蕲麻说的事情过了一遍,然后才缓缓的说道:“如今天色尚早,谷宗主先回去休息,我会加派四队人马,在耀州城的四周来回巡逻,就算是有人偷偷从耀州城中逃了出去,我们的人也一定能够找到踪迹,而且兵贵神速,他们如果想要运送情报,定然会有马匹来回奔波,我们只要找到地上的马粪踪迹,也是可以找到这些细作的!” “好!” 对着陈悟冶点点头,谷蕲麻也知道大动干戈实际上没有必要,对着陈悟冶拱拱手,谷蕲麻这就打算离开陈悟冶的府上,回去休息,也是到这个时候,谷蕲麻才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对着陈悟冶说道:“此前陈老先生为在下接风洗尘的时候,不是对我说过,这固原城中不是还有我们的人吗?怎么这些天也不见动静了?” “额,这个在下也不得而知,此人身份秘密,所以我们只要人单线联系,以防万一!” 陈悟冶坦然回答道,谷蕲麻哼了一声,然后才对着陈悟冶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的人查查到底是谁把在下的行踪泄露出去了,反正这些天,我们的人也没有半点情报送出来,想来也是遇到了困难,查出这个东西,应该不算难吧!” “我试试!” 对着谷蕲麻点点头,陈悟冶很不爽的看着这个满身粗俗的家伙离开了自己的府上,然后还是按照和谷蕲麻的约定,增派了人手在耀州城的四面开始了不间断的巡逻和检视,同时还不忘对自己的几个老伙计交代一声,这个时候就把那些见不得人的生意断了吧,省的到时候被人查出来,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执行完一系列的事情,陈悟冶打着哈欠正要回去补觉的时候,忽然想起来谷蕲麻之前要求的事情自己还没有办呢,索性就一边回去睡觉,一边让下人去把宋贡鸣找来,安排他再去耀州城一次,让焦玉儿将这件事情查出来。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刚刚吩咐下人去把宋贡鸣找来,陈悟冶还没有把鞋脱了,就听到下人急急忙忙的过来禀告道:“禀告大人,宋贡鸣公子已经在门房等候了,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禀告您!” “刚才为什么不直接让他进来!” 陈悟冶闻言一愣,顿时恼怒的对着这名下人怒吼道,后者浑身一颤,跪倒在地上,对着陈悟冶惨声说道:“大人饶命啊,不是小的不过来通报,当时大人正在和几名大人会面,说任何人都不准靠近,但是小的就没敢告诉您,这一来二去,就有些忘了,还请大人责罚!” “算了算了,把宋公子请过来就行了,你这一晚上也是辛苦,没事了,下去吧!” 想起来是自己不让人靠近房间的,陈悟冶也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站不住脚,索性就放了这名下人一把,后者千恩万谢的过来找来宋贡鸣,陈悟冶此时也出现在会客厅,对着那名下人挥手说道:“我和宋公子有要事相商,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啊?” 那下人听到这话,顿时傻在了当场,陈悟冶无语的看了一眼这个耿直的下人,沉声说道:“我这次说的是真的!” “喳!” 下人乖乖下去,陈悟冶也懒得和宋公欧明解释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这次请你来啊,是为了……” “在下是自己来的……” “闭嘴!” 无语的看着没有眼力界的宋贡鸣,陈悟冶缓了缓语气,继续说道:“找你来的目的呢,也是非常简单,就是希望你能够再去固原城一趟,将一个消息告诉给焦玉儿姑娘,让她帮忙查清楚,到底是谁昨天晚上泄露了谷宗主前往固原城的消息的?” “额……这个怎么查啊?” 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宋贡鸣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呢,拧着眉看着陈悟冶说道:“玉儿不过就是在蔺修观的身边做陪护,这种事情就算是有,也不可能从蔺修观的口中得知啊……从别人的口中想要知道的话,玉儿的处境肯定会更加危险的!” “更加危险?” 听了宋贡鸣的话,陈悟冶一脸好奇,后者闻言点点头,一脸沉痛的说道:“如今的固原城已经封城了,别说外面的人想要进去了,就是里面的人想要出来,恐怕也是非常不容易的,秦皇门对固原城的四周执行了坚壁清野,这样一来,一旦城破的话,身在城主府里面的玉儿恐怕就很难逃过谷宗主部队的毒手了……所以我才这么一大早过来,请求陈老先生帮帮忙,看能不能找人将玉儿姑娘救出来啊!” 说着,宋贡鸣也不管陈悟冶的脸色面沉似水,直接跪倒在地上,抱着陈悟冶的腿说道:“陈老先生啊,你也是知道玉儿身世凄苦的,我们郎情妾意,却不能在一起,被蔺修观那个混蛋抢了先也就不说了,如今她身在虎穴,命在旦夕,我希望陈老先生您能够帮帮忙,让我们两个人团聚,生死离别之苦,我断然是受不了的啊!” “你放心!” 看着眼前哭倒在地的宋贡鸣,陈悟冶在心中冷哼了一声,脸上却如沐春风一样,笑容满面的看着眼前的宋贡鸣说道:“孩子你放心吧,谷宗主的部队可是仁义之师,来到我们耀州城之后不是秋毫无犯吗?而且秦皇门已经是危如完卵了,城池今天就能够破掉,所以你放心吧,就算是攻入了城主府,焦玉儿姑娘只要说出自己的身份,我们的人断然是不会对她下手的!” “可是……” 宋贡鸣眼泪汪汪的看着陈悟冶,正要说什么,眼前的陈悟冶已经不耐烦的站起身来,对着宋贡鸣说道:“既然你这么担心玉儿姑娘的身体,那我就派人将你送到固原城中,和她在一起,这把扇子你拿着就好,到时候只要大声说出老夫的名字,那些小卒子们定然不会对你动手的,去吧!” 说完,陈悟冶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压根不管眼前的宋贡鸣如何的哭诉。.. 趴在地上哀叹了两声,看到陈悟冶根本不为所动,宋贡鸣也只能无奈的站起身来,从桌子上将拿把折扇拿在手中,跟着已经到门口等待自己的两名壮汉出了耀州城,然后一路翻山越岭,到中午时分,困饿难忍之时,终于看到了巍峨的耀州城! “两位大哥,我们怎么进去?” 看着城门紧锁的耀州城,宋贡鸣一脸好奇的看着身边两位鲜衣怒马的壮汉,后者冷笑两声,只看到其中一个壮汉从背上将自己的包裹拿下来,然后拆开来,一股难闻的汗腥气顿时让眼前的宋贡鸣感到窒息! “这是……” 惊讶的看着眼前称得上是褴褛的破衣衫,宋贡鸣好奇的看着两名壮汉,后者二话不说,其中一人直接抓起眼前的宋贡鸣,然后将他身上厚实华丽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也不管宋贡鸣如何挣扎,直接将这套满是汗腥味的衣服缠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把他往地上一扔,直接对着他说道:“这把折扇你藏好了,别备份发现了,人家谷宗主的人马估计就要到了,你赶紧穿着这身衣裳,装作难民混入城里去见你那小娘子去吧,能不能保住她的命,就看你的本事了!” 说完,两名壮汉也不管宋贡鸣的哀嚎,大摇大摆的骑着马就离开了耀州城的西门山,消失在莽莽的林间。 无可奈何的宋贡鸣只能忍受着浑身的难受,将自己的头发打散,脸上涂抹些灰尘泥土,晃晃悠悠的往固原城的西城门走去,脸上的表情一看就是忍饥挨饿的可怜人,虽然这可不是装出来的。 就在宋贡鸣马上就要到西城门的时候,林边草丛中忽然走出了一队人马,一位老人带着一堆孩子,还有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看起来英姿飒爽的很,连宋贡鸣都承认,这个女人比自己似乎更有英气一点! “喂,你饿了吧?” 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将手中一块窝窝头递给了正在蹒跚而行的宋贡鸣,后者看着这枚黑不溜秋的窝窝头,虽然肚子饿得要死,但是还是强咬着牙说道:“不饿!” “还挺有骨气的?” 那红衣女子看着眼前的宋贡鸣,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紧接着就对着宋贡鸣问道:“这个城是固原城吗?” “……是……”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宋贡鸣觉得这个问题是自己这辈子回答的最无语的一个问题了! “那就好了!” 女子答应一声,回头对着老人说道:“爹爹,你看我说的对吧,之前你去的肯定不是固原城,幸亏我及时改道,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到秦门主呢!” 说完,女人就招呼宋贡鸣说道:“兄弟,你是本地人吧,带着我们一起去吧,正好我们也是千里迢迢过来的,对这里不熟悉!” “好……” 忍着肚子的饥饿,宋贡鸣还算是很有风度的点点头,然后慢慢的带着这群人来到了固原城的西门,在这里把守的人不是别人,真是刚刚因为奋勇成为堂主的甄震,城南的防御当然是交给了生力军定远枪盾手们了,而城西的防御就交给了甄震! 到了城门下,宋贡鸣抬起头,努力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对着城上严格警戒的秦皇门子弟说道:“军爷,开开门吧,俺这一路都没吃饭了,求你们救救我吧!” “你后面的人是谁?” 听出了固原本地的口音,城上的把守大声的问道,宋贡鸣不等回答,那女人已经主动说道:“在下梅花庄梅红玉,路遭谷蕲麻勒索,特焚烧庄园,千里辗转,来到固原城,投奔秦皇门门主秦英雄!” (本章完)“原来你也是血脉者,原来你就是那个能化解血脉冲突的家伙!”

赵中庭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他现在也迷惑了。

“你还在做着复国粟特的美梦吗?”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公子,不要激动嘛!” 揉着自己如同羊毛一样雪白的胡须,陈悟冶从自己的大轿子上面慢慢的下来,看着摔了一个狗吃屎,差点昏厥过去的宋贡鸣,微笑说道:“刚才玉儿姑娘被劫走的时候,您的英勇我们也都看在眼中,既然您想要救她,不如就带着老夫这封书信,送到焦玉儿姑娘的手中,这对我们耀州城也是一件大事呢!” “干什么?” 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宋贡鸣只感觉自己的身躯一阵酸软,拿起陈悟冶递到自己手中的书信打开来一看,宋贡鸣的嗓子顿时飘了起来:“这……这……” “这什么?” 淡然的看着眼前的宋贡鸣,陈悟冶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你是想要和她长相厮守呢,还是只想要一时痛快呢?宋公子也是个情种,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说完,就上了自己的娇子,从容的回到了耀州城当中,周围的富商大贾也不敢多说什么,纷纷跟着陈悟冶的大轿子回到了耀州城当中,留下宋贡鸣信发呆! “妈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念了一句诗,宋贡鸣猛然间抬起头来,看着北方的官道,招呼自己的马夫过来,上了马车,一路向北,追赶起前面的秦渊等人。.. 先行一步到了固原城,秦渊自然是不顾疲惫的带着两位老人见到了自己的的日子,虽然焦玉儿也进到了固原城,但是秦渊在发现她的镣铐上的石头是纸糊的之后,就把她留在了城门洞中,两个老人似乎对这样的情况也早有预感,没有半分阻拦,这让秦渊对于这家神秘的家庭关系更是好奇! 哭诉一番离别之苦,生死之痛,两个老人终于在秦渊的劝慰中停下了泪水,而和自己的母亲抱头痛哭完了之后,蔺修观就示意秦渊找人带着自己的父母离开自己的病房,然后自己一脸激动的对着秦渊问道:“我家娘子可曾过来?” “来了,不过……有点情况……” 秦渊默然的点点头,看着一脸激动的蔺修观问道:“话说,你们家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同啊,我看两位老人和你妻子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啊!” “哎呀,他们就是老古董罢了!” 蔺修观一脸不悦的说道:“我那娘子不就是曾经和一个姓宋的商人订过亲嘛,他们两位老人总是心中不痛快,对我那娘子的看法总是不好,但是那个姓宋的哥们后来被他爹说出了真相,说他们两个其实是亲兄妹,所以不能结婚,我这才捡了漏了,当然了,我这个人本来就对玉儿情深意切,她跟自己哥哥的事情,我也不在乎!” 看着心胸宽广的蔺修观,秦渊淡然的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带着你娘子过来看你了,唉,没想到啊,你娘子的情感经历还挺丰富多彩呢……”“……” 蔺修观一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秦门主”的表情看着秦渊,后者咧嘴一笑,紧接着就出了医馆,到城门洞下降焦玉儿带到了病房中,两夫妻见面,场景还是颇为感人的,秦渊站在一边接受着焦玉儿姑娘的千恩万谢,然后就非常体贴的把焦玉儿留在了蔺修观的身边,自己出门让人给两位老人安排了住处,顺便在蔺修观的病房中放了一张床了事。闪舞小说网.. 安排完了蔺修观的事情,秦渊看着天色已晚,也就没有去东城门寻找看门的佐领宋威简,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也是到这个时候,秦渊才发现自己一天都没有好好地吃饭了,便陪着钱苏子到了厨房,如同普通的小夫妻一样,屏退了下人,两个人在灶台前面忙活的不亦乐乎。.. 将三道菜做完,秦渊和钱苏子也是累的满头大汗,刚刚把饭菜从房间中端出来,钱苏子就看到刚刚恢复好的钱庄柯一脸激动的冲到厨房,对着钱苏子大叫道:“不好了,郡主大人,被关押在地牢里面的席耘正竟然失踪了!” “是跑了吧?” 秦渊无语的看着眼前的钱庄柯,顺嘴吃了一口自己炒的豆芽菜,然后才对着钱庄柯挥手说道:“别说了,走,带着我去看看!一个哑巴都看不住,那些人都是饭桶吗?” 秦渊说着,就带着钱庄柯到了地牢当中,看着一脸沮丧的牢头们,秦渊也懒得责怪他们,径直走到关押席耘正的地方,指着跪倒在地上的牢卒,对着负责看守的牢头问道:“这个混蛋是什么时候发现席耘正失踪了的?” “今天下午的时候,距离现在也就是三刻钟的时候!” 牢头乖乖的回答,秦渊将目光从牢头的脸上移动到跪倒在面前的倒霉牢卒的身上:“你最后一次看到席耘正好好的呆在里面是什么时候,别给我说谎,不然的话,我让你和席耘正一样说不出来话!” “是……是早饭的时候……” 听到秦渊的话,那牢卒浑身一哆嗦,将实话说了出来,秦渊背过身去,看着身边的牢头,猛然间一脚踹在他的身上,质问道:“说!中午饭为什么不提供给这些犯人?现在人丢了,你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吧!” “小……小的该死,小的以为这监牢中的规矩和以前一样,不能让犯人吃饱饭来闹事,所以小的就和往常一样,克扣了他们中午的口粮,谁知道晚上的时候,这家伙就不见了,可是……可是我要求这些人经常巡逻的啊,这个牢卒竟然大白天的睡觉,我……属下也是无能啊!” 那牢头一脸憋屈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无奈的甩甩脑袋,对着这牢头说道:“以后你就去东城门看大门吧,让那个叫宋威简的家伙过来接替你的职务!” 说完,秦渊就带着钱庄柯进入到了牢房当中,看着号无异常的牢房,无奈的对着牢卒问道:“说说吧,一个大活人是怎么从你眼皮子地下消失不见的?这监狱的四周都没有被挖掘的痕迹,下面的地板也是完好无损的,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只能给你个说法了!” “在下实在是不知道啊……” 跪倒在地上的牢卒一脸沮丧的看着眼前的秦渊,颤抖着声音说道:“小的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则么回事啊,当时我就一看里面,人就不见了,之后我就赶紧通知牢头,牢头通知了钱大人,我是一分钟都没敢耽误啊,可是……可是这状况也太不对劲儿了吧!” “你是说,出现了魔法是吧!” 秦渊冷冷的看着眼前这名牢卒,对着一边的牢头说道:“把他关进去,什么时候想明白了这混蛋是怎么消失不见的,什么时候从里面放出来,不然的话,就关到死为止吧!” “别!别啊,我家里还有妻儿老小,他们都等着我养活呢!” 那牢卒丝丝的抓住秦渊的裤头,后者狠狠的一甩腿,正要挣脱眼前这厮的阻拦,忽然听到“哗啦”一声鸣响从满是污垢的地面发出,秦渊和钱庄柯向下看去,那牢卒也不嫌地面脏兮兮的,直接用手将一根细如银丝的针从地上拿了出来,然后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伸手从他的手中拿起这根银针,转身对着旁边的牢房铁锁一捅,只听到“碰”的一声,这银针竟然精牢门的铁锁打开来了! “从午饭到现在,是谁把守的牢房大门!” 秦渊猛然间怒喝一声,门口的牢头猛地一回头,正要指着自己的一名下属的时候,却傻傻的瞪大眼睛,对着空气说道:“诶?牛大力那个混蛋呢?刚才不是还站在这里吗?” “给我追!” 秦渊怒喝一声,一把从地上将这名运气足够好的牢卒拉起来,然后带着钱庄柯就冲出了地牢,一边大声的吆喝着,一边冲向城主府外面,此时的牛大力已经到了城东的大门前,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喊声,也不听喊声说的是什么,猛然间撞开眼前的士卒,骑着马就冲出了固原城! “放箭!” 听到下面士卒的呐喊声,正在值守的宋威简淡淡一挥手,几名士卒纷纷张弓搭箭,对着冲到护城河前面的牛大力就是一阵攒射,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箭羽的破空声,牛大力猛然间向后一扫,将箭羽扫在地上,正要度过护城河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怪叫,回头一看,一面大斧已经飞到了眼前,牛大力躬身一躲,刚一抬头就看到眼前血雾一片,原来是空中飞下来的飞斧竟然将自己的马儿的脖子斩断,失去了脑袋的马儿顿时栽倒在了已经干枯的护城河中,将马背上的牛大力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再射不中就统统没有晚饭吃!” 宋威简将手中的手斧放在女墙上,手下几名士卒慌忙撘弓射箭,对着在地上攀爬的牛大力就是一阵攒射…… (本章完)

这样想着,林琥文忽然心神一震,对着一名家丁吩咐道:



“你要去哪?”而后那道气息又毫不停留的覆盖了整片不夜城!



不过就在两人即将撞在一起的时候,7号突然腾空而起。

安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卫生间的,只是觉得心情有些恍惚。

详情

猜你喜欢

大雨人体艺术 Copyright © 2020